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冷情王爷多情妃

111、倩兰姑姑

冷情王爷多情妃 羽夕是也 1422 2012-12-15 17:16:42

  这个霞云殿里的病人都望着她们,一双双眼神中充满期待和希望,羽汐心酸的看着这些病人,这皇宫不是所有人都向往的地方吗?可是为什么从他们眼中读出的却只有痛苦和酸楚。

“羽汐姐姐,你抽到几号。”聂青葙凑向羽汐,手里拽着她抽到的号签。

“十号,温倩兰”羽汐将手中的号签打开。

“不是吧!我听其他人说这个温倩兰已经病了十年了,御医都束手无策,我还庆幸自己没抽到她呢?”看着她秀眉微皱娇俏可爱,眼神中的担忧之情让羽汐有些感动。

“没事,说不定是个挑战呢?身为医者应该勇于面对疑难杂症而不是逃避,对不对?反正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何不勇于面对呢?”羽汐笑笑。

一缕阳光撒向大地,那么温暖。

人人都有生的权利,作为一名医者她的任务和责任是让病痛的人们能够继续生活下去,继续享受阳光温暖的洗礼。

推开门,一股恶臭扑面而来,紧接着就是一阵撕心裂肺的咳嗽声。

“咳咳咳”

屋里的门窗全被关得死死的,屋里的味道根本就散发不出去。

“姑姑,姑姑,倩兰姑姑。”羽汐看着简单的房间摆设,一通房里面是卧室,外面是外厅,除了一张圆桌和几根圆凳更本没有多余的家具和摆设。

“谁?”里面的声音似乎很痛苦,很吃力也很防备。

“我是新来的医女,我叫陆羽汐,是来为你治病的。”羽汐边说边往里走。

“出去,出去我不需要人治病,出去”虽然声音很小但是拒绝的十分干脆。

羽汐撩开幕帘,只见床上的人儿用被子捂住自己,床边的碗有的已经发霉,发臭。

“出去,快点给我出去。”被子里的人突然揭开被子,使劲的吼道,仿似用尽她所有的力气。

羽汐看见她满脸的脓包,已经看不清原来的样子,倒是连羽汐也吓了一跳。

“姑姑,我是来为你治病的”羽汐小心的走到床边,感觉到她防备和愤恨的眼神,羽汐并没有退缩。

“滚,给我滚”看得出来这位倩兰姑姑并不好相处。

“滚,这个难度有点高,而且不雅,姑姑不如换个其他的让羽汐做?”问得十分的认真,把让床上的人倒是意外的看着她。

“你~~~~~~”她也遇到过其他医女和御医,只要进了她这个房间不是鄙夷,嫌弃就是厌恶,还没有人像她一样还能这么坦然和气的站在这里。

“姑姑,让我滚是不可能的,不如我们商量一下,你让我诊治,好了的话,我再走出去,如果没好,或是惹了姑姑再让我滚,我也服气一点,不是?”羽汐笑着将所有的窗和门都打开,如此好的阳光就这样被鄙弃在房外真是可惜。

“不要,不要打开”突然来的风让她感到恐惧,她有多久没见阳光了,她自己好像都不记得了。

那些个宫女,太监都不愿靠近她,甚至送饭都是放在门口,没人管她的死活,这皇宫真不是个人呆的地方,默默的流下眼泪。

“姑姑应该见见阳光,这样对你的身体有好处。”羽汐侧坐在她身边,手拉起她的手自然的把脉。刚开始倩兰还反抗与羽汐争执不下只有放弃。

羽汐眉头一簇,这毒分明在她身上堆积了有十年之久,为什么会没有人解呢?这到底是什么毒呢?身体的五脏六腑已经开始衰竭,现在毒已经扩散到心脉。

看着她三十出头,正是风华正茂的年纪。羽汐心里揪在一起,难道就这么放弃一条鲜活的生命吗?

“没得救了,放弃吧!”她早就知道没有人可以救她,她每天接受身体的煎熬,早就想一死了之。

“姑姑怕死?”羽汐见她眼中的绝望,心也沉默了。

“哼,死?”冷冷的笑声透着绝望和恨意。

“如果怕死,每每毒发的时候就死了千百万次了,我留着这条破旧的身体就是~~~~~~”警觉自己说得有点过了,马上改口“还不快滚”

羽汐没有追问下去,这深宫之中愤愤不平的冤魂比比皆是,每个都有他自己的故事,羽汐也不勉强,现在的她问题是如何解她身上的毒,那就要从她中毒时找起。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