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独守禅心

第七章 夜

独守禅心 陈小六 1398 2017-01-13 22:43:52

    昨天在赵禅心教玩管家记账后去找纳兰容报告,俩人莫名的默契,在最后谁都没有提管家的反应,只是在最后提出要去庙里上香的事被拒绝了。  

  想起最后纳兰容说的“我说不许就不许,我不相信纳兰府还养不起你个小丫头了。”赵禅心现在一阵头疼啊,现在好啦,又做起了关在笼子里的鸟。想起之前爬墙的经历,想想还是算啦。以前现代的时候,就想像现在这样,有大把的时间,尽情的做自己喜欢的事。结果在古代实现了,真是有些无奈的节奏啊,现在我更想找到回去的路啊。  

  在几天的纠缠无果后,赵禅心终于换了一个条件,找个夫子,学习琴棋书画。  

  慢慢的一个月过去了,赵禅心也终于静下来想要过好现在古代的日子了,最起码在没有找到回去的路之前,也想明白,急是没有用的,不如暂时先好好体验这里的生活。  

  每天早上起来,跑步,健身,瑜伽,自己做早饭,虽然每次做早饭弄得厨房鸡飞狗跳,但是坚持做,吃完早饭就开始练毛笔字,看书,然后做午饭,然后下午开始,纳兰府主院里的人全都捂着耳朵忍受房间里传来的拉锯声。到了晚上看看夕阳,然后就开始最无聊的时刻。晚上房间点蜡烛真的是很难闻啊。到这里这么长时间,竟然养成早睡早起的习惯。天色刚刚黑,还是睡不着的。  

  看着房间后面的大树,赵禅心眼睛一亮,绕道走廊来到后院,后院的人都在准备晚上主子洗漱的水,还有一些家生子,看到禅心,有点不自在。禅心看着反而大方的打个招呼,然后朝着大树走去,穿着的襦裙直接系在腰间,就开始爬树。爬的相当利索啊,赵禅心心里想着,还是小了好,小了爬树都比较简单。丝毫不在意底下下人躲闪的目光和少女们微红的小脸。想着想着,已经爬到树叉处,从树杈上直接能爬上西边书房的房顶,赵禅心小心的爬上房顶。房顶上还是很结实的琉璃瓦,白天被太阳晒得有点热,这会月亮已经升起,瓦片的温度已经降下来一点,布底的鞋踩上去有点温热,走到屋脊处,屋脊的两边是翘起来的,慢慢走到翘起来的地方,赵禅心小心的坐下,靠在翘起来的地方,看着月亮,竟有点出神。这里已经快5个月了,不知道家里怎么样了,这具身体的主人又是谁,什么身份,所有的未知竟让禅心有点迷茫的想哭,竟自言自语道“爸妈,你们怎么样了,女儿在这里不知道怎么回家,不知道怎么找到你们,不知道该怎么做,我好害怕,害怕再也见不到你们了。”说着眼泪就留下来了。忽然想起最爱的王菲的水调歌头,便清唱道“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不知天上宫阙,今夕是何年。我欲乘风归去,又恐琼楼玉宇,高处不胜寒。起舞弄清影,何似在人间。  

  转朱阁,低绮户,照无眠。不应有恨,何事长向别时圆?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此事古难全。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  

  唱着唱着便在屋脊上睡着了。  

  在屋里一直听着屋顶的动静的纳兰容,静静的听禅心说的话,听她唱的歌,选择不去打扰他,可能现在的她更需要空间吧。听到屋顶的声音慢慢变小,纳兰容走出房间,站在院子里看着屋顶睡着的小人,就这么站着仰望着,院里有月光洒下,突然觉得刚刚的歌美极了,不由的拿出自己的萧,吹得竟然就是刚刚的曲子,还没吹完,就看见屋脊上的人摇摇欲坠,赶紧提气上房顶,扶住屋顶的女子,看着女子淡淡的泪痕和微微弯着的嘴角,叹了一口气说到“我能相信你吗?”说完自己都愣了一下,轻轻的摇头苦笑,手轻轻擦去肉嘟嘟的脸上的泪痕,抱着朝西厢房去了。一旁的鹰揉了揉眼,说到“墨,刚刚主子是笑了,而且还抱了女人对吧!”  

  见墨没有吱声,回头看过来,看到墨深邃的眼睛,墨说“走吧,主子都走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