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疼痛 缘分的错位

第十五章:插曲(一)

缘分的错位 秋之阳光 2491 2013-02-03 00:08:49

  回忆到这里,不得不提一个与周哲无关,但是与那段岁月有关的回忆。

  刘笑笑,和田甜,有情况了,这两个性格不同,经历不同的女孩,以不同的方式,向小言分享了同一个主题。也正因为性格不同,分享的方式也不同,刘笑笑,是因为露了马脚,藏不住了心事,被张小言严刑逼供的,田甜是实在忍不住向她倾诉的。

  张小言注意刘笑笑已经好久了。还是高一下学期的时候,小言是生活委员,经常要到收发室帮助同学去取邮寄来的信件,她注意到刘笑笑的信,从以前的平均每周一封,增多到每两天一封,非常规律,如果赶上周末,周一的时候就会有两封。而且,信封也非常好认,白色的,上面印有一只熊猫。而刘笑笑,这个平时对学习没什么兴趣的人,也开始整个自习的坐在自习室里,不过张小言看出来了,她是在写信。

  如今分了班,虽然不在同一个班,但是每次取信时,小言还是会留意刘笑笑的信。果然,“白信封”依然有节奏的来。本来,张小言以为以刘笑笑的性子,会迫不及待的和她交待情况,可是眼见着分班后都聚了好几次了,这家伙依然一副守口如瓶的样子,张小言决定出手,这丫头,看样子不“动刑”,是不会招供了!

  北方的学校不比南方,到了深圳,才知道这里没有像北方一样的浴池。学校的洗手间没有洗澡的地方,同学们都是提着个装洗漱用品的小篮子,去浴池洗澡的,周末的时候人多,储衣柜不够用,经常是两个人共用一个柜子。

  那个11月份的周末,天气很冷,却还没到供暖的时候,小言约刘笑笑一起去洗澡,两个聒噪的女孩嘻嘻哈哈的进了浴池,默契的领了一把储衣柜的钥匙。把衣服脱完,两个人的冷得直哆嗦,白皙的皮肤上瞬间起了密密的鸡皮疙瘩,“咝~”的一声一声的几乎是蹦着走进沐浴房,热水来的时候,两个人兴奋得直叫。

  以往小言洗起来很慢,去油去死皮沐浴露再润肤露的一步一步急死个人,这一次,张小言却洗的飞快,等刘笑笑哆哆嗦嗦的从沐浴房出来的时候,张小言已经衣着整齐不紧不慢的在那里梳头。刘笑笑浑身是水,一面跳一面叫:“张小言,钥匙,钥匙,快点,冷死我了!”

  张小言斜依靠在储衣柜旁边,晃着手上的钥匙:“说,‘白信封’是谁?”

  刘笑笑哪里想到张小言来这一手,一下子反应过来,失声尖叫:“张小言,你个阴险的家伙,在这里算计我!快点儿,别闹了,冷死了,呵欠~”

  张小言不理:“说,‘白信封’是谁?”

  “张小言!”

  “说!”

  刘笑笑败下阵来:“好啦好啦,我告诉你,拜托你把钥匙给我,呵欠~,你这是屈打成招!”

  张小言得意的把钥匙挂在食指上,晃荡着交给刘笑笑,刘笑笑已经两齿打颤,恶狠狠的看着她!

  穿好衣服后,两人并没有急着回宿舍,而是到学校旁边的小餐厅,小言冲服务员喊:“服务员,给我来杯可乐,她也是!”

  “张小言,你有完没完,我都说了我告诉你,我冻成这样,你还给我喝可乐?”刘笑笑气急败坏的赶紧投降。

  “服务员,我的可乐要冻的,她的可乐帮她切些姜丝煮了~”张小言笑呵呵的说。

  “算你有良心,大冬天喝冻可乐,你的变态,总是标新立异!”

  说吧,张小言摆出一副倾听的样子。

  刘笑笑显然已经憋不住了,似乎早就想着怎么告诉张小言:

  他是刘笑笑的一个网友,一次上计算机课,她偷偷登陆了一个很火热的校园聊天*室,遇到了化名叫“爱已离开”的男孩,当时他好像刚失恋,疯了似的在那里用《单身情歌》的歌词来刷屏,笑笑实在看不下去,就想着用“美人计”看能不能让他不那么讨厌,所以,她去和他打招呼。刘笑笑也牛,在网上注册,就用自己的名字“笑笑”,谁都以为这只是个网名。

  “哥们,你这样子不会挽回什么,亲者痛仇者快,错过月亮了不怕,别错过星星,将来对那些恋爱的人说:恋爱算什么,谁没恋爱过,你失恋过吗,真是的!”

  “笑笑?你这个名字这个时候出现在我眼前真是好笑!一个独自等待的人,见到笑笑,也是笑不出来的!”

  “夕阳下的桥,傻傻的等待清晨走过的人回来,可回来又怎样?男人吗,输就输了,一副输不起的样子就不好玩儿了!”

  “你没输过,怎么知道我心里的难过?”

  “我是没输过,所以才完全用旁观者的心态劝你啊!以我们这种美丽少女的眼光,失恋过却要死要活喊着放不下的男孩,我们是不喜欢的!小心哦,这样子会让你错过真正该珍惜的人哦!”

  “笑笑,能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怎么才能联系到你吗?”

  “我就叫笑笑,你可以给我写信!”

  ……

  那个时候,网络刚刚兴起没两年,网络聊天里还是有很多真实坦荡的人,“网恋”也是那个时候的热门词汇,相比起被“千人所指”的校园恋情,网恋显得浪漫和隐蔽多了。不知道是不是理想来源于现实和高于现实,网络里的人对对方的相貌都增加了很多主观的揣测,加上网络里的文字比面对面的沟通多了很多感性的成分,遇到一个志趣相投或者另类可爱的人,似乎很容易产生情愫。男孩是江苏人,在W大学读大一,一个天之骄子,一个是情窦初开,这傻姑娘刘笑笑的初恋,就莫名其妙的给了这个“爱已离开”的失恋男孩。两个人就这么鸿雁传情的你侬我侬,快半年了。

  “刘笑笑,你真是个没出息的家伙,你对得起谁,对得起党,对得起国家,对得起你爸爸,你妈妈,对得起我吗?”张小言故意夸张的把自己摆成茶壶状去数落刘笑笑。说心里话,她不是真的觉得刘笑笑错了,只是觉得这个时候分心,的确是耽误学业的事情。毕竟,他们已经通过电视、网络,看到了未来的趋势,看到了外面的世界,眼前这个生活了16年的小县城,似乎承载不了他们的梦想,如果想飞出去,不该有的情愫会阻碍她们的脚步。

  “有那么夸张啊,没准他成了我的动力,将来我上了W大学也说不定!”刘笑笑的表情充满着对未来的憧憬。

  “打住,就你这样,拜托你在W大学中间加一个‘的’字,你能考上W市‘的’大学就算不错了!两个人,半年了,连对方长什么样都不知道,怎么可能!你听过什么叫‘见光死’吗?”张小言继续打击她。

  “什么见光死,你就不能想我点好的?他说了,他不在乎我长什么样子,哪怕我胖成180斤,他也爱我!”

  “也就你相信,要不,你听我的,去影楼,照一张又土又丑的照片给他,看他什么反应!”张小言赌气的说。

  没想到,她刘笑笑居然就信了,真的到影楼照了张特丑的照片,摄影师的神来之笔,将刘笑笑活脱脱一个大美女,愣是给拍成了傻姑,扭捏的姿势,夸张的色彩,张小言都看不下去了,而且,这行动迅速的刘笑笑,居然就邮出去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