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晚安,总裁大人

第040章:心跳

晚安,总裁大人 纳兰雪央 2034 2017-04-12 07:00:00

    夜极深。  

  林寒星洗完澡刚出来,就听见门口动静。  

  边擦头发边开门,在看到倚在门边的雷枭时,手里动作一顿。  

  “你来做什么?”  

  林寒星话音刚落,手中毛巾已经被雷枭接过去。  

  下一秒,罩在她头顶来回揉搓。  

  林寒星视线被毛巾遮住,只能看到他平坦胸膛。  

  “今晚我睡你这儿。”  

  等林寒星反应过来他说了什么,雷枭已经进到屋里,从里面把门关上。  

  “出去。”林寒星推搡着他。  

  男人体力上的先天优势在此时彰显无遗。  

  雷枭轻松握住林寒星手腕,猛地将她整个人抵在墙上。  

  林寒星没有丝毫防备,直到后背贴了墙,恼怒抬头。  

  一瞬愣住。  

  雷枭一贯冷硬的五官此时放缓,深邃冷眸透着认真的看着她。  

  在清楚见到她眼底恼怒时,涔薄唇角突然勾起浅浅笑意,眼里盛满莫名温柔。  

  心脏莫名漏跳一拍。  

  林寒星下意识屏住呼吸,想要躲开他那双像是要吞噬自己的眼睛。  

  可又忍不住将视线留在雷枭脸上。  

  “别闹!”像是没捕捉到林寒星那些小动作,雷枭低沉开口。  

  话音落下,林寒星猛地身体悬空!  

  竟是雷枭就着这样的动作将她抱在了怀里。  

  林寒星下意识将手搭在他肩膀上。  

  “你睡床,我睡地上。”  

  雷枭将她轻放在床上,目光不经意扫到她雪白脚趾,指甲小小的,如同雪白的茉莉花瓣儿盛开时的模样,他又想起她放在他屋里的那束野茉莉……  

  “你有病啊?”  

  见他真的在地上随便打起了地铺,林寒星只觉得他莫名其妙。  

  “你这话,倒像是希望我和你一块儿躺……”  

  雷枭话还没说完,一个枕头迎面飞过来。  

  他稳稳接住,唇角笑意没有丝毫变浅。  

  啪嗒一声,灯被关上。  

  屋内陷入一片黑暗。  

  林寒星仰面躺在床上,睡不着,又因为床下还有个雷枭,翻身都有所顾虑。  

  这种感觉令她莫名烦躁起来。  

  突然,专属于男人骨节分明的手指伸了过来,于黑暗当中握住了林寒星的手。  

  他的手有些凉。  

  这是林寒星心里瞬间涌起的想法。  

  他的拇指蹭着她手背,像是察觉到她烦躁的情绪,予以安抚。  

  哑叔似乎也还没睡。  

  林寒星隐约听到从他屋的方向传来的京剧《锁麟囊》唱段。  

  ——一霎时把七情惧已昧尽,渗透了酸辛处泪湿衣襟。  

  ——他教我收余恨、免娇嗔、且自新、改性情、休恋逝水、苦海回身、早悟兰因……  

  缓缓闭上眼睛。  

  那些破碎的片段并未像想象当中的到来。  

  林寒星绷紧的身体慢慢放松下来。  

  而来自雷枭的手,一直都没有松开……  

  …………  

  清晨。  

  阳光自窗帘缝隙穿透进来。  

  洋洋洒洒的落在地板上,光影斑斑驳驳。  

  林寒星睡得迷迷糊糊,只觉得整个人像是被什么困住,就连呼吸都有些困难。  

  到最后实在难受的很,终于睁开惺忪睡眼。  

  最先映入眼底的是男人下颌完美弧度。  

  林寒星大脑有片刻空白,像是反应不过来为何自己房间里会有个男人?  

  但很快,昨夜片段回笼。  

  稍稍清醒过来,动了动,才赫然发现原来之前觉得像是被什么困住的……  

  是雷枭紧搂着她的手臂。  

  原本她应该是在床上睡得,可是林寒星却发现此时的自己竟躺在床下雷枭打的地铺上,被他死死搂在怀里,一动也没法动!  

  他还没醒。  

  下颌新长出来的胡渣湛清湛清的。  

  脸部线条没有往日冷硬。  

  昨夜穿的上衣随意扔在一旁,仅着黑色工字背心。  

  在林寒星的人生里,她还从未跟任何一个人这般的亲近过。  

  那种感觉微妙的……  

  令她想起昨夜被雷枭抵在墙上困在他怀里漏跳一拍的心脏。  

  突然,像是感觉到了什么……  

  林寒星的脸渐渐被绯红色所占据。  

  男人早晨的反应……  

  此时正抵着她,那热烫的感觉……  

  饶是她想要刻意忽略都没有办法。  

  稍稍动了动,想要避开那尴尬,或许是动作有点大,雷枭眉峰紧皱,眼睛还没睁开,手却先一步的将林寒星搂回怀里。  

  紧接着将唇凑到她额头,蹭了蹭。  

  林寒星的脸轰的声热了起来。  

  “早。”雷枭晨间声音如磨砂般暗哑,相较以往更为磁性低沉。  

  林寒星全身僵硬的像是块儿石头。  

  “昨晚你自己滚下来的,还硬是往我怀里钻。”  

  他单手插进发间,随意拨弄几下,眸底清明起来。  

  “你当我傻?”林寒星压根儿不相信。  

  雷枭低头看着她,突然勾了勾唇角。  

  “嗯,当你傻。”  

  事实上是昨夜林寒星睡着之后,雷枭轻手轻脚将她抱下床的。  

  原以为她会醒。  

  但没想到林寒星竟是一点感觉都没有。  

  直到被他搂进怀里,脑袋还往他脖颈间蹭了蹭,害的他差一点没有将她立刻就地正法!  

  “放手。”  

  她说的,是他环在她腰间的手。  

  可雷枭非但没放手,还用力的将林寒星往自己怀里一摁。  

  只听性感的闷哼一声,雷枭稍稍扬头,喉结上下滚动。  

  林寒星就这么好巧不巧的被他摁擦过在那不可言说的部分上。  

  “姓雷的!”  

  “心跳的这么快?”  

  雷枭像是没听到林寒星语气里的气急败坏,伸手摁在她心口处。  

  掌心里传来的失控心跳在雷枭看来,要比林寒星口是心非的那张小嘴诚实百倍。  

  林寒星是真恨不得挠花他的脸。  

  “昨晚睡得好吗?”  

  突然,雷枭的表情转为正经。  

  以手肘撑起上半身,手臂贲张肌肉更显明显。  

  林寒星有半晌没说话,电光石火间,她似乎终于明白昨晚他为何宁愿打地铺,也要留在她房间里的理由……  

  怔怔望着雷枭的脸。  

  阳光落在地板上,将他的身影镀上层朦胧光影。  

  “你……”  

  四目相对,两个人谁都没有再说话。  

  晨间的空气里似乎流窜着些许名为暧昧的因子……  

  雷枭下意识的向前凑近。  

  林寒星清楚感觉到他在一点点的拉近两人之间距离。  

  她明明能够很轻易的躲开,可这次,她却像是被什么定住似的,一动不动。  

  距离越来越近……  

  叩叩叩……  

  突然,门外传来敲门声……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