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冷情王爷多情妃

143、决绝

冷情王爷多情妃 羽夕是也 1412 2019-08-18 20:45:00

  “君皓暄,你为什么这么霸道,我可以离你远远的,求求你我再也不痴心妄想征服你,我一定不让他出现在你眼前不要落掉他好吗?”伸手抓住他的衣袖,那种无助和绝望充满她的脸庞。

  “陆羽汐”他知道她倔强但这么无助让他心疼,可是却绝不会让他心软。

  “孩子……你以后再要,但这个孩子不能留”君皓暄的喉咙有些咽哽,那也是他的孩子。

  无力的瘫坐在地上,脑子里一片混乱,为什么总要和她开这种玩笑。跑吗?能跑去哪里?君皓暄做的决定一向一言九鼎不容更改。

  可是肚子里的宝宝怎么办,她还一直期待他的降临,让她苦涩的生活能够有一丝希望,就连这么一个简单的愿望也被剥夺。

  看着地上碎片,她要为自己做一次主。

  见她拾起地上碎片扎向自己,他的心都停止了。

  伸手打落她手上的碎片并且敲晕了她,由于一时情急使用内力,此时他一股腥甜涌上。

  “主子?”看见君皓暄吐出一口血,少寒马上向前想接住主子手中的陆羽汐,却被他摇头拒绝。

  轻轻将人置于床上,抚摸着她的脸庞,就如奇珍异宝般小心翼翼。

  “药”陆羽汐哪怕是你恨我我也绝不会允许谁伤害你,孩子也不行。

  少寒感觉得到主子的难过,看他俯身用嘴一口一口的喂着陆羽汐,主子眼角的泪是他第一次看到。少寒知道自己看见了主子最脆弱的一面,他也知道自己应该把房间留给主子他们,可他真的怕主子会出事。刚刚主子内息凌乱,胸口应该疼痛无比。

  “出去将沈澜庭马上找过来,带上止血的药。”胸口的疼痛让他说话都吃力。

  “是”少寒以最快的速度去到太医院。

  一炷香之后,陆羽汐额头上的汗滴滴落。她现在腹部开始疼痛,一阵一阵的疼痛让她蜷缩在一起,但是她却紧咬牙不哼出声。

  沈澜庭在屏风外面看着床上的动静,陆羽汐的事让他吃惊,看这状况他隐隐有些明白他们初见面陆羽汐敢那样对待泠月国的神话。

  可现在这是为何?刚刚把脉他发现陆羽汐中过毒,而且解毒稍晚了,孩子是不能留不然余毒会随着孩子长大而侵入母体内,熬到生产也会让母体流血止不住,孩子带着毒性也不一定健康。不过通过这次落胎陆姑娘以后要怀孕怕是很难。不知为何他的心也为她有些痛?

  看着床上的陆羽汐,苍白的嘴角流着鲜红的血,君皓暄转过头将那种陌生的眼泪擦掉。

  将她抱在怀里用汗巾为她擦汗,她乖乖的仍他摆弄,没有力气反抗。疼痛一次次将陆羽汐淹没,感觉有什么东西从她身上流出,眼泪止不住的流下脸庞,她却咬牙没有发出声音。

  她的孩子,是她无能才保不住孩子,黑暗彻底将她笼灭,好想就这样不再醒来,就当只是一个恶梦而已。

  “汐儿”看着她晕倒他手忙脚乱的将她抱住。

  沈澜庭赶紧将准备好的药丸为给她,并且为她扎针止血,然后把脉。

  “孩子已经流掉了,不过陆姑娘的身体很虚弱,需要休养可是这皇宫中没有不透风的墙,如果陆姑娘落胎的事被人察觉那霍乱宫闱怕是死一百次都不够。”

  这两天以这样借口那样借口为她搪塞医女总管,这个借口怕是用不了多久。

  他的眼中透着担忧,八王爷那边陆姑娘倒是交代了如何稳定扎针也有父亲照看,但是也不是长久之计。

  “少寒召见张院士,就说本王内伤严重需要沈澜庭和一个医女照顾”

  只见他强行运功让筋脉受伤,陆羽汐好不容易为他控制的病情,被君皓暄强行运功,伤得更严重了。

  “主子”少寒见君皓暄又是一口鲜血,脸色更为苍白。

  “九王爷,这是何苦?”

  少寒知道张院士是太子的人,如果不让太子放松警惕,陆姑娘,江南和边关都不得安宁。

  一柱香过后,张院士提着药箱匆忙赶来

  “下官见过九王爷”面对泠月国的战神,说不害怕是假的。但在政治上有的时候他没得选,也由不得他选。

  谨慎的为君皓暄把脉,内伤如此重,他知道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

  “王爷,您内伤太重,下官这就开药方,王爷请切不可动用内力。

  ”

  “知道了,本王留下小沈御医。”

  “是,下官告退”在后宫打滚几十年知道什么该做,什么该说,主子的心思迎合,谨慎对待总没错。

  等这些人都退下后,他按照沈澜竹将她衣物重新换好,这是他第一次为别人穿衣服,看着哪些以污的衣物和她苍白的脸庞,第一次感觉如此心疼得无法呼吸,现在他是真的可以体会每次然心疼的感觉,真的是牵扯全身每寸肌肤。

  血气翻涌,他又吐了一口血。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