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爱我三世

第四章:哥哥你真好

爱我三世 一格里 3872 2013-09-29 23:23:14

  露露:你快点吧,要不我动手给你脱,别逼我用强的啊。

李慕白:孔曰成仁孟曰取义,光天化日朗朗乾坤,你要对我做这伤风败俗的事太过分了吧,我辛辛苦苦保存了二十多年的童真,你不能这么说夺走就夺走。

露露:哎呀,说你胖你还喘上了是不,你现在知道羞耻了,难道我一姑娘家说出这话就大逆不道,你昨天摸我的时候,你怎么不孔曰孟曰啊。看你那有色心没色胆的样,你就是一伪君子。真小人。胆小鬼。

让你脱你就脱,你先脱了在说。

李慕白:恕为兄不能脱。为兄真的是个正人君子,天地可鉴那。

露露:你昨天看我屁屁时候你怎么不天地可鉴那,还正人君子那。你没见过女人那你,看你昨天那色样,我都快把你眼睛打肿了,你还努力的睁眼偷看我,看你就看呗,还张着嘴留口水。你要不脱我回家就把你昨天看我流口水的是和娘说,我就说,你当哥哥的昨天目奸我这个妹妹,还留了口水,小短裤还鼓了起来。

慕白彻底无语了,没想到,他这个有点闷骚的习性竟然被露露识破了。想到这也无路可走了羞涩的说道,你看这也没个遮挡,让人看见咱俩做那事太吓人了。要做咱去树林深处吧,这路过的人太多。

露露:不,我不吗,我都走累了,那咱就在那边吧,说着手就指向了,路边的一个灌木丛里。说道没事那里隐蔽,说着就转着皎洁小眼珠坏笑着往那边走去。而慕白却犹豫的站在原地。

露露站在灌木丛后边对着李慕白招手,然后慢慢的转着圈,一点一点的先把外衣脱下,露出了粉色的肚兜,然后像向慕白抛着眉眼,伸出手指对着慕白勾着, 李慕白心道,你这个狐狸精也太开放点了吧,都脱剩下肚兜了,再脱就光光了,可是我真的不是那种人那。我真的不是啊,你说,你要是真的喜欢我你怎么的也得先互相了解了解吧。感情在深一些,对不,然后在拜个天地啥的。现在这是啥事啊?不行不能这样,我露露妹妹的身子可不能让别人看到,我必须过去把她的衣服给她穿上。

想到这李慕白,深深的吸了两口气,径直向着露露那里走去,来到了灌木丛,就看到露露现在穿着肚兜,和裤子只是把外衣脱了下去,而露露看到慕白过来了就开始要解肚兜。

李慕白虽然昨天给露露看了个光,可那毕竟是晚上啊,又想到白天也能看到,他那颗闷骚正直的青年心就开始激动的跳了,随即咽了两口口水还是决定不能让露露这样胡闹下去,赶紧捡起地上的衣服就要给露露穿上,而露露却突然一闪身就让李慕白扑了个空。直接摔到到地上。

而这时露露就直接扑了上去将慕白压在身下,和慕白脸对着脸,感觉到慕白那常年累月爬山锻炼出的坚实的胸肌,又看着慕白像个小女孩一样那娇嫩而又含羞的脸还真有点像寺庙里供奉的佛家童子一样,有些孩子气很讨人喜欢。

而慕白此时已经失了神,像个任人宰割的小羊一样,吓得瑟瑟发抖手脚不听使唤,只能用让人怜爱的眼神看着正对着自己美艳绝伦瞪着水汪汪眼睛看着他的露露。

露露想到,嘿嘿,哪有那么便宜的事,你还真当本姑娘是那种随便的人吗,虽然我估计我随便起来不是人。但是本姑娘的眼光可是很高的。就你这小样的,还多少差了点,恩,是差了点,你在高点帅点还差不多。反正你,不行。

露露感觉到李慕白已经吓傻了,就手在慕白的身上故意来回的抚摸着,一点一点手就伸进了慕白的衣服里,感受着细腻的皮肤,和结实的肌肉,自己的心里也扑腾腾的跳了起来,脸也红了起来。突然感到自己下身被什么热乎乎的东西顶的痒痒的,想起了昨夜的一幕那慕白鼓起的小裤头,肯定是里边的那个坏东西,嘿嘿,让你坏。

露露看着慕白紧张的连话都说不出来了,就拿小手,一点点的把慕白的衣服给脱了下来,最后脱到裤子的时候,是闭着眼睛脱得,而后用偷偷的看了看李慕白下边的坏东西,觉得好奇怪,竟然自己没有,难道这就是男女有别吗,恩,肯定是的。

而后自己的嘴又靠近了慕白作势要亲嘴,李慕白直接就闭上了眼睛,看到慕白闭上了眼睛,露露心里都高兴坏了,直接就将衣服穿上,然后拿起李慕白的衣服就往前跑去。

而这时李慕白,呀,怎么还没亲到那,随即睁开了眼睛,看到身前空无一人,衣服也都不见了,本来想着将错就错吧,人家狐仙都自降身份委屈自己,自己也二十四五了贞操也别在留进棺材里。正想着回家通知娘办个婚礼啥的那,没想到本来以为也算件好事,竟然是白露露这个狐狸精下的套。

而看到远处在那幸灾乐祸的露露正对这他挥着手一蹦一跳的,一边跳一边说傻瓜,慕白哥哥是个大色鬼大傻瓜,李慕白这个气啊,你竟然**欺骗我这个如此善良诚实的人,刚才自己还幸福的憧憬着和露露美好的未来那。一下气的烟消云散,可现在他也不敢追啊,现在自己光着那。

慕白无奈,双手捂着裆部,走到灌木丛那将树枝杂草编成了个小围裙,套在自己下身,又看了看路边没人,就朝着露露那边跑去,一边跑着一边喊道,你个小骗子我饶不了你,看到慕白在后边追着露露前边也健步如飞笑的花枝招展的跑着。慕白是越想越气,跑的都忘乎所以了现在就是一心的想将露露追到好好的打她一顿屁股出出这口气。

跑着跑着,就追到了河边,而在河边,正好有附近村子来洗衣服大神大姐们,由于现在正在气头上那,而露露跑的很快,总是和他保持一定距离。等他跑到河边时,才发现所有来洗衣服的妇女都目瞪口呆的看着他,而后就开始群起而攻之,拿着搓衣板,还有打衣服的木棒,一边打着一边喊着,大淫棍,不要脸的。而且还有认识李慕白的。说道你这个人面兽心的郎中,亏我以前还感激你相信你。没想到你是这种人,尽然光着身子非礼一个小姑娘。

说着越大越凶,慕白这个委屈啊,想要辩解可是她们根本不给他机会,慕白想到,打几下我还能受得了,可是我是清白的,这样下去我的名誉会被毁了的,就连自己的母亲以后也没脸见人了。随即竟然委屈的哭了。想一想一个七尺男儿尽然委屈的哭了。而慕白看这事也解释不清,就哀求打她的大娘大姐们,不要把这件事说出去,而后又苦苦哀求反复解释。

而这时看到伤心透顶的慕白,露露也笑不出来了,慢慢的走到慕白的身前将衣服递给了他,帮他将衣服披在了慕白的身上。而后就和周边的婶婶大娘们解释,说是这时我哥哥,我趁他洗澡时,将他的衣服拿走逗着他玩。你们误会他了。

原来是这么回事,呀,真对不住啊李郎中我们误会你了,周围的妇女同胞说道,然后互相看了看也就一哄而散,留下了慕白了露露。

慕白:玩够了吧,好玩吗?非得见我被人打得半死不活你才高兴吗。

露露:哥哥,我也不知道,你光着身子后果会这样啊!露露以后不敢了。这事你可千万别和娘说啊。

慕白:哼,那你刚才对我那样,你怎么想的,你不知道男女授受不亲吗,你引诱我。要不是我定力够,我告诉你,要是换了别人你早清白不保了。还好我是当朝柳下惠坐怀不乱。

露露:那哥哥你刚才最后那会为什么还挺享受的样子,竟然还幸福的流了泪。

慕白:没有,那时风吹得。

露露:哥哥你怎么又脸红了。

慕白:那是冷的着了风寒了。

露露:哥哥你说我的胸软不软。

慕白:软

慕白:啊,什么啊都是,你就不能老实点。

慕白让露露转过去他把衣服穿上,穿好了后刚一走,就突然的跪在了地上抱着腿揉了起来,而后又咬着牙艰难的往起来站,可是腿还是觉得疼,还是站不起来。慕白坐在地上看着像小孩子一样的露露无奈的摇了摇头后说道,妹妹等一会哥哥揉一揉腿就带你进城买布做衣服。

露露看着慕白的样子,想道一定是刚才大娘们出手太重把慕白哥哥打伤了,又想到都伤的这么重还不忘进城给她添置衣服,慕白哥哥竟然也不记仇,一心想着我。

露露:哥哥,对不起都是我的错,看着慕白冷汗直流,露露也伤心的留下了眼泪,哥哥,都是我不好,你打我吧,说着就把屁股就伸了过去,而慕白,看到他这样,虽然很疼,但是却微笑了起来,说道,我没事,一会就好,你还小,以后可别这样了。我这把骨头可禁不起折腾几回。而后让露露坐下,爱怜的摸着露露的头发。

而露露用手在慕白的膝盖处摸了一摸,用神念感觉到骨头并没有碎,只是伤了筋随后松了口气,而已,露露说道哥哥你闭上眼睛,就将自己的内丹吐了出来,将内丹悬浮慕白的腿上为其疗伤。慕白只感到腿上一热,疼痛感慢慢消失,而他也偷偷的睁开了眼睛,看到一颗金丹在自己的腿上飘着,而露露脸上的汗水大量的留着,脸也开始发白,看似很累一样。

最后露露呼了口气就将内丹吸了进去,而慕白自己能直接站了起来伤患处也都好了。

这时露露确实浑身虚弱无力,可能是耗费体力太大了,慕白叹了口气,将露露背在身上,将背篓放在胸前,问道露露怎么样了,露露答道,需要休息半个时辰就好,而后又说道,哥哥你真好,为你做这些都是露露应该的。露露听话以后再也不惹你生气了,哥哥你直接背我去城里吧,我好想吃那边的包子,包子可好吃了,还有糖葫芦我也爱吃。

慕白:没想到,小露露你还挺馋的吗,好,那哥哥就带你去先吃点好吃的。你不要乱动哦。

露露:恩,好的,对了哥哥听说你到现在一直都没有定亲,你这样的好人。竟然找不到一个像样的媳妇可真可怜。要不,要不,你看,我帮帮你啊,到时候去城里我去给你说媒好吗。

慕白:啥,你给我说媒,呵呵,小露露,有你这么年轻漂亮的媒婆吗,你个小傻瓜,哥哥不用,哥哥这辈子光棍无所谓,只要娘能安度晚年,在给你找个好婆家嫁了,我就知足了。

露露:哦

而露露却在嘴里小声的嘀咕道,照顾娘亲可有我的一份哦,哥哥你不能把我忘了啊,我就要当媒婆,一定给你找个好姑娘,要是,要是实在找不着,随即小脸一红,道,那我就嫁给你,我屁股大,能给你生儿子。恩,只希望到时候小孩别长毛就行。

也不知道怎么的,在露露打完小算盘后,慕白连续打了好几个喷嚏,也自语道,这是谁在背后念叨我那,随后也不以为然,回过头看了看在自己身上酣睡的小露露竟然也留着口水,正过头看了一眼天空,心里想到老天爷,我要是能有像露露一样善解人意还漂亮的媳妇就好了,我这辈子也值了,然后又阳光的笑了笑摇了摇头,径直的奔着通往城里的官道走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