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庭院深深深几许

第一百三十一章 青莲教的底细

庭院深深深几许 九灵越语 2814 2015-01-06 23:31:39

    楚云凡不愧是楚云凡,只是一天不到的时间,晚上就有消息传来,说是查到点蛛丝马迹,叫夜华前往云祥客栈一叙。

  “呵呵,真不愧是云祥客栈啊,想不到本王查了这么久都没有消息,楚兄这么一点时间就有消息了。”夜华不吝对楚云凡的赞美之词,他说的倒也是事实。

  “呵呵,王爷抬举云凡了,云祥不是只有来生意才调查的,未雨绸缪才能有活路不是吗?”楚云凡的意思再明显不过,他在告诉夜华,好多事情,他都知道。

  “楚兄说的极是,只是不知道楚兄有什么发现?”夜华倒也直接,着云祥客栈当真是一个调查案件的好机构,只要是找到这里的人都可以得到自己满意的线索,相信这次可以全面的了解青莲教的事情。

  “恩,请王爷前来就是为了这件事。”楚云凡吩咐人上了茶,显然是打算长谈了。说的也是,这件事不是三言两语就可以讲清楚的。

  夜华也不客气,端坐在椅子上,虽然很是随意,但是每一个动作带着与生俱来的贵气,这种气质不是一般人所有的。

  “这青莲教成立的时间不长,来京城的时间也很短,可以说只有几个月,而且很奇怪。”本来夜华听得很认真,但是楚云凡突然说了一句很奇怪,他的心一下子提了起来。

  “哦?哪里奇怪?”饶是夜华这样沉稳的人,此时都忍不住在心底暗暗发问。

  “敢问王爷是不是一直在寻找师师的下落,可是最近才回来?是否刚到过云山?”楚云凡不但没有回答夜华的提问,反而抛出了一系列的问题。

  “有什么问题吗?”夜华有些不悦,本来是听青莲教的事情的,可是这楚云凡无缘无故提起自己的行踪,难道………..”很快,夜华的猜想就得到了证实。

  “你猜的没错,这青莲教一直跟随着你,根据我的手下回报,她们是你到哪里,她们就跟到哪里。”

  “什么?本王一直不曾发觉。”夜华是说真的,在寻找师师的日子里,他除了疲惫就是满心的失望,哪里还会在乎是什么人跟着自己。

  “也许是王爷太在意某些事情,忽略了吧。”楚云凡神色稍敛,夜华对师师的爱他是看在眼里的,虽然师师不见了,但是他没有怪罪夜华,他知道夜华一定是那个最难受的人。

  “只是这两件事情有什么牵连吗?”夜华想不透,自己一来没有得罪人,二来也素来没有和这个什么青莲教结怨,哪里来的跟踪呢?

  “我也是这么想,查了一下青莲教的底细,也许和这个有关。”楚云凡也卖了个关子。

  “哦?这么说,楚兄已经知道青莲教的底细了?”夜华不是不怀疑,他让杨靖去调查过,但是杨靖得到的消息都是无关重要的,显然没有探听到人家的底细。

  “恩,这个青莲教的教主叫做李芸娘,是以前秦永国李氏家族的掌上明珠,但是在当今皇上登基前,这个家族突然之间就迅速衰落了。”楚云凡说完看了夜华一眼,夜华没有言语,眼神示意楚云凡继续。显然夜华是知道李氏家族的。

  “李氏家族衰落后,秦永国张氏家族瞬间崛起,几乎是一夜之间,迅速取代了李氏家族,本来这件事好似没有关系,但是关键点在于李芸娘和张氏家族的张秋生是联姻关系,也就是说李张是秦晋之好。”

  这几乎是一件爆炸性的新闻,夜华是知道张家的,也是知道李家的,但是这两家是什么关系自己却并不清楚,因为这两家虽然是大家族,但是纯粹是个商人,只是秦永国的有钱人,至于兴衰怎样,朝廷自然是懒得管的。但是怎么说也是关系到秦永国的经济,他是知道张家崛起了,却在三年后突然张家主事被杀,张秋人死的更是惨烈,张家也就随着破败了。

  “没错,张家正是借了李家的势力迅速站起来并吞并了李家,正是因为这样,这场联姻导致的家族衰落在李芸娘的心中种下了深深的仇恨。张秋人在李芸娘怀着孩子的时候,休弃了李芸娘,李芸娘的孩子因此而死,李家也因此而没落,甚至李家从此一蹶不振。”

  “哼,此等小人,也配称作男子汉,不但不配当父亲,更是对不起全心全意爱着自己的女人。”夜华最见不得的就是这种忘恩负义、寡情薄幸的人了,这个男人不但抛妻弃子,更是以卑鄙手段谋取了他人的财产,实在罪在不赦。

  “呵呵,世间人,人生百态,什么样的人没有,你倒是对师师呵护备至,师师不是照样不见了吗?”楚云凡知道夜华是一个正直的人,饶是自己听到这件事情,惊讶不亚于夜华,但是一想起无辜的师师,楚云凡心中便有一股气。

  “呵呵,你说的对,可不是吗?我也很失败。”夜华在听了楚云凡的话后,第一反应是生气,但是转念一想,可不就是这样吗?一切都是自己的错误不是吗?但是当时自己有选择吗?

  “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楚云凡也意识到自己有点口不择言,自己是太冲动了,夜华有错,难道自己就没有责任吗?要是自己从郓城送师师回来,上官孟旸那个老匹夫又怎么会有机会捉到师师,那么后面的一切都不会发生了,是自己太自私吧。

  “呵呵,不,你说的对,是本王的过错。”夜华显然陷入了深深的悔恨当中,当初他是答应了师师和她永不分离的,但是自己却还是在她最需要自己的时候选择离开。

  “现在不是谈论这个的时候,你难道不觉得奇怪吗?”楚云凡知道自己触到了夜华的伤口,自己何尝不是呢,但是现在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去做。

  “你有什么发现?”夜华稍稍敛住情绪,今天真是不知道怎么了。心里一阵烦躁,只要是关于师师的问题,他都会变得异常的敏感。

  “师师可以说和李芸娘遭遇相同,你说有没有一种可能是李芸娘以为你抛弃了师师,李芸娘念在师师和自己有相同遭遇便救走了师师,并且打算为师师讨回公道呢?”不得不说楚云凡的推断不无道理。

  “不会的,要是这样的话,师师一定会告诉李芸娘真相,这个说不通啊,除非…….”夜华好像突然想到什么,一下子捂住了自己的嘴巴。

  “除非什么?”楚云凡显然还没有想到,但是心里隐隐约约已经知道那是什么了。

  “除非在救走师师的时候师师已经没有说的机会了。”夜华拿下捂在自己嘴上的手,这几个字好像用尽了全部的力气。

  “不,不会的,这只是假设。”楚云凡的声音都拔高了,显然是不能接受这样的事情。

  “对,现在一切都还是未知数,我们不能妄下定论,现在敌人既然已经找上门来了,我们就不能这样下去了,我想我们要想办法和敌人正面交锋,探探敌人的口风。”夜华甩甩脑袋,最不想看见的结果要把它丢掉,他的师师一定福大命大。

  “恩,正合我意,我也是这样想的,你有什么建议。”楚云凡也冷静下来,现在的一切都只是猜测而已,现在都还不能确定师师到底是不是被李芸娘救走的。

  有些事情也许是上天注定的,夜华在师师失踪之后没有再追查过关于师师身体中毒的事情,只是很紧张的踏遍了整个秦永国。所以他并不知道师师的毒在生下孩子的那一刻就已经解除了。

  太医院的那些人到底不是吃干饭的,在耗尽了毕生所学之后终于知道了这种毒的解药,这种毒其实也不算是毒。它不过是为母体增加了些负担罢了。

  师师之所以那么虚弱,不过是肚子里的孩子吸收了过多的营养,自己营养跟不上才会发生那样的事情,只要孩子出生了就会好了,但是大家都没有等到这一天的到来。

  “我想先引出她们,然后再想办法解决,要是真像你想的那样,那么这场仗显然没有打下去的必要。”夜华整理了一下思路,徐徐道来。

  “你说的没错,那好,咱们就来个请君入瓮如何?”显然楚云凡已经理解了夜华的意思。

  “正有此意。”相视一笑,两只手已经紧紧握在一起,这一次务必要成功。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