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缱绻游戏

第三章 小霸王

缱绻游戏 害虫吖 2590 2015-08-28 13:32:27

    接下来几天倒是没什么大事发生,奇葩姐妹三人组该上班的上班,逛街的逛街,到了晚上依旧上游戏跟诺两生打得不可开交。传说中的大神二人组也是十分低调,除了在许愿树上开到大奖,也不再见他们有什么动静。只是瑶琳仙境的物价迎来了飞涨的黄金时期,中立摆摊区的装备石头刚摆上几乎立马被秒杀,甚至一大批别区的商人都开始涌入瑶琳区。  

  这天到了快放学的时候,办公室的老师们都走得差不多了,苏缱绻还在改作业。一个少年慢慢地走进了办公室老老实实地站在了苏缱绻的办公桌边上,也不说话。苏缱绻也当做没看见,继续改着自己的作业。  

  对桌的孙老师收拾好东西正准备走,看见小霸王宋葎又来罚站了,便打趣道:“哟,宋葎来了啊,这脸上又挂彩了。我们正念叨呢,这周怎么三天了还没来罚站呢,都不是你的风格呢。”  

  宋葎也不搭理她,自顾自地站着。  

  苏缱绻是南大附属中学的新晋老师,本来是只是担任高二3班的数学任课老师,谁知这学期作为班主任的张老师请了产假,她只好临危受命。要说重点中学的班主任其实也并不是不好当,毕竟都是一些成绩不错的乖学生,可偏偏苏缱绻班里有个全校出了名的小霸王宋葎。平时不是迟到就是逃课,三天两头跑到校外去打架。关键人家又是红三代,当初校长在苏缱绻刚接班的时候说了不能打不能骂,只要没有在学校里闹出大事就由着这个小祖宗,要知道横跨军政两界的宋家跺一跺脚南城就得抖一抖。骂不得打不得,苏缱绻开始实在是伤透了脑筋,总不能不罚吧,所以就发明了这么一个办法罚站。大概过了半个多小时,大家都走了,苏缱绻的作业也全部改好了,便从抽屉里面拿出了药水和棉签。  

  “搬个凳子过来坐,我给你处理下脸上的伤。”  

  宋葎也不客气直接搬了刘老师的凳子过来在苏缱绻对面坐下。  

  苏缱绻给宋葎眼角的伤擦了点药水,上药的时候还不忘加重几分力道:“这地方再往上几寸就到太阳穴了,你这小命就不保了。”  

  “这不是没伤到吗。”宋葎悻悻地说。  

  “伤到了你就不在这儿了。”苏缱绻给他上完药开始收拾书桌准备回家,想着又到了给嘟嘟理发的日子了,得带它去美容了。  

  “那个。。。今天跟小混混打架的时候钱包被他们顺手牵羊了。”宋葎挠了挠头,“今天爷爷从北戴河疗养回来了,我这带着伤我得去我小叔那里躲两天。”  

  “所以呢,你在等你小叔来接你吗?”苏缱绻抬眉。  

  “小叔出差了,不能来接我,我得自己去。你。。。你能送我过去吗?”宋葎觉得不好意思忙改口,“你借我点钱行吗?”  

  “我送你过去吧。”苏缱绻拿起包包起身,转头对他说,“不过我有个条件。”  

  “什么条件?”  

  “这次期中考以后我会开一个家长会,你的家长必须来。”  

  “那你还是给我钱吧,我爸妈都不在南城,难道我还带着我爷爷去开家长会吗。”宋葎想都不想就拒绝了,要是让爷爷去,自己在学校这些事不全被老爷子知道了,那非打断自己的腿不可。  

  “就知道你不会同意的。”苏缱绻带着宋葎往门外走去,“所以我决定了对你采取家访的形式。”  

  宋葎忙冲上去拉住苏缱绻:“别别别!小苏老师不就是家长会嘛,我保证我一定找家长来。”到时候叫小叔来不就行了,反正自己在学校这些事他都见怪不怪了,他打着自己的如意算盘。  

  “那行走吧,不过我得先回家一趟。”  

  “老师,你家有吃的吗?因为钱包没了,我没吃午饭呢。”宋葎索性也就不客气了。  

  “。。。。”  

  苏缱绻带着宋葎回到家,顾女士还没回来。因为庄梓幽妈妈的生日马上到了,顾女士特地在几个月前从国外运来了一批蓝色妖姬,这几天正准备从花圃用来里面移出来,等到宴会那天用来布置会场。所以每天在花圃忙到天黑才回家,连嘟嘟该去美容驱虫都让苏缱绻去了。一进门,嘟嘟就  

  摇着尾巴从沙发上跳下来,屁颠屁颠地跑过来蹭着苏缱绻的鞋子。宋葎见着嘟嘟就赶紧抱在怀里逗着,嘟嘟也毫不陌生地朝宋葎脸上舔。苏缱绻心里暗骂,你个小白眼狼,见着男的就扑上去,矜持懂不懂,矜持!  

  苏缱绻给宋葎下了一碗面,宋葎估计是饿坏了,接过面马上就开始狼吞虎咽。  

  “老师,你一个人住吗?”宋葎嘴里塞满了面,说话都含糊不清了。  

  “不是啊,我跟我妈住的。呐,还有个我妈的私生女。”苏缱绻举起怀里的嘟嘟,嘟嘟还顺势舔了舔她的手背。  

  “那你爸呢?”  

  “他在海城,他们在我5岁的时候就离婚了,我就跟我妈回了南城。”苏缱绻若无其事地说。  

  宋葎吃面的动作顿了顿,有些抱歉:“对不起啊,我不知道。”  

  苏缱绻安慰他:“没事,都过去这么多年了,何况现在这样也不错啊。”  

  “其时有时候离了也挺好。像我爸妈,军婚想离都离不了,就这么耗着,索性一个在部队不回家,一个申请调任去枫城工作,一见面也是吵架。想想我们一家人有十年没一起吃顿饭了吧。”宋葎若有所思。  

  “想什么呢,小孩子哪有希望父母离婚的?看你也吃的差不多了,我送你去你小叔那里吧。”苏缱绻戳了戳宋葎的脑门,抱起嘟嘟,“我也带着我家的二当家去美容院了。”  

  “原来你在你们家位于食物链的最底端的啊。”宋葎看着嘟嘟那得瑟样瞬间觉得好笑。  

  “可不是,伺候我母座吃喝,还得伺候这个小祖宗。”苏缱绻很是哀怨,嘟嘟似乎听到他们在说自己傲娇地扬了扬头。  

  “难怪你一幅脑子缺氧的样子,只能想出让我罚站的法子。”宋葎更是止不住笑。  

  苏缱绻觉得在学生面前丢尽了脸,一阵恼怒:“走了走了,还想不想回去了你。”  

  苏缱绻先把宋葎送到了宋都花园,又带着嘟嘟去做了美容跟驱虫,整整等了3个小时啊。苏缱绻顿时觉得自己真像宋葎说过的食物链最底端生物。  

  回到家的时候,顾女士也回来了,又在沙发上看剧,见到嘟嘟欢喜地站起来,抱在怀里亲了又亲:“嘟嘟啊,我的宝贝儿,想死妈妈了。”  

  “我怎么没见你想我过?”苏缱绻在一边坐下撇了撇嘴,“人家都说了我现在是我们家食物链最底端的生物。”  

  “嘟嘟啊,你看你妹妹嫉妒你了,看妈妈多爱你啊。”顾清更是乐了,抓起嘟嘟的腿向苏缱绻招了招手。  

  苏缱绻一天更不乐意了:“妹妹?我怎么成她妹妹了?”  

  “你自己说的哇,你是咱家食物链最底端。不是它妹妹是什么。”  

  苏缱绻顿时气结,一脸哀怨:“我是你生的吗?不管吃不管喝,这都几点了还没饭吃。”  

  “我吃了啊,你没吃啊,我以为你在外面吃了呀。”顾清一脸惊愕,顿时又似乎意识到了什么,“我家嘟嘟宝贝吃了吗?”  

  “没,我都没吃,它吃什么。”苏缱绻在厨房翻着锅碗瓢盆找吃的。  

  顾清忙起来抱着嘟嘟准备进去给嘟嘟找宠物零食:“我炖了银耳汤在灶台上,你要就垫垫肚子,不要就泡个泡面解决下,今天我买了新口味哦,雪菜炒肉丝的。”  

  苏缱绻欲哭无泪,这是亲妈吗?抱养的妈估计还能管饭呢!懒得再煮,乘了碗银耳汤便进自己屋去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