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疼痛 缘分的错位

第四十二章:牵手

缘分的错位 秋之阳光 3164 2013-04-17 00:21:08

  莲花山的门口,张小言瞠目结舌的看着万头攒动的人群,闹心得直咧嘴,一看景区售票点的公告栏,得,又涨价了。

  “周哲,咱别去了,到底是看风景啊还是看人啊!”张小言自己聒噪,但是却极讨厌吵闹的环境,一想到得一步步挪着到山顶,都觉得恐怖。

  “不行,来都来了,你不会是心疼钱吧?”

  “你怎么说话越来越像萧赫了,不呛着说话难受是吧……”

  正说着,张小言突然就住了声音,眼睛盯着旁边蜿蜒的附属山脉,脸上露出了诡异的笑容,阴险的看着周哲。

  “张小言,你不是吧?绝对不行!”觉察到张小言的意图,周哲赶紧阻止,可是显然徒劳,张小言已经不由分说的拉着他往旁边走去了。

  景区正门旁边,莲花山蜿蜒的附属山脉一直延伸到门外,不过因为有隔离栏,并且人迹罕至,所以完全没有路,张小言突然奇想,居然想通过爬这个山脉逃票进景区,一边走还一边振振有辞:“越是人迹罕至,越是安静,越是有发现不了的美景,我一个女孩子都不怕,你一个大男人怕什么?”

  眼看阻止不了,周哲一副舍命陪君子的表情,两个人做贼一样的绕过喧闹的人群,走到了隔离栏最隐蔽的一角,不知道是不是有“先驱者”已经开发过了,隔离栏居然有一人宽的缝隙,两个人一阵窃喜,第一步走的很顺利。

  没有路,完全是凭着方向感在走,没有地图,也不知道自己所处的位置。一开始,因为新鲜兴奋,他们还边走边笑,到后来,两个人谁也不说话了,表情严肃的往前走着。

  “地上本没有路,走的人多了,也就成了路。”可是眼前,分明是没有人走过的路,踩下去,厚厚的落叶,每踩一下都觉得有点失重的恐惧感,任凭张小言如何嘴硬,此时此刻,她不得不承认,她后悔了。

  “周哲,你说,我们不会走不出去吧!”

  望着张小言难得露出的胆怯,周哲突然觉得很温暖,于他而言,眼前的困难算不上绝望,他的方向感不错,知道只要沿着目前的方向,找到路是迟早的事情,只不过这“路况”实在是糟糕。

  他伸手拉住张小言的手,“别怕,我们一定能够玩的尽兴,这里的景色不错。不是你说的吗,心情好最重要!”

  山中本就安静,张小言紧张的无法呼吸。她曾经设想过各种场景,在喜欢周哲6年之后,第一次被他牵着手,却是在这样的情境之下,无关情感,只关乎患难。周围是风吹落叶的声音,张小言也听着自己扑通扑通的心跳,一路大脑空白的被引领着。

  此时的周哲心情也非常复杂,他盼望这样牵她的手很久了,要不是这次“探险”,若不是张小言难得的怯意,他断不敢有这样的举动。貌似的风平浪静,两个人的内心却波涛汹涌。

  这样的纠结狗血的感情,发生在两个貌似阳光开朗的人身上,谁能相信两个“外向”的人,面对感情,却都选择了“隐忍”和回避。刻意经营的美好,殊不知却是真实的毁灭,为了和平共处的友谊,生生的忍下了呼之欲出的情感。

  当他们终于顺着山脊看到了景区的小路,两个人几乎是欢叫着又跌跌撞撞的往前跑,终于看到了人类的足迹,张小言忍不住失声哭泣起来,刚才这一路,她太紧张了,来不及回味,来不及梳理情绪,初次牵手的紧张无处宣泄,泪水流下那一刻,突然觉得是一种释放。这么多年,每次为周哲无所适从时,她都希望给内心中东奔西突的情感找个宣泄的出口,哪怕狂吼乱叫都好,可是她只有默默消受这难言的情绪,如今,当无法言说的泪水横流,她突然觉得轻松,甚至无法阻止自己的眼泪,坐在路边自顾自的哭泣起来。

  周哲显然没有预料到张小言上一秒还在欢叫,此时却哭得毫无形象,不禁又想起98年的夏天,第一次见到无助哭泣的张小言,他发现自己一直无法了解到真实的张小言,总觉得这个看着毫无城府的女孩,内心却敏感如针,倔强而坚强,有时如秋天的阳光,明媚坦荡,有时又如3月的微风,有淡淡的温暖却又辩不明下一刻是冬天的余威还是春天的怀抱。

  “张小言,张小言?”周哲几乎是无助的呼唤祈求着,这算怎么回事啊,好不容易到了景区,怎么搞的好像他做了什么事情似的,这张小言的反应怎么总和人类的思维不一样似的。

  正纳闷着,这张小言抬头看了几秒钟,马上又开始声泪俱下:“都怪你,都怪你非要什么东西都自己拿着,现在把门票弄丢了怎么办?我说不和你来这破地方你非要来,丢死人了,以后不要来找我啦,八百年不出来逛一次,出来就出糗,你说你白长的一副好皮囊了,脑子里怎么一点谱都没有,让你看个门票都看不好,不要再来找我!最好离我远远的,越远越好!”

  “张小言,你发什么疯!”这都哪跟哪啊,天上一句地上一句,说的和真事儿似的,那表情,连周哲自己都觉得可信度十足,她在那儿拍电影呢?

  “姑娘,差不多得了,这么好的男朋友你到哪里找啊,不就是丢了门票嘛,至于发那么大的脾气吗?两个人出来玩,就尽兴的玩儿,哭哭啼啼的像什么啊!”

  周哲被这突如其来的声音吓了一跳,一回身,发现身后站着一位面色黝黑的近50岁的中年男子,胳膊上触目惊心的带着“巡检”字样的袖标,周哲瞬间明白了张小言唱的是哪一出了,连忙点头,面带歉意的说:“叔叔真对不起,都是我不好,您别怪她,她挺好的,就是脾气大点,不是冲您,是我不好!”

  中年男子一脸的惋惜,好好一小伙子,怎么看都是欢喜,偏偏摊上这么个刁蛮的丫头。罢了,谁让他赶上了呢:“这样吧小伙子,我给你出个证明,如果再遇到有查票的,你就把这个证明给他,按说没什么效力,也不合规矩,不过景区里的人我都认识,不会太为难你们,行了姑娘,别闹了,出来玩多好件事,别为这门票闹不愉快,啊!”

  中年大叔可爱的救场,让张小言恨不得直接上去给个拥抱,可是戏已经演到这里了,发展出乎她意料的惊喜,她甚至忍不住想笑,于是赶紧转身,假装赌气,表情已经难掩笑意。

  周哲怎么会想到事情如此的戏剧性,赶紧连连感谢,敬礼加满怀感激的目送巡检叔叔离开。确认人已走远,周哲和张小言两个笑得岔气儿,周哲更是哭笑不得:“张小言,你拍电影啊,为逃个票你至于吗,纯粹是利用善良,不觉得亏得慌啊?”

  这一幕在之后的很多年,陪伴张小言度过了很多个思念周哲的夜晚,内心中当真是觉得对不住热心的巡检大叔,但是当时两人滑稽蹩脚的表演,怎么就蒙混过关了呢,想想那巡检大叔临走还在那里惋惜叹气,估计是周哲一副社会主义好青年的样子让大爷选择相信了。是呀,如果不是因为张小言,周哲就算鬼主意再多,也只会偶尔坏笑,却很少真的破坏纪律的。

  那天的他们游玩的特别尽兴,秋天的莲花山异常的美丽,层林尽染,大自然的鬼斧神工也异常使人震撼。等他们回到学校招待所的时候,已经累得直不起腰来了。

  许是这一天的经历让他们彼此更加热络,张小言一进房间,就毫无形象的歪倒在旁边的床上,迷迷糊糊的喊着:“累死我了,周哲,你去打水吧,我走不动了!”

  周哲在那一刹那有些恍惚,这种毫无遮拦的使唤,让他内心却觉得很幸福。乖乖的,拿着暖瓶出去了。

  等他回来时,张小言已经倚在床上的被子睡着了,运动过的脸上,有着青春健康的红晕,毫无防御的脸,如婴儿一样,甚至有些憨态可掬。

  周哲就那样静静的看着,轻轻的坐在自己的床铺上,他享受这难得的静谧。过去的几年里,他几次错过了走近小言的机会,可爱开朗的张小言,曾经无数次走进过周哲年少时期的梦中。隐隐的难过,为在过去遗失的美好,也为现在难以把握的情感。他克制着自己,虽然此时的小言让他很有亲吻的冲动,但是他很清楚,任何冒失的举动,都可能再次破坏掉好不容易建立起来的默契。

  张小言的招待,热情中透着客气,即使在山上,明明充满恐惧,却也没有半分情谊的表露。那变幻无常的表演,让他看到一个之前完全没有了解过的张小言,却更让他喜爱。如果说以前的喜欢是因为吸引,而现在的喜欢,则是因为一天天了解,接近真实。他周哲,当真是没有机会吗?萧赫,这小子明目张胆的守在小言的身边,高考结束后他们牵手走出校园的那一幕,让周哲在很多个夜晚辗转难眠。

  张小言,请让我守护你!很多年后,看《那些年》,里面那句“请不要拒绝我,请允许我继续喜欢你!”也曾经勾起过周哲的叹息。多少人,和他当年一样,面对自己喜欢的女孩,无论如何表达都担心不够圆满?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