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疼痛 缘分的错位

第四十八章:蓝颜

缘分的错位 秋之阳光 2629 2013-06-02 00:56:44

  “张小言,张小言,言言……”张小言明明听到有人叫她,却怎么也看不到,拼命睁眼,也看不清楚到底哪里在叫她,宿舍的门也打不开,打开手机想按号码,可是手机的按键也总按错,一着急——她醒了。

  一个人睡觉,果然是噩梦多啊,长舒一口气,仔细聆听,发现还真有人在叫她,伸头往向窗外,发现是盆盆儿、阿正和童三儿,她们手里拿着水果,站在那里扯着嗓子对着整个宿舍楼在叫,看样子是不知道她在哪个房间,一见她露头儿,盆盆儿马上上蹿下跳外加手舞足蹈。

  为了不引起围观,张小言赶紧跑到楼下,隔着学校的防护隔栏,和外边的室友通话,那感觉,和探监真差不多。

  童三儿使劲的将买来的西瓜往里面塞,缝隙没有那么大,她们也想的出来,将西瓜切成了花,一掰,就成了一块儿一块的,硬是被分批送进来了:“小言,我们可不是怕传染,是怕被隔离,所以还是少在这里停留,你好好的在里面表现,争取早点出来!”

  张小言哭笑不得的接着说:“请你们放心,我一定好好表现,争取早点和你们团聚!”

  送走了室友,张小言哼着歌回到了宿舍,进门之前,标志性的又吼了一嗓子:“吃西瓜喽!”

  结果一进门,发现耿新已经坐在那里了,旁边,居然还放着两把勺子,对,勺子,还是相当精致的勺子。很显然,这眼镜哥哥已经准备好吃西瓜了。

  “耿新,你消息很灵啊,我还没邀请你就知道有西瓜吃!”

  “她们在楼下喊得惊天动地,很难不知道啊,我猜你一定叫我们,就先来了,还替你带了餐具!”说完,还讨好似的显摆了一下那精致的银勺。

  张小言很不淑女的拿起一块儿西瓜:“谁吃西瓜还用勺子啊,你自己留着验毒吧!”

  耿新也不争辩,笑笑的,独自用勺子吃了起来,一副有话要说的样子。

  “耿新,你有什么事情吧,说吧,反正现在闲着,说来听听!”

  耿新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也没什么,忍不住八卦而已,觉得你和萧赫的关系挺有意思。”

  “什么?什么叫有意思?”张小言差点被噎住。

  “一般呢,”耿新调整了一下坐姿,推了下眼镜,把勺子放在了一边,好像已经酝酿很久了一样:“一般呢,男女之间很难说有纯粹的感情,大致有几种情况,你不喜欢我,我不喜欢你,做陌生人;你不讨厌我,我不讨厌你,做普通朋友;我喜欢你,你不喜欢我,但我也不表现出来,你也不知道,就比普通朋友还远一点;我喜欢你,你不喜欢我,但是我想表现出来,对方即使不知道,也能成为好朋友;我喜欢你,你喜欢我,彼此都知道,就成为恋人;成为恋人再分手,也会有几种情况……”

  张小言听的头疼,马上打断:“等等,你说的我都听懂了,成为恋人再分手后,我其实并不关心,我想问的是,在你眼里,我和萧赫是哪一种关系?”说实话,她的确听懂了耿新的分析,虽然不是那么完善,但是多少有些道理,对于她赫萧赫,她自己也没有什么定论,也很奇怪自己和他之间这种平行线一样的关系。

  “恩,你俩,好像都不是!”耿新为难的说。

  “那是什么?”张小言吃惊的问,嘴里的那口西瓜还没咽下去。

  “感觉你俩很特别,你没把他当男的,他没把你当女的!”耿新很认真的说出了他的结论,然后就看着张小言把西瓜喷了出来,喷到了耿新放在桌上的手机上。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我实在没忍住!”张小言一边歉意的擦着手机,一边解释着。耿新只是淡定的看着,笑呵呵的。

  稍稍安定,张小言反倒很认真的对耿新竖起了拇指:“虽然你之前那么长的理论还有待考证,但是后面对我和萧赫的分析,我倒是挺认同的,其实我和萧赫在同学四年了,关系一直很好,好多人说我俩看着像一对儿的,有时候我也奇怪,要一对儿,早一对儿了,可我俩每天闹起来没有个分寸,就是没有那种要恋爱的感觉。”

  耿新又笑了:“你心里有喜欢的人!”

  “你怎么知道?”小言更惊!

  “不然,你怎么知道什么是恋爱的感觉?”

  “呵呵…..”张小言干笑着,“心里喜欢,就是只能在心里喜欢,对吧?”

  “明明心思细腻,为什么非要表现的大大咧咧?”耿新认真的问。

  张小言愣了一下,歪着头很认真的想想:“你说的对了一半,我自己觉得自己也是心思细腻的,但是你也说了,这是心思,多愁善感,诗情画意,才华横溢,这些都是内秀,和外在本来就不冲突。大大咧咧不是我要表现的,是别人看到的,别人评价的,我不认为自己是大大咧咧啊,我可以用更褒义的词语来形容,比如豪爽大气,活泼开朗,心胸豁达等等,这和内心活动不矛盾,只不过,我们不能要求别人一定要花时间来了解和研读我们的内心,所以,别人对我的评价如果能够让她们喜欢,让她们愿意接近我,也能够让我拥有更好的人际关系,又有什么所谓?”

  耿新似乎也在认真的品味小言的话:“那样的确会让别人喜欢你,可是,当你心里不舒服,心里有不开心的事情的时候,谁来帮你?”

  “为什么要用别人帮?我们本来就有自我调节的能力,如果自己都不能够帮助自己,那指望别人还有什么意义?痛苦是个人的秘密,只有快乐的是公开的,就算我把心捧在手上,求别人,说你看一看吧,看看我的心,谁有时间看?看了能懂吗?懂了就在意吗?在意了就能帮我吗?都不一定,最好的办法就是自我调节,慢慢消受,一切都会过去,呵呵!”张小言认真的说。

  耿新的眼里渐渐燃起笑意,有欣赏,也有怜惜:“我猜的没错,你有这个本事让自己开心!打牌的时候,我就发现,你不在乎输赢,很享受打牌本身带来的乐趣!本以为你是争强好胜的,却没想到如此淡定豁达!”

  张小言笑呵呵的回望耿新,这个男孩让她觉得很温暖,虽然认识时间不长,但是她喜欢干净清爽的男孩,更喜欢懂她的男孩,周哲,她不懂他,萧赫,他不懂她,而眼前这个男孩,似乎很容易交流,她的语言,他懂,他的语言,她也懂,这样的人,让她喜欢,喜欢到,希望他是个女孩!于是,张小言脑残的说了一句:

  “如果是个女孩就好了!”

  这次,轮到耿新噎住了,差点真的“心梗”!

  “为什么?我做男生不合格吗?”

  “不是,如果是女孩,我就可以和你做姐妹,我们就可能成为最好的朋友!”

  “张小言你不是吧,‘欲交此人,必先自宫’啊?也太狠了点吧,男生就不能和你做朋友了吗?你和萧赫,不是好了这么多年?”

  “你刚说的,他没把我当女孩!”

  “好好好,你把我当女孩,好吧,我比你大,叫我姐姐吧,这总行吧,和你认识有什么好,这才一天,就变性了!”

  “只是称呼改了,并没有实质变性,充其量是人妖而已!罢了,从现在开始,我也终于有能听懂我说话的朋友了!”说这话的时候,张小言感到由衷的开心,这些年,她的很多心事都是自己消化,的确需要一个能听懂的人来倾诉,但是笑笑、田甜,包括萧赫,他们都是她和周哲共同的圈子,会让她感到不安,而眼前的耿新不同,虽然说不出哪里不同,但是那一刻,小言是真的突然觉得自己不那么孤单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