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冷情王爷多情妃

94、倾听我

冷情王爷多情妃 羽夕是也 1557 2012-11-28 17:08:55

  其实说实话他个人很希望陆羽汐能接受自己的主子,毕竟这么多年还没有一个女子能正在打动主子的心,这个陆羽汐,他欣赏。如果真成了他的主母也是件很好的事。这么好的女子,失去了就让那冰块和他主子一起懊悔去吧!

看着少莫挑衅的眼光,他又何尝不想让主子放下仇恨,轻松过活。主子苦了那么多年,事事不语人知自己独自一人承担。可是总不可能皇帝不急太监急吧!不,不对是王爷不急,侍卫急吧!

“不如我们去湖心小亭,即可观雨又可把酒当歌。”君皓然提议。

“好啊!”主人都说了,她还能说什么呢?其实君皓然这个朋友真的不错,至少没有和君皓暄在一起时的压力和应对。

自己可以轻松自在释放自我,不用伪装自己坚强应对他的发招。

看着亭里一张小圆桌被淡绿色的绸布遮住,旁边还有一个长桌,上面放着一把檀木做的琴。没想到君皓然还是个琴瑟之人。

看着这个典雅的布置就和他人一样婉转温和亲近,不似君皓暄般冷漠偏寒。

想着上次为八王爷送粥的事,羽汐扑哧一声笑了出来。

君皓然有些迷惑,“这个凉亭布置得很好笑?”

“不,不是,我只是想起上次,我熬了两人的粥,谁想你一个人都吃完了?我还在想你是不是对自己太刻薄,自己舍不得吃,来暄王府蹭饭。”羽汐觉得自己意识到自己有些过分,马上住口。

“蹭饭?哈~~~~~咳咳咳”君皓然开怀大笑,不免有些咳嗽。也只有这小妮子会以为堂堂一个王爷会蹭饭。

羽汐为他轻轻拍着背“有这么好笑吗?知道自己笑着痛,还笑。”羽汐语带责备,帮他顺着气,希望能减少他的痛。

享受着她温柔的照顾,如果能一直这样下去该多好。

“其实那一份是暄吃的。”

“哦”提到君皓暄羽汐眼中闪过黯淡。

发现她眼中的黯淡,君皓然也识相的不再说了。

羽汐指着旁边的瑟,“王爷也弹瑟吗?”

见她不愿称呼自己的名字,也没有勉强。

“闲来打发时间,羽汐也会吗?”

“一点点,只是弹瑟的人很少,这到让我想起一首诗(又借李商隐爷爷的诗,不好意思啦)

锦瑟无端五十弦, 一弦一柱思华年。 

 庄生晓梦迷蝴蝶, 望帝春心托杜鹃。

 沧海月明珠有泪, 蓝田日暖玉生烟。  

此情可待成追忆, 只是当时已惘然。

没想到皓然也会。”有点知音相见恨晚的感觉。当时爹爹也是念着这首诗,问羽汐要不要学呢?“爹爹说,珠生于蚌,蚌在于海,每当月明宵静,蚌则向月张开,以养其珠,珠得月华,始极光莹……。这是美好的民间传统之说。月本天上明珠,珠似水中明月;泪以珠喻,自古为然,鲛人泣泪,颗颗成珠,亦是海中的奇情异景。如此,皎月落于沧海之间,明珠浴于泪波之界,月也,珠也,泪也,三耶一耶?一化三耶?三即一耶?他希望我和妹妹能像他的掌上明珠永远明亮无比。”只是这些也真的已惘然了。默默压下心酸,爹爹说的每一句话她的历历在目不敢忘怀,当然也包括爹爹吐毒药自杀的那一幕。

听着淅沥淅沥淅沥下雨的声音,羽汐痛苦的回忆着。

看着她娇弱的身影承载着那些本不应该承载的痛,他为她心疼。

“那在下是否有荣幸听听呢?”君皓然将她拉致长桌边。

“不要,我好久都没弹了”羽汐忙拒绝。“我怕污染了你的耳朵”

“这可不像你了,我认识的陆羽汐可是一直勇往直前,永不言怕的!”君皓然拉她坐下。

“耳朵受损,治疗我可是要费的哦!”羽汐手指在琴弦上拨动。

君皓然在她侧面坐下,保持君子距离。

“好,不过不要太贵,我可是很抠门的”

羽汐笑笑,手指婉转流畅的拨动琴弦,红唇轻启。

歌曲:倾听我

因和果 你和我

天与地 爱与仇

握紧我的手 倾听我

流动的脉搏 在诉说

我不怕黑夜里的魔咒

只要你懂我的温柔

爱可以水深火热不怕痛

爱可以翻山越岭没尽头

望一眼 千山万水

忘一眼 人世全非

你的誓言是最美丽的瞬间

你的瞬间带我飞到永远

冰和雪 敌或友

火和水 在决斗

握紧我的手 倾听我

流动的脉搏 沉默着

昨天的伤痛 会随风走

只要我的爱 守护着

爱可以水深火热不怕痛

爱可以翻山越岭没尽头

望一眼 千山万水

忘一眼 人世全非

你的誓言是最美丽的瞬间

你的瞬间带我飞到永远

这一句句都让她回想着阿九,那个让她有爱有恨的男人。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