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疼痛 缘分的错位

第二十六章:高三(二)

缘分的错位 秋之阳光 2201 2013-02-10 01:30:52

  每次回忆起那年的往事,小言都不愿意提起那件让他们感到心痛的经历,可是,也因为曾经让她关心的人撕心裂肺的疼痛,才越发难以忘记。如今的刘笑笑已经足够坚强,10年前的经历应该也可以直接面对了吧?毕竟,每个人都要为爱自己及自己所爱的人好好活着。

  当年的刘笑笑和“湖”渐入佳境,虽然依然没有涉及到文学交流以外的东西,但是能看的出来,笑笑对“湖”充满了期待,湖也在W市,在一所大学读大三,笑笑已经决定报考W大学,只不过这次不是为了报复“以貌取人”的“爱已离开”。5月8号是刘笑笑的18岁生日,小言曾经说过,她的生日总让自己想起99年我们被炸的大使馆。笑笑神秘而兴奋的对小言说,“湖”5月份正好会到大连做社会调查,会“顺路”到她们的县城来为笑笑庆祝18岁的生日。

  因为这种朦胧的情愫,会让刘笑笑在那几天,变得越发的期待,张小言甚至发现刘笑笑频繁的变换服装的搭配,看样子,是真的准备为自己的18岁生日安排特别的纪念了。虽然这个高考的节骨眼儿,笑笑这样的变化让人有些担忧,但是谁又能说阻止她们发展恋情就是对的呢?何况,张小言此时已经忙得无暇去顾及那么多了。

  随着生日的临近,也让已经早早知道“湖”要来的消息的小言和田甜神经绷了起来,三个女孩在一起,居然都很兴奋,小言和田甜甚至觉得她们比刘笑笑还要紧张。两个人轮番的对笑笑进行引导,从开始的“旁敲侧击”到后来的“直言不讳”,警告刘笑笑,就算要恋爱,一定要和湖“绿色恋爱”,千万不可“越界”,两个人更夸张的到网络上搜寻了很多网络骗色或者未婚妈妈的新闻对刘笑笑进行“恐吓”,刘笑笑自知心里有数,也知道两位好友是护她心切,即使是哭笑不得,也只好一一点头答应。

  可是,接下来发生的事情,如果不是真实经历,张小言一定认为,这是只有在小说里才会发生的情节。

  5月8日的一大早,早自习还没有结束,就看到刘笑笑失魂落魄的冲到班级的门口吼:“张小言,你给我出来,快点出来!”边说,边哗哗的流眼泪。

  “怎么了?”张小言脑海中迅速的想起上次的“爱已离开”事件,难道这次,感情又夭折了?这次她张小言可是什么主意都没出哦!

  “海里,飞机坠到海里了!怎么办,怎么办啊!”笑笑崩溃的哭了,完全乱了阵脚。

  “什么?坠海?怎么可能?”张小言见过的世面就那么大,一个月前刚发生的那次空难已经够让她震惊了,没想到,这么快就迎来了建国以来的第二次空难。

  “是的,是这样的,‘湖’,‘湖’在飞机上,他说他下飞机就坐火车往咱们这里赶!他告诉过我他的航班号,就是这个,就是这个啊!”笑笑完全没办法控制自己的情绪,哭泣着蹲在走廊边,完全不理会别人的眼光。

  “别急,别急,也许他有什么事情没上飞机,或者,也许他是幸存者也说不定!也许……也许他根本就和那个‘爱已离开’一样,是骗你的!”张小言根本不知道该如何去安慰刘笑笑。

  “对,对,他有可能是骗子,有可能没上飞机,不对,他一定是个骗子,我这就上网去,没准他还在Q*Q上。这个死骗子,居然又是个骗子!”刘笑笑说这话的时候,一点也不想港台剧里崩溃的女主角,而像个泼辣的主妇,在狠狠的数落自己的老公“等我回家收拾你”,那感觉,似乎那个“湖”就是个骗子。

  可事实是,“湖”再也没有上线,网络上充斥着的是,百万人在网络里发起的祭拜活动,他们所在的BBS,也调了颜色,点起了祝福的蜡烛,那些“我在湖边等你”的作者所写帖子,被BBS里的人轮番的顶起,沉下,再顶起,大家怀念着他的才华,也一并安慰着这个与他成为“东写西读”的笑笑。笑笑毕竟只有18岁,却在自己成人这一天,以这样的方式过完了生日。那天,刘笑笑一个人在网吧里哭的天昏地暗!

  张小言本以为刘笑笑会找她痛哭,再或者像上次一样噼里啪啦的发泄完再没心没肺的回复到以前,可是刘笑笑完全没有按照预料的那样,既没有倾诉痛哭,也没有很快恢复,她似乎一夜之间就安静了,一直到她高考结束,都没有见过她笑出来。这种反常的冷静反倒让小言试图安慰她,可只要刚开口,就换来刘笑笑几乎神经质一样的捂着耳朵尖叫,再也不准张小言对她说一个字,小言也只好住口。直到十年后的现在,小言也从来不提那一段往事。

  生命是这么脆弱,前一天还和你说要与你共度生日,第二天却阴阳两隔,无法想象他的家人是如何的悲伤,笑笑都如此,他身边的亲人朋友怕是更难过吧。如此想来,好好活着,就是最大的幸福了。内心里,张小言很替刘笑笑惋惜,一个内心里早已倾心的人,直到心爱的人离开,却还不知道他姓甚名谁,甚至不知道他的真实名字,更没有对他表明心意,在众多遇难者的名单中,刘笑笑甚至没办法确认哪一个是那个说要等她的“湖”,他以这样残酷的方式,永远的留在了刘笑笑的记忆里,甚至永远无法抹去。但愿,随着时间的推移,遗憾会慢慢抹去,而美好会渐渐沉淀,让刘笑笑继续她精彩的人生吧。

  那一天,小言在自己的博客里,写了这样一篇《永远有多远》。

  永远,

  在生命尽头不远的地方,

  在那里,

  看的到地老天荒。

  如果,我已病入膏肓,

  请为我打开紧闭的窗,

  哪怕我已经无力披起衣裳,

  我也知道,

  夜色里,永远有月光静静流淌。

  如果,我将在明天的清晨死亡,

  请在今夜,对我说地久天长,

  哪怕你想着别人做你的新娘,

  我也相信,

  永远的爱,就在我身旁。

  如果,我无法再看到今晚的月光,

  请在现在,就对我说原谅,

  哪怕你眼里仍闪着怨恨的目光,

  我也笃定,

  生命里,没有永远的伤。

  如果,我的意识开始变得虚晃,

  请不要在我的窗前徜徉,

  哪怕你知道对死神我无法阻挡,

  我也希望,

  你心里,我是永远的阳光,

  清朗,坦荡,执着如往!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