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神君好难追

第四十八章

神君好难追 酥米 2291 2017-05-21 22:46:27

    “应是没有瞧见的吧......”云殊忽然低下头来,声音艰涩:“你不知,当我看见你全身血淋淋地躺在那里的时候,我是什么感受。”  

  说着说着,眼泪又有往下掉的趋势。  

  见此,我慌忙讪笑几声柔声安慰道:“你看最后我这还不是给你救回来了嘛。”  

  “你还好意思说?!你看有谁蠢到拿自己的仙元与妖怪扛?”  

  “......”原来我当时光芒大盛的原因是因为不小心动了仙元啊......  

  “以后莫要做这种蠢事了!”云殊又横眉怒道。  

  “好。”我笑眯眯地应承了下来。  

  话音方落,屋外就传来了脚步声,接着不一会儿工夫,君烨那好的人神共愤的脸就出现在了屋子里。  

  他看着我,颇有些居高临下的意味,依旧是那样的黑衣挺拔的身形,却叫人莫名的敬畏。看着他,我却不知心中是什么滋味,茫茫然就要起身行礼,这才一动辄,疼的叫我身子立刻又软了下去,冷汗直冒。  

  “你不用起来了。”君烨语气淡淡,却叫我心慌。  

  我不动声色瞅了眼跟在他身后的沐青荷,却见她神色冰冷,犹自没看见我一番,转而抬眼去瞧君烨的背影,眼神浸满了灼热的感情。  

  “你罔顾天条,私自下凡。待两日后去无崖壁面壁思过三年罢。”  

  君烨再次开口,语气里轻描淡写,仿若再没什么可以扰他心境。到底是我给他添了麻烦,攥了攥有些汗湿的手心,我毕恭毕敬地应:“谨遵尊神的吩咐。”  

  “君烨!”云殊大叫,白皙的小脸皱成一块,气势汹汹:“你明知她有伤在身,明知若不是因为她......”  

  云殊的话到底是没说下去,因为我轻轻地拉住了她的袖子,阻止了她毫无形象的咆哮。可爱端庄的姑娘应当是淑女的,不是毫无形象地犹如粗野乡妇一样。  

  君烨淡淡地看了云殊一眼,就挥挥衣袖,准备走,“尊神请稍等。”  

  我急急忙忙地出声止住了他的步伐,在他回头看我的时候,我就已端出我认为的姑娘家最好的笑容,诚挚道:“面壁的日子漫长,月笙恐慌落下了学习月主的事宜,恳请尊神允月笙将几本学术带去面壁。”  

  “随你。”  

  这回他是真的挥挥衣袖就走了,沐青荷也跟着他的步伐消失在我们的视线之内。  

  云殊恼得冲着他们的背影跺了跺脚,十分的孩子气。难得又见她回复之前的心情,我忍不住松了口气,咧嘴露出一个轻松的笑容来。  

  “笑笑笑,你还笑!”  

  “如何不能笑了?”我挑眉问在一旁上蹿下跳的小姑娘,在伤过之后还能马上看到心上人,不是挺好?  

  “有什么值得你笑的事情?你就要被关在了无崖壁三年,那里鸟不拉屎的,待三年,这是个让人欢喜的消息么?!”云殊一脸恨铁不成钢地看着我。  

  我摸了摸鼻子,仔细一想,似乎是这么一回事儿,但是君烨到底是为难的,左右是我犯了规矩,他能顾上规矩亲自来给我定罚,我竟是觉得满足了。这么一思索,我越发觉得自己是个受虐的属性。  

  “我与你说话你到底有没有听见?!”  

  手臂的一阵痛,叫我从思绪中惊醒过来,正对云殊满是嫌弃鄙夷的小眼神,我心知这小姑娘是担忧心切,只是......这手臂还真是疼的紧,我暗暗使力将自己的手臂从她的爪子下解救了出来,好一番龇牙咧嘴之后,才慢慢安抚好她。  

  如今我去无崖壁面壁三年,虽不晓得那是个什么地儿,但我想,姑姑总该是挂念的。现下在去面壁之前,我不得不滚回去一趟,见一下许久不见的姑姑。只是......  

  “云殊,我这病什么时候能好。”我躺在床上真是倍感疲累。  

  “好?你还想好?不十天半个月你就别想了。”  

  “......那我不是过两天就得走么。”  

  “嗯,抬着你走。”云殊冷言冷语看了我一眼,那眼神吓得我一身汗,我哆哆嗦嗦看着她道:“不会真要抬我罢?”  

  她端着药碗来到我面前,许是见我面容太过紧张,眼睛里竟含着几分笑意,这时我才是反应过来这丫头糊弄我呢。  

  没好气地瞪了她一眼,我继续道:“有没有什么药叫我几个时辰能离开床做事情?”  

  “你要做什么?”闻言,云殊眉头皱的紧紧的,满脸的不乐意。  

  “还债呀。”  

  “别跟我打马虎眼!”  

  “......我估计要回家一趟。”想到那虽是啰嗦,却是真心为我着想的姑姑,一时之间竟是有些想念她,“我还有一个姑姑在家中。”  

  “你竟还有姑姑?”云殊十分惊讶地看着我,“我以为你是从哪个仙山里头蹦出来的。”  

  “......”真是太过分了!  

  “好了,我知道了。你悠着点,东西我给你,但是只许你一天的外出时间。”  

  “好。”我满心欢喜地应承了下来。  

  一天的时间,我可以去佛前跪一跪,赎我的罪孽,完事再回去看姑姑,已经足够了。  

  ......  

  金光灿灿的佛殿里。  

  我一心虔诚地跪在地上,抬眼看那满目慈悲无上威严的佛祖,双手合十问道:“试问我佛,凡人散尽的魂魄如何能寻,若能寻回,弟子愿主动诵经超度。”  

  佛祖慈悲的看我一眼,叫我心中满是温暖。  

  “不可求之事,便不可得。”  

  我怔怔地问,“真的不能赎罪?”  

  “你无罪,无需赎过。”  

  “可是......可是他是因我而亡啊。”我心中悲痛,眼前又浮现那日的场景,叫我内心实在是难过。我不愿欠别人分毫,况且他何其无辜,被我牵连......若是没有我......  

  “你不必想些旁的。”佛祖蓦然出声打断我心中的胡思乱想。  

  我殷切地往上看,急于求出一个答案,“求我佛指点。”  

  佛祖似是喟叹一声,方才道:“此凡人命不该绝,现下已在阎王府喝下了孟婆汤,你不必心存愧疚。”  

  “喝下了孟婆汤?”我愣住,不是已经魂飞魄散了吗?  

  许是看出我心中的疑惑,佛祖继续缓缓道:“有心之人已然将他最后一缕魂魄抢救了下来,你不必心存愧疚,存了心魔。”  

  这样......啊,我心中蓦然一松,差点歪跌在地。心中那块大石头总算是放下,心上没那么多沉重压着,叫我轻轻地呼出了一口气。  

  “谢我佛指点。”我往上拜了拜,就要起身走。然而佛音却再一次传来,合着淡淡的经声,似是叹息。  

  “不能求之事万万不可求,求而不得已成心魔。切勿带了太多执念,是你终归是你的,不是你的你强求不来。”  

  我愣了愣,最后匆匆忙忙道了谢,一阵佛光笼绕之后,身子竟是轻了些许。我便也走出了佛殿,一路思寻佛祖的话,却是什么结果都无,最终我便放弃。  

  后来等我领悟过来的时候,一切都已然为时已晚......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