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冷情王爷多情妃

55、打赌

冷情王爷多情妃 羽夕是也 1375 2012-01-31 14:11:02

    

  两人行色匆匆的来到“灏天楼”。这是她第一次踏进他住的院落,和飘絮阁不一样,这里的陈列布局都很简单但是人少得可怜,有些冷冷的感觉。

  不知不觉来到一扇门前“禀王爷,人已经带到。”

  “让她进来”低沉的声音让人不寒而栗。

  “你进去。”顺便丢下一个你自求多福的眼神。

  进门就见里面坐着两个人,一个是坐在正前方书案后正在看书的九王爷,另一位?当然羽汐也没有抬头去认真观察。

  “看样子你的日子过得还不错。”冷冷的语气感觉冬天又回来了,直教人不寒而栗。

  “谢王爷挂念,真是让王爷失望了,奴婢是小草的生命力,过得还算不错。”虽然想提醒自己要平静,可是不知道为什么见到他就是平静不下来。眼睛直视他不带一丝胆怯,也无视他的寒气。只是感觉一双透露好笑眼神的眼睛在一旁观战。

  “捏死你本王就像捏死一只蚂蚁一般容易。”

  不知道他何时飘然而至,手捏住她纤弱的颈部,让她快要被窒息而死了。

  但是眼睛依然倔强不肯认输的看着他。“王爷可以冒险杀死奴婢,不知道王爷敢不敢拿柳妃当赌注呢?”

  “你敢威胁本王。”手不知觉的捏紧她的喉咙。

  “奴婢的命不值钱。”说话对她来说已经是很奢侈的事情,现在她快窒息了。

  “阿九,你有些不冷静哦。”一个好听的声音从一旁传出。

  只觉得自己像是放飞的风筝一般被摔倒门上。羽汐不断的喘着粗气,还好有熬过一劫,下次看样子还是少和他对嘴算了。好女也不吃眼前亏嘛?

  “咳咳咳”一定要牢记。这是羽汐这次与他对决总结出来的经验。

  还没来得及感谢刚才救命之恩的声音,那人又在那里发话。

  “听说柳妃的病最近稳定了不少”冷冷的眸子不屑一顾。

  “你想怎么样?”

  “如果你也可以治好他的病,我可以饶你弟妹不死。”口气绝对不是商量而是命令。

  能保住羽思和羽潇的性命,但是还是钦犯的身份,那他们也是永无出头之日,万一那一天她走了,这赖皮王爷不认账怎么办?

  看她犹豫不觉,让他生气。他是谁?堂堂九王爷,看她的样子好像他是个出尔反尔的人。

  羽汐走到那人的面前,将他的手平放在桌面为他把脉半响才收手。

  “不如我们赌大一些,如果我可以救他们两个,并且让你爱上我,王爷不仅放了我弟妹也要放他们自由。我们就以八月十五为限,如何?”羽汐与他对视一只手指着坐在一旁的白衣男子。

  “哼,就凭你钦犯的头衔,也配。”这句话着实把他雷到了,她到底有没有大脑啊!他,王爷。她,奴婢。真是口出狂言看样子是对她太过于仁慈。

  其实他自己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每次见到她就不能控制自己的脾气,不知为何每次看到她不是恨意而是一种说不清的感觉。他绝不能让这种情绪控制自己,在这个权利的世界里有的就只剩下算计和性命。他不能让任何事任何人牵涉到他,他不能留出弱点让别人攻击,一旦出现弱点,那就一定要抹杀掉。所以眼前这个女人,不能留。

  “难道王爷怕爱上奴婢后丢脸吗?”不顾他的冷嘲热讽,只有这样她才有机会换回弟妹的性命和自由。

  “好本王就给你这个机会,下去。”

  旁边一个憋了好久的人终于忍不住笑出声。

  “哈哈哈,老九,你终于有点像人了。”虽然大笑对他来说是一种折磨可是不笑他觉得太对不起自己了。

  “君皓然”这一声呼唤绝对不是柔情蜜意而是威胁意味十足。

  “是,是,是,只是那女孩也太有个性了,不是常人啊!”常人早就被阿九的寒气冻得离他十丈远,敢这么和他说话,真是有趣。

  “她就是陆羽汐,陆清风的女儿。杀她是早晚的事,只是现下她留着还有用。”不想多做解释,就让他笑好了,反正好久他也没这么笑过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