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郎心似蝎

第五十一章 嫁祸入罪 

郎心似蝎 绝尘紫衣 1103 2017-04-20 09:25:27

   

  *暗巷  

  安琪被拖拽到深巷底部,那只有力的大手又将清瘦单薄的安琪用力提起,安琪跪在一只装满雨水的水桶前,那黑影掳着安琪,将她的头狠命往水桶里按,安琪整个头溺在水中,双手拼命的四处乱抓,她奋力从水中抬起头,却又被按了进去。安琪双手不知道扶在了什么地方,给了她一点支撑,她借着这点支撑拼尽全力站了起来,刚想喊“救命”,却被黑影借着她向后仰的力将安琪的头按住,朝后墙砸去,安琪的前额重重地在墙上砸了两下,一时间满脸是血,姣好的容颜被摧残得面目全非,这一砸,安琪倒在地上晕厥了过去,一动也不动了。那只大手这才缓缓松开,黑影走进安琪身边蹲下,确定她完全没了反抗能力,才从身后抱起安琪,倚着自己的身子坐起来,他用双臂抱住安琪的头,将安琪脸上的血迹尽量多的蹭在衣袖上,这才将安琪的头放平,然后悄然从巷子的另一头离开了。安琪就这样昏倒在这样深谙的巷子中,不知何时才会被人发现……  

  *严松家中  

  “咚咚咚……”一阵急促的敲门声将醉在沙发上的严松吵醒。严松迷迷糊糊地挪了挪身子,懒懒地喊道:“志杰,你快去看看谁呀……志杰……”可屋里没人应,门外的敲门声和喊叫声不绝入耳:“开门……快开门!”严松只得爬起身去开门,可他醉意未散,刚从沙发上爬起来又被地上倒在地上酒瓶绊倒。“就来了,等一会儿!”严松心想,这是谁啊,这么一大早,真是吵死了!“等一下嘛……”严松从地上捡起自己的眼镜戴上,感觉整个头昏昏沉沉的,走起路来也觉得腿抬不起来,虽然离门口只有几步路却也走得跌跌撞撞。“来了来了……谁呀?”他好容易走到门口把门打开。  

  一开门,便看见两个警官闯了进来,一进门便展开两张张纸给严松看。“严先生,这张是搜查令,这一张是拘捕令,我们怀疑你昨晚夜里袭击那位女证人!搜他的房子,走……”说完便带队进屋搜查。  

  严松扶着眼镜,揉了揉眼睛,这才看清来人正是那天给自己做笔录的泽城春晖警局的柴队长和他的手下,可柴队长说的话却让严松糊里糊涂的,他跟着柴队长不解地道:“喂,警官,我昨天一晚上在家里喝酒,根本没出去过啊!怎么会打人呢?”  

  “不要多说了……”柴队长站在客厅中间,用眼神四处搜索着。  

  一名警员走到阳台,拾起阳台入口椅子上的一件衬衫,看到衬衫上血迹斑斑,立刻汇报:“柴队,这件衣服上有血!”  

  “啊?警官不是我干的,我……我不知道,不是我干的!”严松看见自己昨天穿的那件衬衫上确实血迹斑斑,顿时有口难辩。  

  “严先生,请你跟我们回警察局!”柴队长转脸命令门口守着的两位警员:“带他走!”几名警员纷纷上前抓住严松的胳膊控制住他。  

  “警官,不是,我根本没出去过……”严松扭动着身子挣扎着。  

  “带他走,带走……”柴队长大声喝着。  

  然而此时的哭喊和挣扎都敌不过眼前的事实,严松就这样莫名奇妙地被带回了警局。  

绝尘紫衣

无论昨晚有多么糟糕,今天永远都是崭新的,你想怎么度过呢?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