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晚安,总裁大人

第045章:有没有动心

晚安,总裁大人 纳兰雪央 2944 2017-04-19 19:06:51

    淡淡樱桃香区别于以往苦涩味。  

  林寒星沉默片刻,拿了片药放进口中。  

  只听咔哒一声,药片被咬碎……  

  林寒星微敛眼睫。  

  药被换过了!  

  这口感,倒更像是维C。  

  想到上午雷枭出去的那趟……  

  林寒星唇角勾起几不可闻的笑意。  

  只是不知又想到什么,笑意转瞬即逝,多了些落寞……  

  …………  

  林寒星从屋里出来时,哑叔正在院子里处理刚采的山菌。  

  “他呢?”这个‘他’指的是谁,不言而喻。  

  哑叔指了指书房方向。  

  林寒星点点头,往那边走去。  

  虽然这些年暂时落脚勐宋,但林寒星从不会亏待自己。  

  即便只是落脚几年,也将自己住的地方建的有模有样。  

  不论是这茶庄,还是之前所住竹楼,都是依山傍水,风景美不胜收。  

  可惜,短时间内……  

  怕是回不来了。  

  林寒星眉眼平和,伸手推开书房的门。  

  落日余晖。  

  因着林寒星对书房的偏爱,当初在委托设计时便着重要求过。  

  此时暖橘色夕阳透过整面飘窗投射进来。  

  也一并落在那个男人身上。  

  林寒星无声将门关上,也将外面一切喧嚣阻隔在外。  

  此时的雷枭,正座靠飘窗,闭着眼安睡。  

  笔直傲人长腿一伸一屈。  

  手中的《长短经》只看了一半儿,此时倒扣在他平坦小腹处。  

  书上还压着他修长手指。  

  窗户向外推开。  

  浅色纱幔窗帘随风飘动,令雷枭身形影影绰绰。  

  林寒星站在门边安静看了会儿,终是悄无声息走过去。  

  越是走近,越能看清他。  

  窗外大簇大簇的野茉莉此时正值盛放期,馥雅甜香的味道慢慢飘进书房里。  

  林寒星突然想起今早自雷枭怀里醒来时的样子。  

  目光不由自主扫向他手。  

  男人与女人在先天上就是有区别的。  

  雷枭手臂肌肉贲张有力,而手背上隐隐青筋也叫人不由忌惮。  

  可就是这样一双手,今早将她紧紧搂在怀里……  

  林寒星面颊无法克制的渐渐发烫起来,只是下一秒,在她还来不及反应过来时,整个人却天旋地转起来……  

  “看够了?”  

  一道闷声过后,林寒星已经倒在了雷枭怀里。  

  而雷枭竟是连眼睛都没睁开一下,只是涔薄唇角勾起的弧度……  

  显示着此时他的好心情。  

  “你……”林寒星没有防备,此时被困在雷枭怀里,刚想挣扎,雷枭的长腿就压了过来。  

  “别乱动。”  

  雷枭睁开眼,深邃瞳孔渐渐被什么笼罩。  

  面上不显,身体倒很实诚。  

  林寒星挣扎了几下便觉察到不对劲。  

  身下有什么东西变硬杵在那,咯的她难受。  

  电光石火间,林寒星终究是明白了,身子僵在那儿,动也不动。  

  此时的林寒星几乎是坐在他那东西偏上一些的位置,后背抵着雷枭坚硬胸膛,而男人的一双手,在她左右两侧,牢牢将她困住。  

  “硬的和个石头似的。”  

  雷枭这话一语双关,叫人分不清到底是在说自己那里,还是林寒星。  

  两人之间有短暂安静。  

  雷枭将自己下颌抵在林寒星头顶,略显粗粝手掌盖在她柔软手背上。  

  十指在缝隙里紧扣。  

  林寒星本还想抗拒,不知是想到了什么,眸光微动,终究还是放软了身子。  

  雷枭感觉到她的变化,薄唇勾起。  

  “想睡吗?”他的声音深沉暗哑,好听至极。  

  但这好听之下却也难掩雷枭骨子里的强势与霸道。  

  林寒星想了想,摇了摇头。  

  雷枭没说话,将她搂的更紧。  

  她像是刚刚洗澡过的样子,身上有好闻香气,叫他不自觉想多嗅几次。  

  心正想着,身体已自觉靠过去。  

  林寒星只觉雷枭将脸埋进她脖颈,随后热烫的呼吸便在皮肤上蔓延开。  

  “姓雷的!”  

  林寒星只觉脸颊更烫,下意识想躲,雷枭动作却比她更快。  

  “我还没听你叫过我的名字……”  

  他将脸埋在她颈间,与那雪白如玉的肌理不过就是分毫距离。  

  林寒星只觉自己毛孔都在颤抖。  

  “你不是查过我吗,自然知道我叫什么,我想听你叫我名字。”  

  说罢,目光却沿着她天鹅似的颈部曲线往下看去。  

  林寒星终究还是被雷枭逼得有些恼怒了,就连平日里冷漠的小脸上都沾染了薄怒。  

  侧头本想恶狠狠瞪他一眼,却没想到雷枭也正抬头。  

  两人间本就是极近的距离,此时唇瓣连避都无可避免的碰到了一起。  

  彼此都有两秒的停顿。  

  林寒星睁着眼看着雷枭,下意识往后靠了靠借以拉开彼此之间距离。  

  可未曾想下一秒雷枭却伸手扣住她后脑,将原本已经拉开的距离再度推进。  

  两人的唇无可避免的再度贴靠在一起。  

  而这次……  

  雷枭却在她唇齿间强势的搅动起风雨!  

  林寒星还从未被谁这样对待过,却次次都被雷枭逼得束手无策。  

  “你……”  

  就连空隙间被逼出来的字都断断续续,带着喘息,显得尤为动人。  

  往常,雷枭总是适可而止。  

  可这次,他非但没有停下的意思,反而步步紧逼。  

  等到林寒星再回神时,整个人已经躺倒在了飘窗垫上,而雷枭粗粝手指,已然隔着衣服扣在了她的……  

  林寒星睁大眼睛,身体不自觉的打了颤。  

  雷枭以手肘撑在她一侧,深邃瞳孔被火焰点燃,显然是蓄势待发。  

  “叫我名字……”  

  雷枭的声音里带着诱哄,眼神却定定林寒星身上。  

  她微卷长发此时尽数散在飘窗垫上,或许就连她自己都没有发觉,此时她表情里微微的不知所措与茫然是多么惹人犯罪。  

  林寒星微抿唇角,别过眼不去看雷枭。  

  这仿佛是两个人之间的较量,而一旦叫出他名字,就好似是自己先妥协了般。  

  倔强如林寒星,叫不出来!  

  “乖,叫我……”  

  雷枭耐心等待着,指腹却在她颈间轻柔打着圈。  

  而眸光微敛,密实睫毛垂下来,叫人心动。  

  “不叫,我可就要在这儿把你睡了。”  

  话说着,雷枭整个人便俯下身来,像是要将林寒星整个人埋进自己怀里。  

  “雷枭,你混蛋!”  

  慌张间,细如悬丝般的声音自林寒星口中吐出。  

  雷枭动作一顿。  

  低头看她。  

  那张精致好看的小脸上带着难掩的慌乱,与以往面对旁人时的冷静与疏离截然不同。  

  光凭这一点……  

  就足以令雷枭心软。  

  而当他名字出口瞬间,林寒星的心脏跳动也紊乱起来。  

  突然,雷枭伸出手盖在林寒星澄澈干净的双眼上。  

  而冷峻面容上强烈的情绪波动遮都遮不住!  

  那声音小小软软的,一下子就听进了他的心里。  

  雷枭竟是觉得这两字从她口中被念出,倒像是他的无上荣耀。  

  不想叫林寒星瞧见自己失态狂喜的模样,下意识的,雷枭遮住了她眼睛。  

  “寒星,你对我……”  

  有没有一点点的动心?  

  这样的问题,若是还在江城的雷枭是绝对不会问出口的,就如同在勐宋的雷枭要是让江城的那些亲人瞧见,也是绝对不敢认一般。  

  林寒星心脏狂跳的等着他后面的话,可半响,雷枭都没有再开口。  

  很快,他伸手将她拉起。  

  “来找我,有什么事?”  

  林寒星还没从前一秒两人差点擦枪走火的状况中回神,雷枭的声音便响起在耳边。  

  而回忆起来时目的,林寒星的心慢慢平静下来。  

  “哑叔有一坛埋了十年的好酒,今晚,我请你喝。”  

  雷枭深深望向她。  

  “好。”  

  …………  

  夜幕降临。  

  傣家竹楼前的青芒树下,一坛刚刚被挖出来的酒放在石桌上。  

  “这种酒,哑叔总共就酿了两坛。”  

  林寒星看着雷枭砰一声将泥封打开,酒香味扑鼻四溢。  

  “没跟哑叔说,偷开他的酒给我喝……”  

  晕黄光线落在雷枭脸上,将他五官分为明暗两段。  

  “这么喜欢我?”  

  雷枭的声音里透着戏谑,看向她的眼神里却很认真。  

  “算是谢礼。”  

  只要保持着安全距离,林寒星在面对他时,便总能找回引以为傲的冷静。  

  “谢礼?”  

  “那五百万和……”  

  林寒星顿了下,将棕色药瓶拿出来,放到石桌上。  

  雷枭目光落在那上面,没说话。  

  “里面的药是你换得。”  

  林寒星声音清清冷冷的,听在雷枭耳中,却带着种说不出的沉重。  

  “我以为在你知道我的自作主张之后,第一反应是生气。”  

  雷枭是真的这样认为。  

  林寒星笑了笑,那动作就连她手中端着的酒都颤了下。  

  “我又不是好坏不分。”  

  她也没有那么矫情。  

  “你已经开始吃这个阶段的药,那就代表,你的睡眠障碍很严重。”  

  睡眠障碍?  

  林寒星听到雷枭斟酌之后说出的这个词,面容平静。  

  他没有用精神方面有问题来形容她,她倒是应该谢谢他。  

  “你怎么知道?”  

  林寒星喝了口酒,烈酒入喉,比普通果酒要有劲儿许多。  

  “因为我也用过。”  

  雷枭低沉嗓音响起瞬间,林寒星手中动作顿住……  

纳兰雪央

3和1章(✪ω✪)不要嫌我今天更得晚咯~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