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疼痛 缘分的错位

第二十五章:高三(一)

缘分的错位 秋之阳光 2184 2013-02-09 03:10:21

  对于高中的记忆,我想无论是哪一个年龄段的人,都会对那段千军万马过独木桥的备战记忆犹新吧,那种关乎命运的紧张以及梦想与现实的落差感,让小言在很多年后,经常做“噩梦”,梦见高考,考试交白卷,或者考不好被老师骂,再或者丢了准考证等等。

  时间进入2002年,生活突然开始变得紧张,18岁的年纪,开始有了越来越多的欲望和梦想,越是想要,越是寻找,小言越发现实现梦想的途径越集中在原本她并不在意的高考,然后就开始越来越紧张。

  连小言都这么紧张,内向寡言的田甜的紧张程度可想而知,再加上她本来就不善于舒缓压力,渐渐的,居然演变成了对身体的伤害。清晰的记得那是三月底的某个傍晚,北方的冬天还没有完全过去,天黑的还很早。马上就要晚自习了,田甜站在班级门口,侧进半个身子喊小言出去,小言看她神秘兮兮的表情,以为是她心情不好。笑嘻嘻的走出门,发现田甜几乎要哭出来,她站在小言对面,低声的说:“小言,你看……”

  不看不知道,一看,小言几乎惊叫起来,她发现田甜明明是正对着自己站着,头却不受控制的向田甜的右侧转去,加上她的眼睛斜斜的看着小言,那样子,显得异常诡异。

  小言不知道田甜哪里出了问题,第一个反应,就是带田甜去医院。田甜的胆子小,在县城里没有亲人,乡下的养父家里没有电话,这个时候,她唯一能找的,就是这个和她同龄但是看起来胆子够大的张小言和她们共同的朋友刘笑笑,可刘笑笑这会儿不知道是不是又跑出去上网了,根本找不到人,小言咬咬牙,披上衣服和班长请了假,就出去了,不过她没有告诉班长冯宇是陪田甜看病。

  北方的暮冬还是有些冷,学校门口不容易拦到车,加上离医院也不远,她们只好走着去。冷冷的风迎面吹来,小言几乎是搂着田甜在前行,她脑子里浮想联翩,内心充满恐惧,不知道田甜怎么了,也不知道自己陪着能不能扛起“诊断”的压力。

  田甜此时已经从忍不住的将头转向右侧变成了把下巴贴在胸前,眼睛死死的盯着前方的路面,一声不吭,小言不确定田甜到底怎么了,但是她猜得到田甜这样和她的心理压力过大一定有关系,忍不住边走边哭着骂到:“你那么紧张干什么,不就是高考吗?你成绩那么好,怎么可能考不上?就算退一万步讲,考不上又怎么样?你养父这么付出不是要你报答,是为了要你生活的更好!你为什么要背负这么大的包袱?”

  田甜还是不吭声,直到到了医院。医院是个神奇的地方,有些人,没什么症状,却被发现病*入膏肓,有些人,症状貌似严重,在医生眼里,却是极轻的问题。田甜属于后者,五十多岁的急诊医生看着眼前这两个被吓得不轻的女孩露出了慈爱的笑容,简单的对着田甜的脖子左右摸了摸,又询问了一下田甜最近的作息及学习情况,肯定的说:“丫头,别担心,你这是属于学习压力过大,长期保持一个姿势太久,导致了颈肌劳损,再加上精神压力过大,出现了颈部肌肉痉挛,有时候还会有点疼,我给你简单的处理一下,只要注意休息,问题不大,回去好好睡一觉!”

  小言几乎不敢相信医生轻描淡写的描述:“医生,她真的没什么问题吗?这样子好吓人啊,刚才向右,后来低头,现在又向左了,脑子里不会长什么东西了吧?确定不用做检查吗?”

  老医生笑笑:“该做的检查,你们不要做,我们也会要求你们做,可是她的症状比较明显,不用做的,小姑娘,你很棒,敢陪着过来,不过现在你可以放心了,陪她好好休息就好了!”

  就这样,折腾了一圈,小言把田甜提前押回了她的寝室,自习还没有结束,宿舍里的灯还没有给电,借着外面微弱的灯光,小言看着田甜一声不吭的脱衣服就寝,此时她的头,已经变成了高高的仰起,很是吓人,不知是不是错觉,小言看到了田甜眼角有晶莹的泪花闪烁!

  “小言,谢谢你!”谢天谢地,田甜终于主动的说出一句话。

  “田甜,谢什么,我们是好朋友!可是,你这样也真让人心疼,高考虽然重要,你也一定要爱惜身体,要知道,只有你健康的生活,才会有机会去报答你的家人啊!你父亲,应该也不希望看到你这样吧!”

  “我也不想这样,可我忍不住,我一停下来,就想到我的养父,他那么辛苦也要供养没有血缘关系的我,可我的亲生父母呢?他们在做什么?他们为什么要生我,如果将我送人,为什么不将我送的远一点,为什么将我送给年迈的爷爷和奶奶,难道他们不担心原本已经失去父母的我,再早早的失去爷爷和奶奶而变得无依无靠吗?我不埋怨养父家的贫穷,我只是想不通,我的亲生父母,难道对我,就没有一点牵挂吗?以前没有,现在也没有!小言,你说,我是不是多余的,被父母抛弃,现在在养父家,又和弟弟争夺父爱!”田甜边流泪边说着,想来她憋了很久,压力越大,她的不甘就越浓吧,都是豆蔻年华,谁不希望在亲生的父母身边尽情的享受关爱,命运给了她爱她的养父,却让她背负更多的负疚,这样的年纪,真的很残忍。

  小言不说话的听着,任凭田甜宣泄,直到感觉田甜说的有些累了,才缓缓开口:“爷爷奶奶告诉你真相,不是为了让你恨,而是为了你生活的更好;亲生父母这样对你,也不应该只让你看到了怨,应该也让你看到了养父的爱。其实生活真的很公平,她不会让你一味的失去,也不会让你一味的得到,可是田甜,如果你一直背负痛苦,你就不会有放松的一天!”

  18岁的小言很难说出惊天动地的大道理,也只能生拼硬造的堆砌一些看似行得通的文字来安慰田甜。田甜一下子说了这么多,似乎放松了很多,过了一会,居然沉沉的睡了。

  之后小言又多了份工作,就是按时去叮嘱田甜休息和放松。在她的带动下,田甜的情况好的很快,直到高考之前,都没有再发作过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