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爱劫难逃,傅少执念成魔

98薄凉,回来吧!

爱劫难逃,傅少执念成魔 秦惜qinxi 2202 2017-03-21 00:33:56

    萧贯中眉头挑的高高的,“这话说得漂亮!”  

  薄凉当然知道他是在宽慰自己,心中泛起一股暖意,并且下定决心一定要扳回一城,攥着小拳头说道,“傅总,我会努力赢的。”  

  “好!”傅容止勾唇一笑,抬手摸摸她的脑袋。  

  萧贯中抬手敲击了桌面,特别一本正经的说道,“拜托,能不能考虑一下我们这些单身的感受。”  

  傅容止一脸兴致的看向他,“我们做什么了?”  

  “在刚才短短一分钟内,你们就洒了几次狗粮,首先深情对视,其次语言攻势,最后摸头杀,就问一句,能收敛一点吗?”  

  薄凉有些囧,他们有吗?  

  见所有的人都一副饶有兴致的摸样,她只能假装没听见,省得越描越黑。  

  傅容止深眸浓郁了几分,薄唇微启,有些傲娇的道,“不能!”  

  “不就是摸头杀吗?跟谁不会一样!”萧贯中拍拍自己的肩膀,旁边的人立刻心领神会,硬汉一秒变软妹子,小鸟依人的靠过去,萧贯中摸摸他的脑袋,然后低头在他的眉心快速吻了一下,挑衅的看着傅容止,“你敢吗?”  

  傅容止坐在对面,嘴角噙着一抹笑,“激我?”  

  “对,就是激你,敢吗?”说完,萧贯中见他还靠着自己,立刻嫌弃的推开。  

  尽管薄凉拼命告诉自己不要理会他们说的,但是却偏偏一字不漏的全部听进去了,听见萧贯中在挑衅傅容止要他亲自己,她反射性的捏紧手中的骰子。  

  男人被拱到这个高度,为了面子,基本上都会照做,可偏生傅容止不是一般的男人,他双手一摊,毫不掩饰的说道,“还真是不敢!她脸皮薄!回去非跟我急不可!”  

  众人没想到碰了一个软钉子,继续起哄,“还有你傅容止不敢做的事儿?”  

  “我又不是神。”  

  薄凉那是偷偷松了一口气,幸好没答应,不然等下她真不知道该怎么办。  

  傅容止瞧见,凑近她的耳畔说道,“这个吻先欠着,回去再让你还。”  

  薄凉瞪大眼睛看向他,有没有搞错?关她什么事儿?  

  前半场薄凉还有些精神,虽然没赢,但也没输得太惨,但是后面她就有些扛不住了,怕扫了大家的性子,偷偷打了一个哈欠。  

  一局玩完,傅容止将手中的牌扔桌子,“不玩了。”  

  大家拦着,“别啊!你可是正赢着呢。”  

  傅容止冲薄凉招招手,“把钱装好,回去了。”  

  “嗯,好。”薄凉拉开他面前的抽屉,全部都是红色钞票,都快溢出来了,她叠好后装在手提包里。  

  傅容止拉着她的手对其他的人说道,“你们继续,这单算我头上。”  

  包间的门一关上,萧贯中就靠在椅子上感慨说道,“哎,想要感受再跟傅少玩通宵的滋味,怕只能在回忆里找了。”  

  旁边一人忍不住问,“贯中,怎么回事?容止难不成是打算吃回头草?”  

  “不是都看见了吗。”萧贯中嘴里叼着一支烟。  

  **  

  两人走到车旁,傅容止感觉不适,微微侧身咳嗽了几声。  

  薄凉忙凑过去,满脸担忧,“傅总,你没事吧。”  

  “没事,只是咳嗽而已。”傅容止轻描淡写的说着。  

  薄凉站在他的跟前,自责的道,“对不起,要不是我,你也不会喝那么多的酒…”  

  傅容止见她低头,可怜巴巴的摸样,无奈一声叹息,抬手揽着她的背脊,将她往怀里微微一带,“真拿你没有办法,都说了没事,不信你摸摸看,我那里像生病了!”  

  薄凉扬起小脸,近距离的看着他俊逸的脸庞,一下子就落进了他那双深潭一样的眸子里,两人对视,他忽然微微俯身靠近,薄凉心脏突突的跳动,有些不好意思看他,忙从包里拿出厚厚的一叠钱给他,“傅总,这些是你刚才赢的钱。”  

  傅容止没接,“你收着。”  

  “啊?”薄凉诧异的摇头,“为什么?”  

  “给你的零花钱。”  

  “为什么?”薄凉不懂,好端端的,为什么要给她零花钱。  

  傅容止看着她一脸懵懂的摸样,突然特别郑重的喊了一声,“薄凉。”  

  “啊?怎么了?”  

  他凝视了她好一会儿,深吸了一口气,像终于下定决心一般,“如果我说我可以不去计较四年前的事情,想要重新开始,你会怎么样?”  

  薄凉当场怔在原地,不敢置信的看着他,“傅……傅总……”  

  傅容止微微往旁边走了几步,目光眺望远方,“不管以前发生过什么事情,我都不想再浪费时间去计较那些已经过去的事情,人应该往前看,我们已经耽误了四年,我不想再耽误更久的时光,不管你四年前是因为什么原因离开的,我都愿意陪你一起承担,只要两人同心,我相信没有什么困难是解决不了的。”  

  薄凉看着他,路灯的光晕透洒下来,显得他的五官表情都特别柔和。  

  “没去公司的这些日子我想了很多,我承认我喜欢你,放不下你,兜兜转转做了那么多,为的不过就是想把你留在身边,既然是这样,那我为什么不干脆说出来,其实很多爱情明明可以修成正果,可却因为人太过于自我保护和计较,所以最后遗憾的错失彼此,我不愿意这样,而且我相信你对我也不是一点感觉都没有,所以——”他偏头看着她,眼眸深情,“薄凉,我的薄凉,回来吧!”  

  说完,他缓缓抬起一只手,目光坚定而又温柔的看着她。  

  薄凉胸口猛的剧烈一跳,呼吸一窒,周围的景物变得一片模糊,仿佛整个人世界只剩下他们两个人一样。  

  傅容止知道这毫无预警的开口肯定吓到她了,其实他原本没打算这么快的,可是刚才看着她站在自己的面前,他心中突然一动,竟有些迫不及待的想要开口。  

  没有人知道此刻他有多么的紧张,看似淡定从容,其实那颗心真的快要从喉咙口跳出来了,放在裤兜里的另一只手,手心都是汗水。  

  这辈子这是第二次这么紧张,第一次是在四年前,他站在广场上跟她求婚。  

  谈个恋爱谈成这样,还真是没出息。  

  薄凉胸口此刻塞满了各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眼睛酸涩的厉害,有些艰难的轻启红唇问道,“那怕……我曾经骗过你,你也不介意吗?”  

  傅容止跟她对视,眉眼间有着慎重,“我不想因为介意而再次失去你,对我来说,你才是最重要的!”  

  一瞬间,泪顺着她的脸颊滑落。  

  心中要说没有感动那是假的,只是他们真的还能回去吗?  

  能吗?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