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冷情王爷多情妃

144、如刺猬一般

冷情王爷多情妃 羽夕是也 1772 2019-08-18 20:47:38

  腹部隐隐作痛提醒着陆羽汐孩子没有了事实,眼角泪水滑落,转身侧向床的里面。

  知道君皓暄就在床的外侧,那熟悉的味道让她止不住更想哭泣。

  看着她隐忍着不停抽搐的肩膀,君皓暄感觉自己的心都被分裂了般。

  对于君皓暄她现在真得好恨,想到孩子她的心就酸肿,喉咙忍不住哽咽。

  “汐儿,如果孩子与你一定要选一个的话,谁也不能威胁你的性命,孩子不行我也不行。”

  知道君皓暄向来冷情冷心,现在他说的话算然语气依旧平淡,但陆羽汐知道这是他给出的承诺。

  可是他不知道他越是这么说她的心越痛,其实她自己也知道如果要将这个孩子生下来她九死一生。君皓暄不知道如果她这次不坚持生下孩子,她以后可能再也没有机会要孩子了。

  没有她和他生命的延续那么让她活下来又怎么样?他们都是苦命人她想:就算她有什么意外至少孩子可以陪着他让他不至于那么孤单寂寞,有了孩子他的仇恨也会变淡会对自己宽厚一些,对于人不会都是防备仇恨。他可以体会作为父亲的温暖,只要能让他体会这人世间真正的温暖,拼了她的命也是在所不惜。

  “君皓暄我再也不会有自己的孩子了”抽噎的双肩显得那么柔弱。

  “我知道”将她转过身面对他“那又怎么样?有我就够了。”那眼神让陆羽汐心底颤动,他不了解女人不能生育对于女人来说意味着什么?

  她怎么可能再留在他的身边,在他身边除了成为他的弱点,看着他与别的女人恩爱吗?原谅她做不到,对于感情她向来是宁为玉碎不为瓦全,这份感情就到这儿吧!虽然以前也知道他有侧妃,但她却对未来充满希望,现在就感觉自己走到悬崖绝壁,前进一步就是万丈深渊,那就离深渊远一点吧?

  用手抚摸着他的脸庞,黑亮垂直的发,斜飞的英挺剑眉,细长蕴藏着锐利的黑眸,削薄轻抿的唇,棱角分明的轮廓,修长高大却不粗犷的身材,宛若黑夜中的鹰,冷傲孤清却又盛气逼人,孑然独立间散发的是傲视天地的强势。

  心里默默的喊着君皓暄,君皓暄就这样吧!离他远远的或许对大家都好,可是怎么办?好舍不得,这是怎样的爱恨别离?感觉自己的心都快捏碎了。

  看着她眼中的念念不舍,突然让他觉得害怕,并且手忙脚乱。内脏经脉气血倒流也没有此时他的心疼,可是多年的宫闱生活让他说不出暖心的情话。

  “不准离开我,陆羽汐,本王命令你不准离开本王,不然本王一定让无忧谷和你弟弟妹妹付出代价”只能不停的威胁她,抱紧她来安慰自己的脆弱。

  君皓暄在面对百万敌军也未有过如此的束手无策,心乱如麻。

  “阿九,我累了”强行转过身离他远远的,陆羽汐知道如果不是君皓暄内伤严重她根本就挣不开他的束缚。

  感觉到胸口一凉,脑子却响起她喊的那句“阿九”脑中闪过一些画面,可是却一闪而过。那些一声声阿九充满爱意,而这声阿九却充满决绝。

  “汐儿”看着她瘦弱的肩膀他突然觉得自己不知道该怎么办?内腑气血突然上涌,他只能苦苦压制,但是鲜血还是流出他的嘴角,却不想让她知道。

  待他要起身时却被她转身抱住,感觉自己翳风穴和风池穴之间一麻,她又刺了他的安眠穴。

  “少寒”她声音因为哭泣而带着沙哑的声音,但是少寒还是听见冲了进来。

  只见陆羽汐在为主子施针“羽汐姑娘?”

  “用内力助我”落胎让她身体虚弱,现在她勉强施针已是不易,但是刚刚看君皓暄的气色他的内伤这两天不但没有转好反而更更严重,甚至深入肺腑。

  沈澜庭能施针,君皓暄未必会配合。

  感觉到她自己的手臂有一股暖流进入她的身体,她一直告诉自己要坚持,手已经每下一针都在发抖,脸庞额头的汗水不停的掉落。

  “魏越泽你为九王爷用内力引导将他心脉护好”陆羽汐也知道这种时候魏越泽一定守到殿外。

  “是”魏越泽翻身入内。

  几个人忙到半夜终于让君皓暄气息稳定,陆羽汐感觉自己已经虚脱了。虽然沈澜庭为她止血并且用人参为她调身体,这么一场施针下来她感觉自己腹部疼痛不已。

  “少寒明天你就带他回暄王府,这皇宫不是他安心养伤的地方”他也不能安静的养伤,皇后,太子,各个皇子总会想办法让他的伤好不了。

  “王府的王妃们最好也不要她们接触王爷这几天我会给小沈御医商讨如何让王爷好好配合治疗,如果想要王爷尽快恢复身体这半个月即使他砍了你你也不能让他下床,我用银针暂时封住他的穴道,只要他的功力没有恢复他就冲不开穴道”他就只能老实养伤了。

  “羽汐姑娘?”王爷好了他的小命难保。

  “你我都知道他只是外表冷情,因为怕受伤所以他像刺猬一般对人充满敌意,只是为了保护自己而已!他即使醒了也只是处罚你而已?”羽汐吃力为他将衣物穿好。

  少寒,越泽对视一眼,静静退出房间。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