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庭院深深深几许

第二十五章 疼痛我陪你一起熬

庭院深深深几许 九灵越语 1564 2014-09-13 16:55:18

    很快,药和稀粥就端上来了,刚收了重伤是不能吃油腻的东西的,所以稀粥很是清淡,翠竹已经被抬下去休息治疗了,现在房间里只剩下夜华和秋烟,轻轻的吹着碗里的粥,脸上是少有的温柔:

  “本王不许你死,来,听话,吃了东西就有力气了,不是不想含冤,不想屈打成招吗?只要你醒来,本王听你解释。”

  语气少有的温柔,甚至有一点自责和害怕,是在害怕秋烟会就这么死掉吗?如果现在死了,是不是对两人来说都好呢?

  只是有些事注定了就没办法改变。

  好不容易喂进去一口,还来不及松一口气,秋烟已经全部吐出来了,夜华一时手足无措,赶紧叫了御医进来。

  “回王爷,夫人现在求生意志微弱,内脏并没有什么问题,但是夫人从心底排斥吃东西,这个臣等也没办法,除非夫人自己想要吃,不然别人是没办法帮她的。”

  夜华的脸彻底黑了,好不容易从鬼门关把她抢救下来,现在这个小女人居然不配合,黑着脸吩咐御医们在外面待命,他才在屋子里转来转去,一时想不到好的办法,最后,看着那碗粥,瞬间一个主意涌上心头。说干就干,端着粥来到秋烟的床边。

  “这可是你逼我的,可不是我要趁机占你便宜。”

  好像说了就一切顺理成章,没错,咱们伟大的王爷想到的“好”办法就是嘴对嘴喂食,含了一口稀粥,小心翼翼的靠近,托起后脑,将食物小心的度到秋烟的嘴里……一碗稀粥喂完夜华已经满头大汗了。那种能碰不能吃的情绪相信是不好受的,何况咱们的男猪脚是一个正常的男人。

  喂完了粥,才端起放在一边的药,按照同样的方法喂了进去,最后还意犹未尽的将秋烟嘴角的药都添了个干净,看着不再干燥无生机的唇,才放过。(额,咱们王爷其实不是那么好色的啦,但是有时候真的是情不自禁啊。捂嘴偷笑)

  翠竹醒来听到的就是秋烟的病情已经得到基本的控制,但是想要活下去还是困难。其实这些对翠竹来说已经足够,她好害怕一醒来就听到小姐已经不在了的消息,好在还有希望,尽管希望渺茫。

  翠竹醒来就一直没有离开秋烟,夜华也是,整整七天,秋烟的脸色才慢慢有了一点点的血色,但是御医还是没有给准话,现在还是不知道会不会熬过来,因为最难熬的还没与到来。这几天身上的伤口只是简单地擦药控制,但是大部分已经出现了溃烂,手上的伤也没有任何的消肿迹象,现在必须要将秋烟叫醒,才能具体的治疗,不然害怕还是会香消玉殒。

  夜华第一次对一个毫无求生意念的女人无计可施,看着她一天天消瘦下去,毫无办法。第一次觉得自己那么残忍,对一个女人下手那么狠,甚至不听她的解释。

  “顾秋烟,你给本王听着,你要是就这么走了,本王绝不饶恕你的家人,你不是很在乎你身边这个丫头吗?哼,你要是还要继续睡下去,本王就把她卖掉,让她生不如死。…..”

  他还在喋喋不休的说着什么,秋烟突然睁开了眼睛。翠竹顾不得主婢有别,冲到了秋烟床前。

  “小姐,您醒了,呜呜呜,谢天谢地,您终于醒来了。”

  夜华闻声才转头看向床畔,看着睁开眼的人儿,几天的疲惫好像都消失了一般,明明透着高兴,但言语依旧寒冷:

  “怎么?舍得醒来了?哼。”明明是关心的话,怎么说出来就成了..额这样呢。

  秋烟不想看见这个男人,但是在睡梦里她听到了那些话,看来死都成了一种奢侈。夜华也不在意秋烟的冷漠,兀自叫了御医进来。又是一番检查,御医得出结论:

  现在人清醒了就可以治疗伤口了,明天开始会准备药缸,每天泡两次,就可以把身上的伤口治理一下,最起码可以控制溃烂和发炎,还有手指上的伤要每天换药清洗,不然以后会留下后遗症,现在千万不能乱动。最后补充了一句:这每一项都可以让人痛彻心扉,甚至比受刑时还要难熬。

  秋烟听着面无表情,但是脸色已经微变了,受刑时的痛苦席卷而来,此刻她宁愿已经死了,就不必受这样的痛苦。夜华听完也是一脸的凝重,坐在床边,紧紧拉住秋烟的手腕:

  “无论多痛苦,我一直会陪着你,和你一起熬过去,争点气。连他自己都没有发现自己语气里的温柔,还不自觉的称自己“我”,而不是本王。可是秋烟没有发现。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