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疼痛 缘分的错位

第三十一章:志愿(二)

缘分的错位 秋之阳光 2633 2013-02-28 23:06:51

  小言哪里受得了父母如此的煽情,强忍着把眼泪憋了回去:“你们有完没完?我要睡觉,我要睡觉!我保证,好好选专业,不光要有好学校好专业,将来还要有好工作,找个好老公,好吧?放心了吧?求求你们了,放了我吧!”

父母几乎是被小言连哄带推的“送”出了房间,许是一直对自己的女儿比较有信心,他们也没有太多的过问。时代不一样了,他们有时候羡慕这些年轻人,什么事情都可以做自己的主,儿孙自有儿孙福,由他们自己选择吧。

昏天黑地的睡了一个礼拜,小言发誓,她从来没有发现自己是这么喜欢睡觉的,没有铃声、没有闹钟、没有习题、没有考试,多少年她一直觉得自己不在意考试和名次,直到此时如此放松的嗜睡,她才确信,自己也只是个凡人,怎么可能不在乎“名次”——这个学生时代唯一的名利?

高考试题的答案下来了,同学们又被聚集到学校,需要根据标准答案和自己的记忆,来评估自己可能的分数,再参考历年高校的录取分数线来选择自己的志愿。

原本以为报考志愿是很容易的事情,看到厚厚的参考资料,小言彻底崩溃了,终于明白什么叫“无知者无畏”,一看看那些心仪的学校、心仪的专业,整个省也才招生一两个人,有些学校干脆面向全省一共才招生一人,很显然,小言觉得好的,一定有其他的人觉得好,拼的就不仅仅是努力了,一分之差,就可能是天上地下。

这些一直在寒窗苦读的孩子们,估计都在面临着平生以来最大的一次决定,大家或兴奋、或皱眉、或沮丧的翻看着参考答案和志愿参考书。

小言的神情有些恍惚的坐在她的地盘,花墙被太阳晒的有些发烫,她丝毫都没有感觉。她没有做过如此重大的决定,而父母显然也不会给她提供更有建设性的建议,对比过答案之后,小言发现自己发挥的也没有想像中的好。

“想什么呢?”萧赫一巴掌拍在张小言的背上,黏黏糊糊的坐在了小言的旁边。

张小言的脖子好像落枕了一样,直直的转头,面无表情的问:“哥,A比B多了四分之一,B比A少多少?”

萧赫被问的有点发蒙,自己在那里默算了一下,答道:应该是五分之一吧?

张小言愣愣的看着前方,轻声的冷笑了一下,直勾勾的看着前方:“小学五年级,参加一次学校的智力测验,期中就问了一道这样的题目,A比B多了五分之二,B比A少了多少?全班同学都想当然的写了五分之二,只有我答对了,是七分之二。可是这次高考,同样的原理,那么复杂的公式我都弄明白了,唯独在这个地方错了,一条履带,在不改变宽度的情况下,厚度比原来少了四分之一,呵呵,我居然在函数公式里直接把长度增加了四分之一,结果当然是谬之千里。小哥,二十分啊,重点和普通本科的差别可能只有二分啊,而我却就因为这个小学时候就懂的道理,丢了二十分!”

萧赫仔细的分辨着小言描述的信息,联想到这次高考的题目,他才反应过来,小言一定是在她擅长的数学这一门发挥失常了,忍不住安慰:“别担心,你的成绩一直很好,没这二十分照样上重点!”

小言无力的低下头:“重点不重点的,其实都不重要,只要能考出去,我就觉得我们很幸运了,和我爸爸妈妈相比,我很知足。只不过,谁不希望自己考的好一点?人生里每一次重要的考试,我几乎都是历史最差的成绩,看来,这一次还是一样了。呵呵!”

萧赫突然仗义的握握小言的肩:“妹子别怕,哥陪着你,你要觉得自己没考好,就想想我,就算超常发挥也未必比你成绩好,你若这个德性,让我情何以堪啊!”

如此听来,小言反倒笑笑:“说的也是,那该换我来安慰你啊!对了,你想考什么学校?”

“我?你觉得我想考什么?”萧赫不答,反问道。

“我觉得你的样子穿军装一定特别帅气,如果你考上了军校,一定是最英俊的军官!我从小就喜欢军人,你不知道,我五六岁的时候,家门口的公路上经常会过一辆辆军车,都是去拉练演习的,我那时候就站在路边,学电视里的人喊‘解放军叔叔再见’,边喊边挥手,现在想想,真好玩!”

“妹子,你这是喜欢军人啊,还是喜欢看军人啊。说真的,我要是考上了军校,你喜不喜欢我?”萧赫嬉皮笑脸的说。

小言飞速的白了他一眼:“你的梦中情人,不是张柏芝就是全智贤,我要是喜欢你,得整容多少次才能达到这标准,你杀了我吧!”说完,飞快的就跑了。

另外一边,刘笑笑报考了W大学,她说,那里是她爱的地方,她一定要去看看!那里曾经有被她吓跑的人,也有“湖”曾经待过的地方。小言暗自里揣摩了,但是还是没有想明白,刘笑笑到底是放下了,还是放不下。

田甜发挥的不错,但是她没有去报考那些热门的城市和名牌的学校,而是报考了离家较近的J师范学院,这个学校的特点是,离家近,分数线适中,毕业生就业容易,口碑品牌都不错。小言知道她的心思,她是想要一个稳定的未来,来保证自己有能力来回报自己的养父。

可是轮到小言自己了,她开始犯难了,如果数学成绩再理想些,她甚至很想去报考文科人梦寐以求的B大,可如今,却有些犹豫了。不禁又懊恼了起来。

“想什么呢?”头都不用抬,小言就知道,是周哲站在了旁边在问,这个家伙像和她有仇一样,总是在她最沮丧的时候出现,也总有本事让她开心或者更加沮丧。

“没想什么,在为自己的志愿发愁!”小言老实的回答。

“那你自己想学什么?”周哲居然在那里笑呵呵的问,似乎他和小言就从来没有发生过任何的不愉快,而一直是关系很好的朋友。

“我想学法律,希望自己将来可以成为一个伸张正义的律师。可我也知道这并不容易,没准儿等我学了法律,我又觉得这不是我想学的了。呵呵,谁能保证自己喜欢的标准永远不变呢?”小言想想这些年和周哲的种种纠葛,轻轻的说。

“那就去学啊,很多选择本来就伴随着风险,但是我们应该很庆幸,至少知道自己现在喜欢什么,只要有梦就不怕,记住,永远不要忘记自己的梦!”周哲当时的话听在小言的耳朵里,简直就是站着说话不腰疼。可是很多年后的今天,当她看到某个二次问鼎奥斯卡的华人导演,在深情回忆他的太太对她的鼓励时,居然最难忘的也是这句“永远不要忘记自己的梦”,那一刻,小言泪如雨下!如果当初她能够体会这句话的含义,或许和周哲就会有不一样的结果。

因为喜欢,小言到底还是报考了心仪的B政法学院,她知道在自己发挥失常的情况下,报考如此高的志愿有些风险,但是她还是愿意为自己的梦想拼搏一下。为了安全起见,她在第一批录取本科的志愿里,没有填写第二志愿和服从分配,而是直接在二批本科挑选了非常知名的D财经学院,并且也填写了法学专业,之后也没有挑选第二志愿,不过她这次填写了服从分配。对于这种填法,小言有自己的考虑,如果一本不能如愿,她宁可挑选心仪的二本,也不远被随意的分配,但是如果二本不能如愿,她也必须保证自己能够在这个层级有同等求学的机会。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