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疼痛 缘分的错位

第十三章:心跳

缘分的错位 秋之阳光 2241 2013-02-01 20:47:54

  经过这一轮“我不早恋协议”风波之后,学校倒是安静了许多,晚上“结伴学习”的人少了,只是穿校服的依然那么多。很多年以后,张小言接触了一些培训课程,发现这政教主任犯了严重的错误:人的潜意识,是不做判断的,它只接收肯定的讯息。那么大的一张“我不早恋协议”贴在门口,每天进进出出,同学们每天被提醒最多的词语就是:早恋,早恋,早恋!

  果然,没过多久,学校里成双结对的情侣越来越多,同学们谈论早恋的话题和兴趣,也越来越多,同学们开玩笑的说,他们不是在早恋,就是在谈论早恋。

  那时候的爱情,应该是很简单,很纯净。男孩清早背着书包,等在女生的楼下,看着喜欢的女孩下楼,腼腆的对视,然后到操场边得草地,背对背的坐着,却不是靠在一起,各自看着书。张小言没有想明白,学校为什么要压制这么美好的爱情,如今走在深圳的街头,偶尔看到路边牵着小手甜蜜相拥的“校服情侣”,张小言都会从心里生出羡慕,也许只有在那个时候,爱情,只为爱情而来,不为其他。

  倒不是她支持早恋,或者怂恿早恋,每个年龄段的爱情,都有人不得善终,也都有人修成正果,谁能说是对还是错呢?

  当然,也的确有不那么小清新的,年轻、直接、热烈!楼上班级的大志,迷上了她们的班花阎雪,每天变着花样的送情书,最夸张的一次是正在上课,他居然把情书装进小瓶子里,系在细绳子上,从楼上递了下来,瓶子上赫然贴着“交给阎雪”,弄得当时班上的男生恨不得一下子冲出去打人。

  为此,班级里的男生开始了“班花保卫战”,他们居然达成了共识,第一,保护班花不被摘走,第二,如果不小心被摘走,也尽量肥水不流外人田。大家轮流当护花使者,护送阎雪放学回家。可那时候,追女孩那里仅仅是“默默守在你回家的路”?QQ,E-mail,更绝的是那大志一天一封情书,用反字来写,要把信纸翻过来对着阳光看,不能直接送,他就把信通过邮寄的方式送过来,将近一个月的轮番攻势,在那个夕阳不太美的傍晚,班里的男生心碎的看着阎雪害羞的坐着大志的自行车离开了学校。

  也许,每个在那个年纪的男孩或者女孩,都曾经在脑海中闪过某张青春、清纯的脸,在梦里上演过温暖、温馨的画面吧?不知道是不是氛围的问题,张小言所在的班级里,除了阎雪这一朵花动了凡心,其他的男孩女孩倒真没有什么明显的早恋迹象,如果非说有什么不同,就是班级里以兄妹相称的同学越来越多。

  张小言想,每个看似“安全”的兄妹心里,都有“在错的时间遇到对的人”的唏嘘吧,如果不是因为心存期待,谁会选择如此另类的方式看似合理的与你出双入对?至少,有一人应该是怀有情愫的吧?《雪山飞狐》中冰雪聪明的程灵素,听着胡斐一声声的叫她二妹,内心中,会是无比的疼痛和期待吧?不愿意失去,是因为再难以遇到如此心动的人吧。以至于她每次在电视里看到有已婚男人有了婚外情,在为自己找理由时,说自己“找到了真爱,像初恋”时,张小言都在心里暗骂:狗屁,那是错觉!婚外情和大多数的初恋唯一一样的地方,就是——心跳!都是在不应该的年纪有了不该有的心思,想放弃,又忍不住,想坚持,又怕被发现,像做贼一样,能不心跳吗?

  那是不是说,她对周哲的心思就是这样?想隐藏,却欲盖弥彰,所以才克制不住心跳吗?

  高一马上结束了,大家在紧张的准备期末考试的同时,也面临着高二的文理分班。对于文理的选择,小言有自己的打算:

  升入重点高中的,是全县24个中学选拔出来的尖子,哪个不是曾经出类拔萃,张小言高一第一次期中考试时,考了全班第21名,特别难以适应。这样的名次,对于之前习惯了前两名的小言,在当时是个难以承受的打击。小言觉得,在过去的16年岁月里,加在一起都没流过那么多眼泪。倒不是她虚荣在乎名次,她只是一时无法适应这种“要承认自己其实很一般”这种感觉,对于一个一直在骄傲中长大的16岁女孩来说,确实有些难度。不过还好,她适应了过来,同时也分析了自己的特点:高一的科目有9科,除了数学和语文是班级第一名,她几乎没有喜欢的课程,分数从最低的英语45分到最高的代数98分,她每个分数段都有。学文科,将来就不学数学,学理科,将来就不学语文,而小言最喜欢的就是语文,所以,只好选文科了。如此一来,她对物理化学就更不感兴趣了,即使到现在,小言也没想明白,怎么会有人能学的了那么复杂的公式和化学反应式,研究各种能和各种分子量子?既然选择了文科,那么,物理和化学学的好和学的不好,又有什么区别呢?

  因为不感兴趣,小言一上物理和化学课就睡觉,为了不让老师发现,小言专门找了个传说可以治疗近视的小孔眼镜,上课的时候戴着,谁也不知道镜片后面的眼睛是睁的还是闭的,而到了考试的时候,遇到选择题,她就拿一跟铅笔,向占卜一样的竖在那里,前后左右分别写上ABCD,铅笔倒向哪一边,就选哪一个,也因为此,她张小言也曾经惊天动地的考过18分的答卷。化学老师怎么也想不明白,不是说“化学容易数学难,物理概念背不完”吗?一个数学能得满分的人,一个可以把上千句古诗词和名言警句倒背如流,十分钟就能背完一篇古文的人,怎么可能物理和化学如此的烂?不要说她想不明白,小言也没想明白。

  期末考试结束,小言收拾好东西,填写了文理分科的志愿,正准备离开,转身发现周哲在那里咬着笔头看着志愿表。

  小言笑嘻嘻的走过去:“想什么呢,这个表情,选文理又不是选老婆,有那么费劲吗?舍不得数学选理科,舍不得语文选文科,舍不得我嘛,也选文科,嘿嘿!”

  周哲翻着眼睛看着张小言叹气,笑了一下,最后选了文科,说:“我还是舍不得语文。”

  “小言小言,我是舍不得你,所以我也选了文科,怎么样,哥够意思吧?”萧赫这个时候也嬉皮笑脸的凑过来,一副欠揍的样子。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