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疼痛 缘分的错位

第三章:心动(二)

缘分的错位 秋之阳光 2645 2013-02-10 19:52:53

  男生里,周哲的成绩第一,女生里,小言的成绩最棒,相比于其他人,他们两个的闲暇时间反倒多了一些,所以,初中三年,他们所有的职务,几乎都是相同的。班长一起当,团支书一起做,活动主持,依然是一起,只是,他们之间,几乎没有几句话。

  小言爱好文学,喜欢看杂志,而不管是文学作品,还是文艺杂志,哪里,能绕的开关于爱情的描写呢?再加上影视作品的影响和自己青春期的发育,她似乎明白自己为什么对周哲如此敏感。太小了,以至于她自己都没有办法区分自己是不是有了早恋的迹象,充其量,就叫做单恋吧!这种感觉让小言很有负罪感,毕竟,自己才13、4岁。那一刻,她好盼望长大,希望自己赶紧到了20岁,可以名正言顺的恋爱,可以帮助自己区分对周哲的心意,到底是讨厌,还是喜欢!

  可不管怎么样,讨厌和喜欢,都是一种感情,这种感情让小言面对周哲时,依然手足无措。小言依旧阳光,依旧喜欢和学习靠后的孩子们一起玩,这让她显得有些不务正业,只是只有小言自己知道,上课的时候,她喜欢故意向班级最后边看,实际上是希望借余光能看到周哲,下课的时候,只要周哲在座位上,她就不会乱跑,她希望能够默默的努力,能够一直和他保持这样的距离,直到他们都能够长大,长大到可以恋爱的年纪,如果那时,她还如此喜欢他,那么一定会义无反顾的表白。

  时间到了1998年,那一年的夏天,天像被捅了个窟窿,到处都是洪水,洪峰、溃坝、决堤、水灾等字眼,充斥着媒体。他们所在的县城,也毫无例外的遭遇了百年未遇的灾害。学校在护城河的东岸依河而建,河西岸的居民区地势较低。洪水泛滥时,护城河就成了“害城河”,西岸的居民眼看房屋被毁,几个急红眼的男人轮起大锤,砸开了学校的院墙。洪水从砸开的豁口咆哮而出,猖狂的漫过操场从校门奔出,将学校新建的运动场冲的面目全非。

  小言恰在这个时候,被困在了学校。他们因为马上升入初三,所以开学较早,偏偏这个时候赶上了水灾。因为连日灌水,下水管被堵,宿舍楼里的洗手间全都不能用,如果想去,只能到操场边上的厕所,而厕所前面的低洼地带,已经被及膝的雨水给占领了,于是就偶尔能看到壮观的场景,十几个女生,手拉着手涉水去如厕,很多年以后,张小言在高楼林立的深圳,有时看到写字楼里干净整洁的洗手间,想想那个夏天,都觉得现在特别幸福。

  这不是最恐怖的,最恐怖的是,小言,这个发育晚的小言,在这个不太美的夏天,迎来了她的初潮。

  因为周围的同学早就来了月经,小言其实并不惊慌,只是她没有想到,自己来的这么晚也就罢了,还这么多、这么疼、这么久,四天过去了量还那么多,储存的卫生巾,连同姐妹们的库存,都被她用完了,这好朋友,还没有离开的迹象,而且每隔1个小时,小言就要涉水去一次厕所,冰冷的水漫过小腿,无疑是雪上加霜,小言甚至很想问问妈妈,生孩子是不是就是这么疼。

  小言已经不记得自己是第几次咬牙淌过这个水沟了,下腹纠结着疼痛,让她几乎想晕倒在水里,她,坚持不住了!下辈子让我做男人吧,穿什么裙子,扎什么辫子,只要别来什么月经,比什么都好!

  正挣扎着,她感觉到一股热流顺着腿一路下滑,低头一看,小言险些惊叫,水流中,她清晰的看到有血色的痕迹快速的流走。她不争气的绝望的哭了出来!这个时候,她发现了水里多了一双脚,顺着目光一路向上,对上了它的主人的眼:是周哲!小言,以如此狼狈的形象,出现在她深深暗恋的人面前!于是,她的泪更凶了,却什么也说不上来!

  周哲先是惊恐的盯着她的小腿,那上面,还有未干的血迹!小言就站在水里哭着,忘记了腹部揪心的疼痛——还有比这更狼狈的吗?

  周哲脸色微红的,说了一句:进去吧,我在外面等你。

  小言进到厕所,一边噼里啪啦的掉眼泪,一边整理自己。走出门去,周折闷头站在旁边,光着脚,裤腿挽得很高,他自己的一双雨靴,被他拿在手里,看到小言,他默默的递了过来,示意她穿上。小言低头看看自己露脚趾的夏凉鞋,光溜溜的小腿,犹豫了一下,还是乖乖的脱下了鞋子换上了。周哲伸手接过那双小巧的凉鞋,还认真的看了一下,说了一句:“你的脚,好小!”

  小言猛的抬头,蒙蒙的,忘记了擦眼泪,周哲马上解释到:“我的意思是,我的鞋是38码,你的鞋,也就34码吧,你穿我的或许不太合脚,但是好歹能穿,我,只能光脚了。走吧。”

  这次,是两个人一起穿过冰冷的水流,说实话,那雨靴,泡在水里,只是少了直接接触,并不缓解冰冷,小言依然觉得冰冷刺骨,身体,疼痛得发抖。回去的路上小言不说话,只是哭,周哲也不说话,只是陪着。路过男生宿舍,周哲说了句等一下,就跑了上去。

  小言就站在楼下,抽抽嗒嗒,不知道该走还是留。很快的,他又下来了,手里多了个装满了热水的热水袋,塞到小言手里:“拿着,不知道…会不会好一点。”

  小言拿过来,莫名其妙的看着他,终于,咕哝出了第一句话:“一个夏天,你怎么会有热水袋?”

  周哲长叹了一口气,说:“小姐,这个水袋除了能装热水,还能装冷水。男生打个篮球跑个步,扭伤了装了冷水做个冰敷,很正常。”

  “哦!谢谢!”小言再次低下头,没再说一句,继续噼里啪啦的掉眼泪,接过水袋转身就走了。不过,她突然发现,周哲的个子已经突破1米7了,棱角渐渐分明的脸,还挺帅。

  回到宿舍里,小言一头扎在床上,放声大哭,室友们关心的问怎么了,小言大声的喊着:“疼死我啦,让我去死!让我去死吧!!!”

  从那以后,小言只要一见到周哲,就想起那狼狈的一幕,恨不得钻地缝,加上她本就难以控制的心跳加速,更促使他远远的看到周哲就躲开。而这不到10句的几次对白,是他们在初中时代为数不多的交流。

  一转眼1999年,到了他们即将毕业的时候,小言的个子已经突破了1米6,体型开始有所变化,15岁的女生,偷偷的为自己的变化惊喜,又不敢太过张扬的表露。那一年的5月4日,是纪念五四运动八十周年,小言和周哲都是团支书,负责主持纪念活动,即使是这一次,他们两个依然没有说什么,小言一向伶牙俐齿,可一遇到周哲,就好像被咬了舌头,搞得彩排了很多次。不过小言惊喜的发现,周哲,帅了!而且,更阳光,更

  是的,那种感觉像是中了彩票,自己偷偷喜欢他,只是被他的个性吸引,没想到,三年,她变了,他也变了!即使没有什么交集,小言依然为自己的眼光高兴了一把!

  张小言发誓,那一刻,她确定自己是爱上周哲的。没错,15岁,不是12岁,也不是18岁,在那个举国愤怒的时刻,她,张小言,发现自己正沉浸在发现爱的幸福中。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