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疼痛 缘分的错位

第三十八章:新朋

缘分的错位 秋之阳光 1906 2013-04-04 15:09:25

  张小言是这样回忆她的大学:有温暖,也有煎熬!不是大学的错,而是大学的四年,是她蜕变和成长的四年,这个过程里,每一个变化都充满了起伏甚至伤痛,只是如今回忆时,也会多些感激,成长,总是需要经历疼痛的。

每个人都会觉得自己的经历无人可比,自己的伤痛无人能替,自己的难过无人能懂,其实经历的多了,见的人多了,才知道,自己经历的无非是个普通女孩的普通成长经历罢了,千篇一律的雷同,不同的,只是参与者的名字和事情发生的地点而已。

工作以后的张小言非常遗憾的发现,和周围对大学生活念念不忘的同事相比,她对大学的记忆并不太多,她不算个用功的学生,也没有什么特别值得炫耀的成绩,据说人越孤独,越容易回忆,到底是因为孤独才回忆,还是因为回忆才孤独呢?不知道是不是她现在依然单身的缘故,张小言那四年最深刻的经历,还是与感情有关。

宿舍里有些乱,四人间,小言分的是上铺,这让她很满意,她本就是个凌乱的人,在上铺可以小小的隐藏一下。小言来的比较早,进来的时候床铺都是光秃秃的,没有一点人气儿,领完被子之类的生活用品,觉得有点冷清,又有点累,干脆连床都没怎么铺,就随便挪了个地方,居然就这么睡了。

夏彤进来的时候,气场十足,张小言做梦呢都激灵一下醒过来。前前后后的,得有六七个家长吧,听称呼,好像是自己的爸爸妈妈,还有一个阿姨一个姨夫,另外的好像是小叔和姑姑。迷迷糊糊的小言抬了下上身,然后咕咚一下又倒回床上,脑子里想着:“没有计划生育真好,估计将来她的小孩都不知道姑姑姨姨是什么意思,对啊,要是再看巴金的《家》、《春》、《秋》,这个表姐那个表妹的,你说她能看懂吗?”想着想着,居然自己抑制不住的哈哈笑了起来。

夏彤和她的随行亲友团显然没有想到宿舍里已经提前睡了一位,被这突然的笑声吓了一跳,齐刷刷的不说话看向小言。张小言可能也意识到自己的失态,也被自己笑出来的口水呛了一下,不好意思的打着哈哈,赶紧自我介绍一番,也跟着夏彤叔叔阿姨的一通乱叫,长辈们可能是送孩子上学都心情好,一群人乐乐呵呵的。

吴又梅,打扮很像个男孩子,短发,个子很高,但是穿着中性的背带裤,五官秀气,可爱的单眼皮,说话的时候总觉得她中气不足,拼尽了力气也那么温温柔柔的声音,好好一个姑娘,这打扮,这名字,可怎么办啊。张小言第一次遇到吴又梅的时候就忍不住这样想着,居然也就这么问了:“你这名字谁给你起的?吴又梅,又是无又是没的,那还有啥啊?”可没想到吴同学很快回答:“这叫负负得正,你懂什么啊!”说完大家一起笑了。

最后进来的室友叫童川,同样,她的名字也受到了张小言及其他两个女孩的追问,童川无辜的回答:自己是超生的,在家里排行老三,爸爸为此丢了工作,就是为了要个男孩,结果一出生,爷爷一看是女孩,连名字都懒得起,随笔画了三个竖,说就叫童川吧。后来爸爸和爷爷也想通了,男孩女孩都一样,对我好的不得了,可惜名字是没办法改了,不过叫起来也挺好听的。

“那这么说,以后就叫你童三儿,不是更合适,对吧‘正’同学?”就这样,开学的第一天,张小言就成功的给吴同学和童川起了相伴至今的外号,阿正和童三儿,夏彤一开始被大家叫做彤彤,结果有一天,这童川同学不知道怎么了,喊了一句:“盆盆,帮我把大彤拿过来一下!”喊完以后,大家愣了几秒,笑得几乎岔气,之后夏彤就被叫做盆盆,一直叫到大学毕业。

紧张的军训开始了,张小言在大学的第一次必修课中当了逃兵,不知道是不是第一次离开家这么远上火了,第一天军训完,她就非常幸福的病倒了,发高烧,打吊水,咳嗽,扁桃体发炎,一病就是半个月。这不夸张,张小言有过敏性咳嗽,吸入冷空气马上就能咳嗽得惊天动地,临近10月的北方,早上冷得透骨,小言自然受不了。

之所以称为幸福,是因为这一病,她顺利的躲过了军训,同时也让萧赫成了他的小随从,每天在军训后,准时出现在她的宿舍楼下,陪她去打针,之后再送她回宿舍,要多乖有多乖。张小言其实很怕打针,但是她怕的方式很特别,就是一定要看着医生把针头扎进去,萧赫问她,怕为什么还看,小言回答,我必须知道他什么时候扎进去,最受不了的就是在手上抹了碘酒和酒精却不知道它什么时候扎进去的感觉。小言的手很白,但是血管也细,医生说她一紧张,血管就跑,有时候会扎不上,萧赫就会在旁边抓着张小言的手,仗义的说,妹子别怕,护士扎你,你就掐我。

一次打针的时候,护士扎了几次才扎对,小言疼的嘴唇都咬出很深的牙印,眼泪都快下来了,等护士走了,小言很无辜的对萧赫说:“凭什么啊,你说凭什么她明明扎我一针,我还要给她钱啊!”萧赫这次接得异常冷静,也异常迅速:“有病嘛!”

小言这一刻突然觉得,和萧赫考到同一个学校是个幸福的事情,至少在这样的时刻,身边有个人,可以照顾她,心疼她。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