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残柳枝上泪滴落

第四十九章 遇见奶娘?

残柳枝上泪滴落 小心愿 2023 2017-03-12 16:58:03

  我跟宋月枝商量了一下,决定今晚开始行动,由她去试探淑贵妃,而我去人多的地方转转就可以了,我们分别开始行动,宋月枝潜入院子里,在门口刚好碰到少儿不宜的场面,宋月枝红着脸敲

敲门,贤淑正在享受中,被人突然打扰心情很郁闷,但是又怕门口是坤儿,所以她果断起床穿好衣服说:“进来吧!”

宋月枝推开门直接走进去,贤淑看到她很不高兴的说:“来找我什么事?”

这时,风朗悄悄拿了一根绳子绕道她后面准备袭击她的时候,宋月枝突然一闪,让风朗扑了个空,宋月枝笑着说:“我对你来说就这么有用吗?”

贤淑气的脸部扭曲的说:“废什么话,赶紧给我抓住她”

宋月枝三两下就把他打趴了说:“三脚猫功夫上不了台面”

风朗抓着已经断掉的手臂说:“你想怎么样?”

宋月枝很悠闲的喝了一口茶说:“不想怎么样,我已经和父皇相认了,过不久就可以昭告天下”

贤淑明显受到打击,她很呆滞的坐在椅子上说:“那个人的孩子竟然还活着”

宋月枝笑着说:“当初你要是让我母后把我生下来,你至于会落到今天的下场吗?我也威胁不到你”

贤淑捂住自己的脑袋说:“不,不是我干的,我去的时候她已经死了”

宋月枝缓缓的说:“你有什么证据?”

贤淑很慌乱的揪着自己的衣服说:“我去的时候,当时房门是打开的,里面一个人也没有,然后,我看见皇后躺在床上一动也不动,不对,当时皇后是一尸两命,怎么可能还会有孩子?”

宋月枝冷冷的笑着说:“那是我母后给你们使的障眼法”

贤淑冷冷的笑着说:“一朝富贵,门庭若市,一朝衰败,冷冷清清,宫里的女人大多数都只有一个下场吧!”

宋月枝要到了她想要的信息,于是,就不在这里停留了,我到处逛了一圈,也没发现什么可疑之人,这些打扮得花枝招展的妃子顾忌是刚进宫的,所以都不太认识我这张脸,宋月枝飞到树上看着

这皇宫的大致结构,然后飞向了另一边,突然,有个老宫女撞到我怀里,她连忙捡起那些糕点说:“奴婢该死,奴婢该死”

我把她扶起来说:“没事”

她站起来无意中看了我一眼,然后很惊讶的指着我说:“吴皇后,你·····你”

我很着急的问:“你认识我?”

老宫女立刻低下头说:“奴婢被这个皇宫困了半生,偶然有一次机会可以远远看到吴皇后的一面”

我笑着说:“天色不早了,早点回去休息吧!”

老宫女小心谨慎的走回自己的房间,第六感告诉我,她绝对没那么简单,我一路跟着她来到她房间,只听见她念念叨叨的说:“吴皇后,宫里新进了一批妃子,长得都神似,皇上这么多年还对你

念念不忘,可见他的深情与执着”

我立刻闯进去说:“我有一些事想要和你说”

老宫女被吓了一跳的捂住胸口说:“药,药,药”

我着急的说:“药在哪里?”

老宫女指着自己门口的树说:“树叶,树叶”

我看了一眼她指的方向,连忙跑过去摘了许多叶子给她,老宫女手不停发抖的拿起叶子直接塞进嘴里咀嚼起来,等症状稍微缓解后,我扶她坐起来说:“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老宫女笑着说:“有什么事你就说吧!”

我拿出金钗说:“我是吴皇后的孩子,所以我想知道我母后在宫里发生了什么事”

老宫女拿着那只金钗说:“吴皇后生的是双生子啊?还有一个呢?”

太好了,她竟然知道这么多,我笑着说:“我姐姐,她去玩了”

老宫女笑着说:“看到你们能平安长大就好了”

我疑惑的问:“你之前为什么还否认不认识我母后呢?”

老宫女很严肃的说:“这几年调查吴皇后死因的人实在太多了”

我好奇的问;“你为什么相信我呢?”

老宫女很慈祥的说:“看到你的样子,我就想起吴皇后,错不了”

这时,宋月枝突然闯进来说:“人不是淑贵妃杀的”

老宫女看着我们两个,顿时笑开了花说:“能让我在有生之年看到你们,真是老天眷顾”

宋月枝神经大条的说:“一个老宫女能知道什么,走啦,别耽误时间”

老宫女给我们倒了两杯茶说:“先喝杯水再走”

我喝了一口茶,发现竟然是御用茶,一个宫女是不可能喝到这种茶的,除非是赏赐,我笑着说:“敢问你的身份是?”

老宫女笑着说:“我是吴皇后的奶娘,是我接生你们的,那一年具体发生了什么事,我也不太知道,只是有一天皇后她突然肚子疼,我看是要早产了,那时,她紧紧的抓住我的手说,她已经

时日无多了,让我不要通知任何人,在密室里帮她接生,你们出生后,皇后就毒发身亡了”

我想了一下说:“当时屋子里有其他人吗?”

老宫女很忧伤的说:“那时,我着急的去找夭折的孩子,想瞒天过海,我并没有注意房间里有没有人”

我很认真的说:“当时母后的宫里丢失了一箱珠宝”

老宫女点点头说:“没错,但是我不知道那箱珠宝的去向”

我们问完了所有的问题,打算离开的时候,老宫女从衣柜里拿出一张手帕说:“等一下,这是皇后塞在枕头底下的手帕,我一看是男人的手帕就给收起来了”

我拿着那张手帕看了一下,毫无头绪,今晚注定失眠,我靠在宋月枝的肩上说:“过几天,我就要随爹爹回府了,到时只有靠你了”

宋月枝满脸疲惫的靠在车窗说:“母后的死对我来说很重要,你可不可以留下来和我一起调查?”

我笑笑说:“我名义上是南悲国的人,怎么可能在这里长待呢?”

宋月枝不依不饶的说:“反正你就是不能走,不然我就拿绳子把你绑起来,来个失踪人口算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