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神君好难追

第九章

神君好难追 酥米 2226 2016-09-13 14:57:44

    看着清水里倒映出自己干干净净的脸,我甚为满意地做着洗脸的最后一步程序——捧起清水拍了拍脸,平日偷窥到姑姑的小侍女也是这番洗脸,我便也跟着一试,这效果果然是不错的。  

  拍完,我对着那溪水倒映出的那张脸缓缓扯出一个笑容,那溪水的脸也跟着我笑了笑,颇有些傻气,我无言。收回视线,站起身,我这才好好端详起这座小村庄起来。  

  彼时,我应是站在那小哥家的后方。思及自己这丢人的认路本事,便不敢走远,只寻了这么个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后方,没想到竟也可以看到如此景色。  

  天地相交接出漫着一片嫣红,偏偏红不像是那么红,反倒带着点儿微黄,其他地方也五颜六色的,甚是好看。如此看着颇为养眼,这人间竟有这美丽景色。想来这便是人间的黄昏了吧,这黄昏,我是颇有几分耳闻的,也听得这人间传过来几句颇有情调的句子,“犹去孤舟三四里,水烟沙雨欲黄昏”,这些都是姑姑讲述于我听的,看她有几分迷醉的神情,我当时只是怀着五分的心思去相信。而如今,当真见到如此良辰美景,心底还真的有几分震撼,这人间的黄昏果真是名不虚传。  

  此时雾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那片嫣红之下露出了安静而俏皮的小山丘,倒有几分宁静致远的味道,只是我知道,这个看似平静无波的小山庄实际上离集市不远,仙人的耳朵自是灵敏些,我一使劲,集市喧喧闹闹的声音一分不差的传进了耳朵里,我心情颇为愉悦,真是通向集市不错的必经之路。  

  从进来这个密境开始,遇上那对不幸的母子,我都没有考虑过我的任务,如今倒也耽搁了些时间,是时候动动脑子了。  

  我寻思了会儿,想来这小村庄也并非无缘无故让自己遇上,感觉有什么东西在冥冥之中引着自己往着这里来......莫非是有什么线索?  

  “唉?那不是樊大夫带回来的小姑娘吗?”  

  “是啊是啊。”  

  只是还未等我思索出什么个物什来,两个人不大不小的交谈声就打断了我的思路,我下意识抬头往声源处看去,正瞧见两人指着我,面上颇有些撞破的尴尬。  

  不过,我好似没听到一番,冲她们笑了笑。姑姑说,要让陌生人对你有好的印象,第一步就是展现你最好的笑容。  

  那两人也是回以一笑,瞧着我的眼神越发的温和,两人不约而同地抬步一起向我走了过来。  

  “姑娘,你在这里做什么呀?”其中一妇人好奇瞧着我。  

  愣了愣,我垂下头看着自己两手空空,蹙眉,这总不能说自己是来闲逛的吧?  

  那妇人看样子也不是多大的好奇,也不在此问题上作纠结。“姑娘是哪里人氏啊?今年芳龄几岁啊?”  

  我瞅着她们闪着期盼的小眼睛,多少心里是非常满意且受用的,想来本神自出生以来,哦不,懂事以来,还没受凡人如此喜欢,然这滋味确是不错的。  

  但我自然不能把我这岁数捅出去,不然,她们不被我吓死,也会被我吓得半死,这是万万使不得的。遂我便红着脸,扭捏道:“我今年十六。”凡人常说,二八十六豆蔻年华。  

  我端着这红面皮面不改色的糊弄,当然,这老脸是躁红的。愣是把十几万年的岁数折成这样,会不会折寿?真是罪过罪过。我默念几声,才缓缓放下心来。  

  谁知,那位妇人一听我的话,满目里是压抑住的惊喜,另一位妇人也是一样的神色,还不等我明白她们为何欣喜,另一番追问又起。  

  “那姑娘有意相属樊大夫吗?”  

  “樊大夫?”我一愣。  

  “就是今天带你回来的那位大夫啊。”  

  我心下了然,才明白她们说的是那俊公子哥儿,原来他姓樊。那......那她们刚刚说的小姑娘不就是......不就是......思及此,本神老脸红了红,竟想不到我在凡人的形象竟是如此年轻,我在心里暗暗欢喜了一阵,面上自是不敢表现一分,女子家家自是要矜持。  

  “姑娘?姑娘?”  

  一只手在我面前晃了几晃,我连忙回过神,用眼神询问她们何事。  

  那妇人被我盯着一愣,颇有些尴尬的样子,端着小心翼翼的表情:“方才我问姑娘的问题,姑娘还没答复我,是不是有些不方便?”  

  我这才想起,适才沉浸在自己的思绪中,忘了回答她问的问题了。面皮不自然地烧了烧,我支支吾吾道:“没......没有吧。”  

  彼时,我有些心虚。心虚的是我并非对那俊公子哥儿坦坦荡荡的没有一丝一毫旖旎的心思,他总给我一股熟悉的感觉,觉得我像是哪里曾遇上他的一样。往日,这俊哥儿谁能不心生欢喜?只是我自是知道,自个儿心里有了那九重天上那俊帝君后,对谁都不甚是搁在心头。而只是参加一个测试,竟对旁的人有了那种脸红心跳的感觉,这是我万万不希望自己如此的,不然可要被当作水性杨花的女子。  

  水性杨花之女子,人人憎之。万万使不得。好在那番脸红心跳之后,倒是没旁的心情了。  

  “如此真真是好!”两位妇人瞧着甚是欢喜,连连夸着我如何如何好。饶是我脸皮再厚,也挨不住她们这番夸得天花乱坠,面皮烧了再烧,虽不知她们欢喜啥,如此夸我作甚。但彼时本神心里真是如同漫过一场桃花雨一番,嗯......好羞涩。  

  然而,这腔还未等我羞涩完......  

  “不知姑娘可否有婚嫁的意愿,有的话,您看我家儿子如何?”  

  “咳......咳......”一听得这话,我一口气岔在喉口处,呛得惨无神气。前面那么多句铺垫,敢情是为着儿子的婚事而来。  

  这事自是答应不得。我脑子里转着弯儿,寻思着个法子转移话题,既不让她们觉得尴尬,又不会拂了自个儿的面子。正苦恼着,眼尖瞧见远远飘来一抹红......噢,确切的说是一名身着红衣的女子,她怀里像是挽着个不知是啥的物什,一步一婀娜,身子甚是曼妙。  

  “哎呀,那姑娘是谁呀?”我一边心里止不住地赞叹,一边故作惊讶地指着那越来越近的身影询问。  

  “唉?”两名妇人跟着抬眼望去,眼睛里一亮,忽而语气里就带了几分骄傲,“那是青姑娘啊,我们村里的一朵花。”说完,还冲着那姑娘挥了挥手。  

  “青姑娘,青姑娘,这里这里。”两人挥舞着手臂可劲儿蹦。  

  我瞅着那两人欢腾的模样,嘴角抽了抽。还真是见到漂亮姑娘家就欢喜到两眼发光......

酥米

喜欢就收藏哦,多多支持,谢谢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