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爱劫难逃,傅少执念成魔

77说明用情至深

爱劫难逃,傅少执念成魔 秦惜qinxi 1547 2017-03-09 10:07:54

    整个早上,薄凉就在不停的跑来跑去的,等好不容易坐下了,她觉得脚都不是自己的了。  

  傅容止是大姨妈来了吗?情绪这么阴晴不定的。  

  吃了午饭回来,薄凉已经做好不会消停的准备了,但是奇了怪了,傅容止不仅没吩咐她做什么,连她进去汇报事情,要么‘嗯’一声应付一下,要么干脆不搭理,跟她是空气一样。  

  薄凉郁闷了,这是要闹那样啊。  

  中途,她进来把文件放他桌子上的时候,见他的水喝光了,她主动换了一杯,这才换他抬头睨了她一眼,但也仅仅只有两秒钟,而后就敛下了。  

  薄凉心里觉得委屈,她是工作上做错什么事了吗?如果真是,他大可明说,真是她错了,她绝对不狡辩,他这一下子忽冷忽热的是什么意思?  

  看着他的侧脸,薄凉深吸了一口气,终于还是坚定的开了口,“傅总。”  

  喊了大概有好几秒钟,可是一直没应声,他手中的笔没停。  

  薄凉气恼了,走到他办公桌的对面,手撑在桌面上,俯身靠近再一次大声的喊道,“傅总——”  

  傅容止抬头,斥责道,“吵什么吵?”  

  薄凉咬了咬唇,“我做了什么事情让你不满意吗?”  

  傅容止合上面前的文件,随手放在一旁,“没有。”  

  “那你干嘛对我这样?”  

  傅容止反问,“我怎样对你了?”  

  “你…”她想说他阴晴不定,跟吃错药一样,但是鉴于他现在已经这样了,她要实话实说,后面会不会更难伺候啊?  

  傅容止瞥了她一眼,“没话说就出去!”  

  薄凉张了张嘴,还是没敢继续叫板,特怂的,垂头丧气的走出去。  

  外面的位置上,薄凉懊恼的敲了敲脑袋,“真是的,刚才干嘛不把心里的话说出来啊!”  

  薄凉趴在桌子上,长叹了一口气,“哎,好烦啊,可恶的傅容止,本来我心情挺好的,现在把我也给弄郁闷了!”  

  其实要知道傅容止为什么这样,她还不会这么烦躁,最关键的是,她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跟个傻子一样。  

  她绞尽脑汁拼命思索,回顾这两天是否有惹到他,但是思来想去,她就是想不起来。  

  在公司,他是领导,就算他的安排有时候不太合理,她顶多就是在心里非议几句,面上她还是遵命的,所以公事上,按理说不会惹到他才对,难道是私下?  

  可是昨天下班的时候,他还挺正常的。  

  薄凉又细细一想,蓦地想到一个可能,难道是因为那个梦的事情?  

  也是,昨天她说是薄晓听错之后,他一下子就把电话挂断了,当时她还没怎么在意,可现在这么一看,说不定就是因为这件事在闹脾气。  

  只是,她梦里是不是叫的他的名字,对他来说有那么重要吗?  

  他真那么在意?  

  薄凉突然心跳加速起来,就在她发呆之际,内线突然响起,吓了她一跳,她瞧见是苏白墨的短号,这才松了一口气,“喂。”  

  “傅总在办公室吗?这里有一份关于打折的文件需要他签署一下。”  

  “在,你拿上来吧。”  

  苏白墨拿着文件上来,递给她的时候说道,“喏,给你,签好了给我回个电话,我来拿。”  

  “嗯,好。”薄凉接过放在一旁。  

  苏白墨没走,俯身看着她,“怎么感觉你心事重重的样子?发生什么事了?”  

  薄凉抬头看着苏白墨,犹豫了一下,试探性的问了一句,“一个男的因为一个女的在梦里梦见的不是他而生气,这说明什么?”  

  “很显而易见啊,男的吃醋了呗。”  

  薄凉诧异,“吃醋?”  

  “对啊。”苏白墨点点头,随即玩味的看着她,“你梦见谁了?”  

  “我梦见…”薄凉立刻反应过来,脸颊略微有些涨红,“不,不是我,我只是刚在网上看到这个问题,随便问一下你而已,你别多想。”  

  “既然不是你,你那么激动干什么?在我看来,你这样就是心虚。”  

  薄凉威胁道,“这份文件还想不想快点签下来了。”  

  苏白墨走之前,还刻意拼命强调,“我告诉你,刚才那种情况说明男的对女的还用情至深,如果男女分手了,还可以破镜重圆……”  

  薄凉越听心越乱,嫌弃的摆摆手,“快走吧你。”  

  苏白墨奸笑了一下,随即下去,薄凉耳畔却还不停响起苏白墨的话…  

  用情至深,破镜重圆…  

  薄凉拍拍自己的脸颊,不停的提醒自己,“不不不,薄凉,你别听苏白墨瞎说,他怎么还可能…”  

  他说过恨她的。  

  更说过要是她敢在出现在他的面前,他一定不会轻饶了她!  

秦惜qinxi

明天加更...加更...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