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残柳枝上泪滴落

第二十七章 公主的偶遇。

残柳枝上泪滴落 小心愿 2064 2017-02-28 21:55:14

  大皇子笑的很狂妄的样子说:“如今我为刀俎,你为鱼肉,你只有相信我,其他别无选择”

秋落枫了冷冷的说:“你先救一个人,我就相信你,就算是你给我的利息”

大皇子胸有成竹的样子说:“行”

大皇子带着一大群人非常高调的进入秋落枫的府上,大皇子看着躺在床上昏睡的两个人说:“先救那个没用的人”

女巫拿着脖子上的十字架围在他们身边转,而且嘴里还念念有词,秋落枫若有所思的看着他们,大皇子很烦躁的走出房间,我看着他感觉他很眼熟,但是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他,等飒律音醒来,

大皇子瞬间有了筹码说:“你现在就把我要的东西交出来”

秋落枫口气软下来说:“可要再给我点时间吗?”

大皇子很烦躁的说:“都快死了,还那么磨叽,行,我给足你三天时间”说完后,他领着一大群人走了。

柳立君从屋顶上跳下来,秋落枫担忧的问:“有什么办法?”

柳立君脸色凝重的样子说:“有点棘手,不过我们可以利用语言上刺激她,让她强行苏醒”

用语言刺激她,我想到什么说:“就平时她最宝贝什么,还有最在意什么”

秋落枫一无所知的看着我,我无语的转过身问平时伺候她的贴身宫女,那名宫女说,秋落雨平时很宝贝一个盒子,几乎每天都会拿出来看,但是没有人知道她把盒子放哪里了,我带着一群人跑

去她的房间开始地毯式搜索,我觉得既然是这么贵重的东西那一定放在离自己身边最近的地方。

我把她床上的东西全部掀开,在她枕头底下我发现了一个暗格,我打开一看里面有个盒子,盒子里面只有一块玉佩,没有什么其他东西,飒律音看到这块玉佩,瞬间鸡皮疙瘩起来,我拿着那块

玉问他:“你见过这块玉的主人?”

飒律音遮遮掩掩的说:“不····不认识”

我很生气的说:“你要是想见死不救随便你”

飒律音立刻投降的说:“在我十二三岁那年,我看上了一个姑娘,她不是什么管家小姐,她只是一个很普通的商人女儿叫怜儿,路过当地停留几天,年少无知的我趁有一天晚上我·············”

真没想到他的风流债这么长,我好奇的问:“后来怎么样了?”

飒律音脸色变得惨白说:“后来,她怀上了我的孩子要求我娶她,我当时只是玩玩,哪里会当真,于是就一走了之,再也没和她联系,一年后,我回来找怜儿,他们都说她在我走的第二天就上

吊自杀了,一尸两命,从此之后,我再也不敢随便招惹女子了”

我生气的说:“活该”

秋落枫好奇的问:“这块玉佩和落雨有什么联系?”

柳立君拿起那块玉佩看了一下,我思考了一会儿,最后决定死马当活马医一回,我拿着那块玉佩放在她的胸口上说:“落雨,我是怜儿,我回来看你了,你还记得这块玉佩吗?”

秋落雨听到后,手指动了一下,我继续说:“落雨,你给我醒来,我要你替我好好活着”

秋落雨梦里看到怜儿腿上流着血,拼命喊救命,可是没有人救她的场景瞬间被惊醒,她睁开眼睛呆呆坐在床上,我用手在她眼前挥了一下说:“落雨,你没事吧?”

秋落雨立刻回神拍掉我的手说:“我能有什么事?”

我高兴的说:“太好了”

飒律音哪壶不开提哪壶说:“你怎么会有怜儿的玉佩?”

秋落雨生气的说:“她送给我的”

飒律音很激动的握住她的手说:“她死了吗?”

秋落雨拿着那块玉佩问:“你问这个干嘛?”

飒律音满脸懊悔的样子说:“我就是间接害死怜儿的凶手,我是她肚子里未出生的孩子的父亲”

秋落雨生气的拿起匕首架在他的脖子上说:“原来就是你害死了怜儿” 这真是一段冤孽啊,我们三人悄悄退出了房间,他们之间的帐就让他们好好算清楚吧!

飒律音脸色很凝重的样子说:“是我对不起怜儿,当我认识到自己错误回去找她时,他们都说怜儿自杀了”

秋落雨询问了一下他回来的时间,那时怜儿即将要生产了,怜儿的父亲为什么要隐瞒飒律音呢?她轻咳了一声说:“如果重来一次,你会娶怜儿吗?”

飒律音不假思索的说:“我一定会娶她的”

秋落雨把他带到怜儿的坟前说:“那年我刚好在这一块狩猎与父皇失散了,我一个人走到这里,就看到怜儿全身都是血的向我求救,我叫御医帮她接生,然后········”

飒律音摸着那块墓碑说:“然后怎么了?”

秋落雨突然拿着匕首刺进他的胸膛说:“然后就没然后了”

飒律音不可思议的睁大眼睛看着她说:“你·····你” 话还没说完就晕过去了。

晚上,我看这两人没回来挺担心的说:“秋落枫要不我们去找找他们?”

这时,秋落雨心情很好的走到我面前说:“他没事,他先回去了”

我点点头说:“哦”

柳立君在一旁事不关己的下着他那盘棋,秋落枫在悠闲的喝着茶,我大声的说:“喂,你们到底有没有听我讲话?”

秋落枫点点头说:“我们都听着”

我气呼呼的看着他们俩说:“有没有感觉今天气氛怪怪的?”

柳立君心平静气的说:“眼见不一定为实,很多时候要学会用心”

第二天,秋落雨一大早就起来练剑,我路过她身边时,她把剑架在我的脖子上眼神充满着杀气,我把剑移开说:“落雨,回神了我不是你的敌人”

她拿着手帕擦着剑说:“我练剑不喜欢有人打扰的”

我笑着说:“好吧”

柳立君拿着书信说:“我要赶回南悲国了”

我看了一眼那封信说:“宋乾坤突然偷袭你们?既然皇帝那么对你,你不妨再拖一段时间回去,让皇帝好好着急上火一下”

秋落枫点赞说:“诗儿这主意不错,柳立君你可以考虑一下”总结一句话就是,不想让南悲国的皇帝太好当。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