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残柳枝上泪滴落

第四十二章 没有血缘的皇子。

残柳枝上泪滴落 小心愿 2009 2017-03-08 17:49:43

  秋落枫因为不放心就一直跟我身后,他看到我进了院子,才找个地方躲起来,宋乾坤拉着我走到门口,本来想通传一声,没想到屋里先发了声。

他的母妃说:“风朗,你说我们的坤儿会照我的话去做吗?”

风朗笑着说:“贤淑,坤儿平时最听你的话了,他一定会按照你的话去做的”

贤淑很欣慰的说:“现在再也没有人能阻挡我们在一起了”

风朗很开心的抱着她说:“以后我不会再让你受委屈的”贤淑很幸福的回抱他。

宋乾坤让我听到这些对话,感觉很尴尬,他破门而入说:“我到底是谁的孩子?”

贤淑震惊了一下说:“你当然是你父皇的孩子啊?”

宋乾坤一掌劈碎了眼前木桌说:“还敢撒谎,你们说的那些话,我在门口都听到了”

贤淑走出门口恰好看见我,她从衣袖里拿出一把匕首说:“坤儿,把她杀掉,我不能让任何人威胁到你”

我生气的走进屋里说:“你们这是在窃取不属于你们的东西”

贤淑很疯狂的说:“我放弃我心爱的人,进宫陪了他半生,到最后却落得如此的下场,你说我在窃取不属于我的东西,皇帝的半壁江山都是我帮忙打下来的”

我摇摇头说:“并不是所有的爱都是有回报的,你清醒一点吧!”

贤淑拿着刀一步步向我逼近说:“该死的人是你” 我见宋乾坤在一旁无动于衷,我还是选择自救吧!

我跑出院子大喊着:“救命啊”

我的呼救声刚好被在附近散步的皇上听见了,他快步的走到这边,贤淑立刻把我绑住塞进柴房里,这时,皇上踹门而进说:“发生什么事了?”

宋乾坤笑着说:“父皇,没什么事,您早点休息吧!”

就这样我错过了一次被救的机会,接着秋落枫从树上飞下来,直接进到柴房把我抱起来说:“就你这个笨蛋还相信他”

这时,贤淑闯进来说:“既然来了,就一个也别想走”

宋乾坤跪在我面前说:“诗儿,千错万错都是我的错,可是我不想要我母妃有性命危险,我求你不要把今晚的事情说出去,我答应你不会觊觎不属于我的东西”

这个话题一直都是皇家人的禁语,我知道一旦这件事曝光,所有人都会受到牵连,我点点头说:“我答应你,不过你该劝劝你的母妃回头是岸”

贤淑拿着匕首逼近我说:“你知不知道我为什么千方百计的想要杀了你?”

我也很好奇这个,我好奇的问:“为什么?”

风朗这时候突然闯进来拉住她说:“贤淑,这是我们唯一的筹码,不能说啊”

贤淑就像噩梦惊醒般的回神看着我们,然后自己慢悠悠的走回房间,她想了一下说:“坤儿,把她赶走吧!”

秋落枫帮我解开绳子,然后抱着我用轻功离开,宋乾坤走进屋子里,贤淑拿出一块手帕说:“坤儿,你还有最后的筹码”

宋乾坤拿起那并不显眼的手帕说:“母妃,你说的是····”

贤淑拿起那块手帕说:“元姑娘长得很像吴皇后,你可以利用这一点助你夺得皇位”

宋乾坤很淡定的问:“当年你为什么要杀死吴皇后?”

贤淑冷冷的说:“她当年看到我和风朗,她知道我们的事,所以我不得已要杀了她以求自保”

宋乾坤失魂落魄的说:“母妃,你有后悔过吗?”

贤淑笑着说:“如果再给我一次机会,我还是会这么做,我恨,我恨你父皇,心里容不下其他女人”

宋乾坤呆呆的看着远方说:“我不会去争皇位的,你就死了这条心吧!”

贤淑很生气的说:“哪天她把事情抖搂出去,你我都会没命,你要是登基当上皇上,还会有谁猜忌你的身份?”

宋乾坤难过的说:“这是你欠父皇的,我要替你还”贤淑看着他坚决离去的背影,她气的心绞痛。

风朗倒着一杯茶给她说:“我们的孩子刚刚知道这件事,不急着要他接受”

贤淑靠在他的身上说:“风朗,有你在我身边真好”

宋乾坤在酒馆里一壶一壶的喝个不停,大家都以为他是酒鬼,想把他赶出去,谁知道他竟然拿出一袋银子说:“把你们店里最好的酒都给我拿出来”

早晨,我早院子里活动了一下筋骨,看见宋乾坤晃悠悠的走进来说:“诗儿,来陪我喝酒”

我抢过他手里的酒瓶说:“你酒品那么差就不要再喝了”

柳立君走过来接住他说:“发生什么事了?”

我想了一下还是觉得不能说,我看了他一眼说:“以前高高在上惯了,现在一无所有了,心情难免不好”

柳立君很了解他,他不是那种惜财如命的人,反之是个视钱财如粪土的人,城里的一半穷人都是靠他救济的,那些曾经得到过他救济的百姓得到消息,纷纷从四面八方赶来聚集城中想要为他

伸冤,可是这天下还是由皇上说了算,皇上一天不松口,吃苦的是那些打抱不平的人,几百号人因为这件事全部入狱。

等宋乾坤醒来得知这个消息的时候,他连忙进宫跪在地上说:“父皇,哦,不,应该叫皇上,那些百姓是无辜的,请皇上放过他们”

皇上看着宋乾坤逐渐疏远自己,他不禁开始反思:难道自己真的做错了?

宋乾坤着急的说:“皇上,我可以安抚他们让他们不要闹事”

皇上拿出一个令牌给他说;“去吧,只要他们不闹事,朕就放了他们”

宋乾坤拿着令牌走进牢房说:“大家听我说,此事牵扯甚广,我不想要你们为此连累,你们快回家好好过自己的生活吧!”

其中有一个人发言说:“我等誓死追随王爷”

宋乾坤苦笑着说:“有你们这句话就够了,大家散了吧!”

那些人非常听话的一步三回头出了城,这件事就这么暂时平息了,过了一时间,皇上也没有找他要回令牌,宋乾坤开始揣摩皇上的心思。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