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庭院深深深几许

第六十一章 问斩

庭院深深深几许 九灵越语 1505 2014-11-16 14:36:25

    “皇兄别来无恙啊。”夜华还是一副吊儿郎当的样子,在夜绝面前,夜华是没有任何包袱的,虽然他这个哥哥一直防着自己,但自己从没有动过歪念。

  “皇弟,哈哈,好久不见,怎么还在怨恨皇兄逼死那个女人吗?虽然夜华当时什么也没说,但这三年来再没有进过宫里,想来心里定是有不爽。

  “皇兄说笑了,当初是臣弟自己想的主意,怨不得皇兄,好在苍天有眼,那个女人竟然没死,臣弟特地来求求皇兄的恩典,希望可以放她一马。”还是玩世不恭的语气,但言语里是无限的真诚。

  “皇弟应该知道了吧,那天她私闯宫闱,还打伤朕的馨妃,朕可没有计较,还让人送她出宫,这可都是看在仙儿的面子上,不知道皇弟还来求什么恩典?”眼神里有了一丝冷漠,想不到他的弟弟现在向着一个蛇蝎心肠的女人。

  “皇兄说的可是真话?皇兄难道一点都不奇怪她是怎么进来的吗?”夜华虽然已经知道,但是自己听到还是很震撼,仙儿受伤了吗?

  “朕不想知道,皇弟应该了解朕,只要是试图伤害仙儿的,朕一个都不会放过。”语气里是冷冷的杀气,看来是铁了心,可是他刚才分明说没有为难她。

  “臣弟想着皇兄也不会跟一个小女子计较,以后她不会再有进宫的机会了,看来皇兄不会再追究了。”夜华心里抱着一丝侥幸,是不是自己想多了呢?一切都不会发生吧。

  “呵呵,皇弟,朕可从来没有难为过她,今日进宫难道就为了这件小事吗?”夜绝敛了脸上的戾气,换上一副轻松的面孔。

  “自然不是,不知道馨妃娘娘有没有受伤。”夜华一直想问,尽管没有关系了,但心里还是牵挂着。

  “有朕在,自然不会有事,有劳皇弟挂心了。”夜绝一句话,将他的关心挡在外面。

  “臣弟只是担心馨妃娘娘罢了,对了皇兄可曾听说过逍遥门?”他不想在这件事情上纠缠下去,既然已经有所选择,那么就不该再纠缠。

  “逍遥门?那不是江湖上的杀手组织吗?皇弟怎么会突然提起他们来?”夜绝有点不明白,难道与这件事有关吗?

  “臣弟查证,这件事逍遥门的人有参与进来,皇兄还是小心为上,那上官孟旸可不是什么好货。”夜华知道夜绝从来不喜欢自己指点他的江山,他也无意与他争什么,所以只是点到为止,不会说破。

  “朕知道了,朕会留意的。”夜绝何等的聪明,怎么会不明白,把逍遥门和上官孟旸放在一块,分明是说这两必有联系。

  “臣弟告辞。”夜华不想多呆,要是真如夜绝所说,那么秋烟不会有危险,可是看着顾书白死,她估计心里不好受吧,但是也该给她点教训,免得总是这样。这样想着,自己没有留在这里的必要。

  “恩,皇弟,为兄劝你一句,那个女人不值得你这样。”夜绝虽然对夜华有防备,但还是好心提醒,自己可不会放过那个女人,,希望他的傻弟弟不要意气用事。

  “多谢皇兄指教,臣弟知道了。”没有顶撞,没有反驳,应下这句话,转身离开。有些事,他不愿意面对。刚走,屏风后面的仙儿便出来了。

  鼓楼街,花坊。

  师师还是有点昏昏沉沉,好不容易撑着起来,简单吃了点东西,才恢复了一点力气,今天,她把院子里的花全部运上了虎儿和婆婆的坟头,细心地将花栽在了他们的坟旁。

  婆婆,虎儿,看来以后师师也不能来为你们守坟了,这是你们喜欢的花,让它们陪着你们也好,到了那边再也不会有刀光剑影了,你们安心去吧,师师到了地底下再给你们赔不是。

  师师边干活边在心里默念,脸上带着微笑,是释然的笑,再也用不着摇尾乞怜了,一切马上就要结束了,还有三天。远处,夜华看着脸上挂着笑容的女子,那场景悲伤的让人心疼,哪一个才是真正的你?夜华在心里发问。

  离顾书白问斩还有两天。

  “你们让我进去吧。明天我爹就要问斩了,难道让我送最后一顿饭都不行吗?”师师在死牢门前苦苦哀求,她没有去找夜华,现在他恨死她了,她也是,两颗心再也不可能相聚了。

  “不行,上头有吩咐,顾书白不准任何人探视,快滚。”换来的却是一次次被粗鲁的推开。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