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疼痛 缘分的错位

第四十三章:转身

缘分的错位 秋之阳光 2406 2013-05-07 00:25:57

  之后的晚餐,送周哲回招待所,张小言都没有令周哲惊喜的暗示,这个夜晚,周哲再次失眠了。他已经记不清这是多少次为了张小言失眠,明天就要离开返回学校,想着来时的路上,激动得彻夜未眠,风尘仆仆却精神奕奕,他多想满面笑容的站在张小言的面前,大声的告诉她,他周哲喜欢她,从很早就喜欢她,过去因为不懂而错过,而现在却很想正式的告诉她,他想和她在一起,哪怕现在天各一方,他也希望和她在一起。他相信以张小言的聪明,她不可能不知道他的心意,可是,张小言刻意保持的距离,传递出足够明显的讯息。虽然不指望强求,可这样的结果难免落寞。

  而这边的张小言,也注定度过一个难眠的夜晚,放手与把握,仅在一念之间,可谁又能知道这是怎样的结局呢?

  第二天的分别,两个人各怀心事,在离别的车站,两个人都没有说话,只是一起看着车站的电子钟,都在数着时间。

  “小言,这个,是送给你的。”周哲率先打破了沉默,手里,拿着一个包装精美的盒子。

  “什么?送给我的?”张小言兴奋的接过,压抑住砰砰的心跳,装作没心没肺的样子,凌乱的拆开礼盒。

  是一个漂亮的发夹,镶满了水钻,却不俗气,黑白两色的搭配,点缀出的字母是“lucky”,呵呵,还好,不是“LOVE”,张小言心情纠结的想着。

  “太好看了,谢谢你,哥!”

  张小言的话音一落,周哲的表现显得有些僵硬,不过很快就恢复平静,温暖的笑了,晃晃手上的手机:“妹子,以后有什么事情给我打电话,我的手机24小时为你开机。”

  “我才不打,话费太贵,我舍不得,呵呵!”张小言笑的有些调皮。周哲跟着,傻乎乎的把嘴也咧开了。

  这一幕被张小言称之为废话最多的一幕,以至于现在她在餐厅看到保持距离却谈笑风生、言语暧昧的年轻男女,就想着,这两个人中间,一定有一个是怀了心思的。什么“友达以上,恋人未满”,纯粹是骗人的鬼话,友一旦达了以上,即使不是恋人,也必定是敢想不敢做而已,嘴上客客气气暧暧昧昧,其实内心里,早对着对方说过千遍我爱你了。所以现在有人问,谈恋爱的人之间说什么话最多,张小言虽然单身,却每次都斩钉截铁的回答:废话最多。

  快进站台的时候,张小言突然递过一封信,粉红色的信封,里面也应该是薄薄的,周哲的嘴角有些僵硬的抿了一下,犹豫了一下,接了过去。他清晰的感觉到,张小言在把信交给她的时候,犹豫了一下才松手,这一犹豫,让周哲的心也跟着一紧。

  “上车在看吧,我的字太难看,在这里拆开我会难为情。”这种蹩脚的托词让小言自己都觉得难为情,眼睛很别扭的看向别处。

  周哲倒也痛快,把信封收起来,叼着自己的票冲向检票口,进检票口的时候,不忘记向张小言回头喊道:“头发不准剪,发夹不喜欢了也不准扔,我会定期检查!”

  回忆到这里的时候,张小言忍不住伸手摸摸自己齐肩的短发,清楚的记得剪刀剪过头发时,心跟着剪刀一起发出的“咔嚓”声。

  登上火车的周哲,来不及好好的整理床铺,赶紧打开了张小言的信,可以说,这是张小言第一次用“写”信这种方式和他交流,之前在网络上的交流,虽然便捷,但是远没有这原始的手写书信让周哲激动,他甚至有一种在看情书的悸动。

  展开带有香味的信纸,张小言那和她性格不相符的严谨规矩的字体呈现在眼前:

  “周哲,谢谢你,在这样一个孤单的假期带给我的欢乐和感动,你还和以前一样,阳光,快乐,也多了一些成熟,看到你如此,内心真的为你高兴。

  我们都已经18岁了,我不想故作天真的说,我不知道你对我的情义。是的,你不远千里的探望,充满期待的眼神,已经告诉我你要对我说的话,相信我,我虽不懂你,却懂你的心意。

  我想,如果我们高中的时候,没有戛然而止的疏离,而我,也没有发挥失利,如今我可能会欣然接受如此优秀的你。可是周哲,我们把一切都变成了省略号,让我自己也分不清今天的我对你是如何的心意。平凡如我,得到你的青睐,却那么的不真实,以至于我分不清在你眼前疯疯傻傻的自己,到底是伪装还是本性。我渴望内心安定的感觉,患得患失的感觉会让我很累,于我而言,与你这样毫无指望的友谊,反倒更让我有安全感。

  我们都只有18岁,开始,也未必有将来,将来的我们会变成什么样子?会不会变成对方不喜欢的样子,再或者,干脆变成自己不喜欢的样子?我原本是个自信的女孩,站在你的身边,会隐藏我的光芒,周哲,请允许我呵护我本不强大的自信,也请允许我定格彼此内心的美好。

  在最美的年华遇到你,并且得到你的心意,我心存感激,但我们相遇太早,早到不敢承诺,不敢相信。别告诉我你喜欢我什么,也别告诉我你喜欢我多久,我怕发现你看到的不是真实的我,也怕你隐藏的心意对我是种折磨!你或许觉得我矫情,我却是真心!

  我珍惜我们的友谊,爱情有天长地久也有转瞬即逝,可友谊是可以天长地久。好好的,你的未来,我不参与,却满怀祝福!”

  周哲反反复复的看着眼前的文字,字里行间,没有暧昧,虽然没有斩钉截铁的拒绝,却有着不容反驳的倔强。张小言,张小言,你居然都没有给我一个表白的机会!什么叫做友谊可以天长地久?他要这样的天长地久做什么?周哲坐在那里,觉得自己的呼吸都变得粗重,眼前的字也离自己越来越远,如果我的心意对你是种折磨,那么你知道不知道,你的视而不见才是最残酷的回应?

  这边的站台,周哲当然不知道张小言坐在长椅上哭得稀里哗啦,她自己都不能分辨自己为什么要写出那样一封信,可是多么讽刺啊,从12岁开始,爱了他6年,如今唾手可得,却硬要转身错过!18岁,并不是张小言拒绝爱情的原因,但是,却是她拒绝周哲的原因。有一种男人,甚至让你舍不得与他恋爱!

  张小言知道自己迟早要有爱情,可是,如果一定要在这样的年华有这样一趟必修课,她不舍得是周哲,初恋是美好的,可他们离可以承担责任的未来还有很多年,如果熬不到终成正果怎么办?如果他喜欢的,他眼中的优点,其实都是经过美化的印象,并不是真实的自己,又该怎么办?她并不是矫情,周哲不知道,张小言拒绝的,不是爱情,是18岁的周哲,是那个没办法确定是得到还是失去的周哲,是那个因为害怕失去,而不敢得到的周哲!张小言哭的非常伤心,像心被抽离了一样。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