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残柳枝上泪滴落

第六十六章 为我刻木雕。

残柳枝上泪滴落 小心愿 2021 2017-03-20 15:35:09

  那个女的冷冷的说:“皇上下旨,王爷您请回吧!”

柳立君收回匕首说:“你回去告诉他,这次就算杀光所有人,我都不会回去帮他的”

那个女的犹豫了一下,然后简单的留下一句话:“时间是一个星期,希望王爷能好好考虑”

我拉着柳立君说:“皇上要逼你回去继续替他卖命吗?这次的代价是所有人的性命?”

柳立君突然抱住我说:“如果我真的间接害了他们,你会恨我吗?”

我深知生在帝皇家,没有多少日子是为自己而活的,柳立君难得想为自己活一次,不管付出什么代价,我斗希望他开心,我回抱住他说:“难得你为自己活一回,我支持你”

同时,我也相信你,你可以保住所有人,你一定不会让我失望的,柳立君很激动的紧紧抱住我说:“本王这生能遇见你死而无憾了”

我笑着说:“说什么呢,我们要当一辈子的朋友”

柳立君松开我说:“我们可以不只是朋友吗?”

这时,秋落枫走进来说:“你不想当朋友,想当什么啊?”

嬷嬷看见宋月枝回来心里很高兴的说:“月枝,你知道自己的身世了?”

宋月枝拿着一块手帕反复的看着祸:“嗯,嬷嬷,我有些累了,我想休息”

嬷嬷感觉她回来后,整个人都变了,既然她不想说,她也不过问的,宋月枝眼泪一滴滴的砸在桌面上,她的视线开始变得模糊,她心里很难过的说:“这是我们第一次相遇的场景”

然后,她把手帕枕在自己的脸上,就这样安安静静的睡过去,早晨,嬷嬷打着一盆温水送到她房间说:“月枝,起来洗把脸”

宋月枝很迷糊的起床,嬷嬷看见她眼睛都哭肿了,就知道是发生了很大件事,她坐在宋月枝对面问:“月枝,和嬷嬷说说吧!”

宋月枝强颜欢笑说:“嬷嬷,我真的没事”

嬷嬷一副过来人的样子说:“你不说,我也知道是什么事,是因为感情吧!”

她心里的想着:‘这个率真的姑娘,该不会是被人拒绝了吧!’

宋月枝吃了一口桌子上的糕点说:“嬷嬷,就知道什么事都瞒不过你,不过你放心,我很快就会好起来的”

嬷嬷笑着说:“月枝,爱一个人不是一定要拥有,你可以帮助他得到幸福,看着他幸福你也会快乐的”

宋月枝停顿了一下手上的动作说:“嬷嬷,我做不到”

嬷嬷边说边走出去说:“等你想清楚了,就明白怎么做了”

黑衣人多方打听才知道是我把木雕给了皇后,扰乱她的心智,他一定要给我教训,但是碍于我身边有太多人保护,所以她只能暗中跟踪,几天后,宋月枝想明白了,但是不知道怎么开口,所以一

直在跟着我,这天,我拿着菜篮子和小香上街买菜。

路过一个偏僻巷口的时候,我总感觉有人在后面跟着我,我拉着小香快速的跑到转角处拿起一块大石头,黑衣人步步紧逼,就在他要抓住我的时候,他听到后面脚步声,所以就躲起来了,宋月枝

来到这里发现把人跟丢了,所以她四处在找。

她走到转角处,我拿起石头用尽全力开砸,宋月枝身手矫捷的躲开说:“诗儿,你这是要杀了我啊?”

我惊讶的说:“姐,你怎么在这里啊?”

宋月枝有些别扭的说:“我就是路过”

我拍拍胸口说:“我总感觉这几天有人在跟踪我,弄得我疑神疑鬼的,走吧!我们回客栈去”

小香很开心的说:“这下,又很热闹喽”

宋月枝搭着我的肩膀说:“走,我们回去吧!”

黑衣人看见我们走远,从角落里走出来笑着说:“有意思”

消失了许多天的宋乾坤突然出现在客栈,他笑着说:“诗儿,好久不见”

我和他差点就成了兄妹,他应该对我们很熟悉,我笑着说:“你不见了这么多天,都在忙什么呢?”

宋乾坤闭口不谈,他从衣袖里拿出一个木雕说:“送给你”他把东西塞到我怀里,就走了。

虽然娃娃表面很多划口,但是长得还挺像我和他的,这个木雕是刻得,他抱住我很幸福的傻笑画面,秋落枫心里很不舒服的说:“不许收这种东西”

宋月枝很羡慕的看着那个木雕说:“他们长得多好看啊,要是有人送给我,我肯定很高兴”

我那木雕放在手心里说:“我看你就没这个手艺,一边去”

秋落枫生气的记住我这句话,闷声不吭的就跑回房间了,第二天,秋落枫顶着两个熊猫眼走出来,我看到他这个样子忍不住笑出来说:“你昨晚去抢劫银行啦?”

秋落枫拿了一个四不像的东西塞到我手里说:“你可别嫌丑,这可是我雕了一个晚上才雕出的成品”

真不是我要嫌弃,真的长得实在太丑了,我笑着说:“你的心意我收下了”

宋月枝看到小香拿着洗脸盆往柳立君的房间走去,她立刻跑上去笑着说:“小香,我去吧”

小香笑着说:“那就麻烦宋小姐了”

宋月枝走到柳立君的房间,把水放下说:“柳哥哥,我把洗脸水给你端来了”

她看了一眼四周发现没人,于是就往他的书房走去,她看见里面有好多关于诗儿的画像,诗儿的一撇一笑全部都画了下来,还有好多木雕,她真的彻底失败了,这时,她听到门口有脚步声,她

一时慌张就把其中一个木雕带走了。

柳立君走进来,看见屋里没人,于是洗了一把脸就继续忙自己的事了,他发现他昨晚刚雕好的半成品不见了,他到处都找不到,他脸色很不好的说:“小黑,我桌面有谁动过?”

宋月枝从柱子后面走出来说:“你说的是这个吧!你雕了这么多,为什么不敢送出去?”

柳立君被人戳中心事的迅速拿回木雕说:“以后没有本王的允许,不许任何人进入我的房间”

宋月枝很心疼的说:“傻瓜,我们都是傻瓜”说完后,她就跑走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