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残柳枝上泪滴落

第四十三章 遇见皇上。

残柳枝上泪滴落 小心愿 2002 2017-03-09 18:28:28

  贤淑在宫里听说有人支持自己的孩子,有点高兴忘形的说:“风朗,坤儿就应该当皇上,现在正是民心所归”

风朗看到自己的小孩这么有出息,心里面也是满满的安慰,他倒了一杯茶给她说:“贤淑,我们要怎么帮坤儿?”

贤淑拿出一袋银子给他说:“想办法让皇上看到坤儿和元姑娘相处的场景”

风朗想了一下说:“是想刺激皇上的回忆?可是这样一来皇上只会更加憎恨你”

贤淑笑着说:“反正他心里不曾有我,我又何必还对他存有一丝的希望”这结果是他想看到的,风朗在她身后很满意的笑了起来,他回忆起跟在她身边半辈子,从来不敢揣测她的心,直到现在

他才明白,原来在她心里还是有一丝的地位的。

风朗激动的握住她的手说:“我一定护你周全”说完后,他就出去办事了。

宋乾坤坐在椅子上呆呆的看着那块令牌,我坐到他身边说:“你心里是怎么想的?”

宋乾坤眼神呆滞的说:“我答应过你,不会去觊觎不属于自己的东西”

我满是担心的看着他说:“过几天我就要回去了,我们也算朋友一场,今晚陪我去逛夜市吧!”

宋乾坤笑了一下说:“真没想到,当我一无所有时,才能当你的朋友”

我拍拍他的肩膀说:“朋友不是金钱能够衡量的”

宋乾坤握住桌上的那块令牌说:“今晚见”

晚上,我们一群人走在街上,以横队的方式占领整个街道,百姓们都跟在我们身后无法超前,我笑着说:“我们这样欺负人真的好吗?”

秋落枫拉着我的手说:“在我心里你做什么都是对的”

小香在一旁吃醋的说:“小姐现在有了秋公子,就把女婢远远的甩在后面了”

元诺雪心里有点不舒服说:“姐姐,还真的是优秀,这么多的人都喜欢围着她转”

我笑着说:“小香是不是想嫁人了?回去我给你挑个如意郎君”

小香害羞的捂住脸说:“小姐真是讨厌,你怎么可以这样”

过了一会儿,我们一大群人就各自散开了,从原本的退伍变成,成双成对的队伍,温仪跟在柳立君的身后说:“王爷为何不杀我?”

柳立君淡淡的说:“你现在还有利用价值”

温仪很伤感的说:“王爷,我知道我们之间是不可能的,可是我还是义无反顾的爱上了你”

柳立君很冷漠的看着湖面说:“我心里有诗儿,容不下其他人”

温仪握着他的手说:“不管你跟元姑娘以后怎么样,但是现在至少我还在你的身边,不要拒绝我好吗?”

柳立君一时间沉默了下来,宋乾坤趁着秋落枫给我买东西吃的时候把我拉到一个地方,我们现在站在桥中间,宋乾坤笑着说:“诗儿,你现在看到了什么?”

我看向远方,今晚的月亮很圆,我们站在的视觉角度上,就像是嫦娥奔月一样,感觉自己离月亮很近很近,宋乾坤笑着说:“诗儿,我如今不是王爷了,我给不了你什么,我只能祝福你”

我笑着说:“爱情和金钱没什么多大关系,如果你以后遇到一个女孩子,你想奋不顾身陷进去的时候,那才是真爱”

宋乾坤伸手摘了一朵野花说:“诗儿,我很喜欢你”

我笑着说:“我们不合适”

这时,远处传来一阵声音:“有人落水了”

我连忙朝呼叫声的地方走去,宋乾坤跟在我的身后,我们一起走到那个地方,可是看不见人影,连个挣扎的人影也没看见,宋乾坤笑着说:“该不会是有人造谣?”

谁没事拿落水开玩笑啊,不过也不排除有这种无聊的人,毕竟现场连个挣扎的痕迹都没有,正当我们要走的时候,皇上突然间走过来,我还是第一次见皇上的尊容呢!

宋乾坤看到自己的父皇,顿时有些手足无措的把我藏到身后,他在想:绝对不能让父皇发现诗儿。

我莫名其妙的看着他说:“宋乾坤,你干什么?”

宋乾坤很紧张的说:“诗儿,你躲在那里别出声”

我糊里糊涂的被他强制性塞进草堆里,风朗看着挺着急的,皇上走到他面前说:“坤儿,朕刚刚看见你和一个姑娘在一起”

宋乾坤紧张的说:“皇上,您看错了”

风朗随手捡起一颗石头往我身上弹过去,我吃痛的站了起来,皇上看到我的样子很是惊讶,他不可思议的看着我,宋乾坤护着我说:“皇上,我们先走了”

皇上拦住我说:“敢问姑娘名字,是谁家的孩子?”

我看着他说:“我·····”

宋乾坤拉着我的手说:“皇上,请自重!”

皇上很伤感的朝着我喊了一句:“我的倩儿,你是回来看我了吗?”

我很反感的躲到一边说:“皇上,请自重”

皇上身边的小太监拉住他说:“皇上,您是认错人了,这位姑娘年龄上不符合,不可能是吴皇后”

秋落枫急冲冲的赶到这里说:“诗儿,你怎么跑这里来了?”

皇上楠楠道:“倩儿,她是你派到我身边的吗?我会好好照顾她的”

第二天,皇上吩咐一队人马来接我,我看了一眼说:“我不去,我本来就不是你们这国的人,我没必要去皇宫做客”

皇上身边的红人很难为情的在旁边站着,皇上特地交代不能用强,可是现在元姑娘又不肯配合,这可如何是好,他哀求道:“元姑娘,你就和奴才走一趟吧!不然没办法和皇上交差”

我很不负责任的说:“那是你的事,和我无关”

太监很心烦的说:“元姑娘,您就和我走一趟吧!”

我坚决不肯去的坐在椅子上,看着他们纠结的样子,心里十分的过瘾,太监把事情禀告给皇上听,皇上知道后却笑出了声说:“真是个有意思的姑娘”

皇上喝了一口参汤说:“把她给我绑来”

太监很开心的选了一根结实点的绳子说:“奴才这就去办”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