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冷情王爷多情妃

80、最后一点尊严

冷情王爷多情妃 羽夕是也 1659 2012-11-19 17:04:39

  “砰”地一声羽汐感觉自己快被什么淹没了,难以呼吸。

  水不停的冲洗这她身体的每一个部位,想呼吸但是好困难,一种辛辣的感觉喷刺着她的眼耳口鼻,肺部好像被什么给压住了一般,本能想往上游,好不容易呼吸到空气,还没吐出来又被什么给按到水中,手慌乱中乱抓,感觉到一个强有力的手臂,想要拉住却反被按下了水。

  君皓暄看着池子中的人一点一点的往下沉,将她抓起来又将她按下去。他现在的心情十分复杂,本来他是想好好欣赏陆羽汐的窘迫样子,但是坐在凉亭时间一点一滴的过去,他真的很难受很想跑进去救她出来,内心有一股强烈的感觉在冲刺着他,很痛很痛。他不清楚自己为什么没有报仇的快感而是心痛的感觉,他发现自己真的不了解自己了。从母妃过世他学会了狠,冷,绝。他不认为人世间还有能让他心痛的感觉,这种感觉已经久违了十年。给她的春药到最后也只是换了一颗快要过时的药,要不然她怎么可能真的能坚持到现在,狠狠的洗刷她身上其他男人的味道,也让她清醒些。

  将她扔到池边现在的她只穿了一件里衣,一想到那些男人们触碰过,他的心有了一丝丝的后悔,狠狠的将她丢在岸边,她是陆羽汐,为什么要后悔,她是他的仇人,对待仇人他向来都是狠绝到底的。

  “啊!”好疼,身体突然重重的触碰的地上,让羽汐发出一声惊呼。

  呼吸到新鲜的空气羽汐不停的咳嗽。

  “咳咳咳咳”这真是与死神又一次失之交臂啊!但是体内的欲火明显少了很多,好不容易喘过气来一阵凉风让她颤栗。

  想要适应这幽暗的环境,羽汐努力的看着眼前的环境。

  一个巨大的水池,周边墙壁上的夜明珠让室内显得有些光亮,朦朦胧胧中好像看见了君皓暄。

  又一阵凉意让她真个人清醒了很多,慌张的看了看自己的身体只穿了一件里衣,发现池边还有一件衣服想也不想就要将它穿在身上。

  看着她要去拿君皓然的衣服,他快一步将它拿到手中扔了很远,他讨厌她穿着然的衣物。到底是因为她污染了然的衣物,还是他见不得她穿别的男人的衣物,他自己也不清楚。

  “君皓暄,你流氓?”这个天满身湿透,绝对是很冷的,羽汐感觉自己牙都快磕在一起了,不知从哪里吹来一阵寒风让她整个人冷得颤抖。

  “本王是不想你弄脏了然的衣物。”

  他不是个会委屈自己的人,看着她因为药性还未完全退去而发红的脸更加诱人。

  “本王说过,如果那几个废物不能满足你的话,本王一定会满足你的。”说话的热气喷在羽汐还发热的脸上。

  “王爷难道不嫌弃,奴婢可是已经被你的手下享用过的女人,这么肮脏,王爷的嗜好真特别。”羽汐从心底是害怕的,现在她是真的没一点力气和他周旋。

  “本王对待手下一向很厚道,无所谓。”冷眼一挑俯身便含住她的粉唇。

  他自己也不知道自已为什么会吻她的唇,直觉感觉那会很上瘾,果然这是他第一次吻一个女人,原来吻也可以有这么好的感觉,但是这感觉并不长。

  “哼”嘴上传来的痛并没有让他放弃。

  羽汐狠狠的咬住他直到鲜血充满他们两个人的口腔,羽汐还是不忍的松口,毕竟那也是阿九,就算君皓暄这样残忍的对待她,她也狠不下心。

  羽汐死命的推着他,拳头如雨点般的捶打,就算羽汐正常这点捶打对他来说就想按摩一般,更何况她现在还筋疲力尽。

  “刺啦”羽汐最后蔽体的衣物也应声落入水中,不知何时他的衣物也被抛到一边,羽汐绝望的闭上眼睛。冰冷的身体突然被陡然抱起到一个温暖的怀中,还未反应过来又被扔在屏风后的床上。

  “不要”羽汐怕了,恐惧袭击着她的大脑“现在?晚了。”冷冷的拒绝让羽汐最后的梦也破灭了,原本希望可以唤醒他阿九般的善良,但是接下来的疼痛把她拉回了现实,他根本就是个恶魔,善良对他来说是奢侈品。

  他要狠狠的惩罚她,羽汐紧咬双唇不要自己叫出声,她知道清白没有了她还要保持最后一点尊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