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其他 其他 宝贝你爱谁

第六十二章 有了孩子

宝贝你爱谁 略有耳闻 6307 2017-04-04 19:47:31

    林晓悦觉得李延好像又变回了那个大男孩,这样的他让人心疼,她真的很想好好的安慰他,却感觉眼皮越来越沉重,只能艰难的从喉咙里迷糊的发出一句“我爱你”就说不出话来了。  

  “悦悦,你怎么了?”李延察觉到她的异样,赶紧起身去摸她的额头。“该死的!”因为喝了很多酒的缘故,他身上的温度也别平时高了许多,这么久自己竟没有发现她正在发高烧。  

  当他抱起她准备去医院的时候突然感觉手掌触碰到什么黏热的液体,一种很不好的预感袭来,眼睛移向床畔,灯光下那团红色显得那样触目惊心!他瞬间醉意全无。  

  “不!悦悦,你不能有事!”声音都是颤抖的,几乎是飞奔的抱着她冲下楼梯。  

  李延开着车,一路狂飙,此时什么红灯,什么交通规则在他眼里统统视若无物,幸好是晚上,路上一个行人也没有,不然绝对给他撞死好几个。  

  “李总,您放心,夫人送来的及时,现在已经没有什么大碍了。”他曾赞助过这医院不少设备,所以里面的人都对他毕恭毕敬。  

  “那她为什么流血?”  

  “这个.........”赵主任欲言又止。  

  “快说!”  

  “夫人怀孕了,本来..........”  

  “怀孕了?”李延脸上浮起一丝喜悦,随即又暗淡下去,想到刚才流血了,那不就.........他在心里骂着自己混蛋。  

  “李总别担心,胎儿并没有什么问题,只是周期尚短,不宜过度房事,所以才........”赵主任难为情的看了他一眼,见他的脸色越来越难看,不敢再说下去。  

  “好了,你下去吧,我到病房看看她。”李延摆摆手,大步跨向病房,走到门口却像个做错事的小孩不敢进去。  

  在门外徘徊许久才低着头挪到床边坐下,林晓悦安静的躺着,微微颤动的长睫毛暴露了她此刻是醒着的事实。“悦悦,你现在还有没有什么地方不舒服?”李延想去握她的手,看到上面的针管又赶紧缩了回来,心疼的眉毛都要拧成一条线了。  

  林晓悦睁开眼睛看了看他,抬起手轻抚着他的眉梢说:“李延,你别皱眉,看着像个小老头一样,很丑。明明大不了我几岁,却总是装成大叔,我会嫌弃你的。”  

  虽然刚才烧的昏昏沉沉,但是李延在耳边说的那些话她都听的清清楚楚,所以真不忍心去责怪他。  

  “你不怪我了?”李延有些受宠若惊。  

  “我当然不会这么快原谅你,除非.........”林晓悦眼中闪过一丝可爱的狡黠。  

  “你说,只要我能做到的都答应你。”他的声音温柔的一塌糊涂,之所以没有立即说好,只是因为怕她提出要跟他拉远距离的要求。  

  “你陪我出去玩一个星期。”李延不知道,这半个月来把她一个人关在家里,都要闷到发霉了。  

  “当然没问题,只要你愿意,别说一个星期,就是天天陪着你都行。”他毫不犹豫的接过话,这正是他求之不得的事。  

  前几天两人的不开心似乎都翻篇了,他们谁都没有再提。  

  李延遵守承诺放下手里的一切工作,叫阿哲定了两张去泰国的机票,就在三天后出发,临行前林晓悦想去看看魏寻尘,他也很爽快的就同意了,现在她已经有了他的孩子,而孩子将会是他们永远不同于别人的连系。  

  *  

  到了医院最顶层的VIP私人病房,李延和魏铭扬像是什么事也没有发生一样在病房外寒暄,林晓悦在门口踌躇了几秒才进入房间,那个人还是那样安静的躺着,她小心翼翼用自己的双手去握他的手掌,眼泪已经控制不住泛滥,本来不爱哭的她这段时间流的泪似乎比二十年来加起来的还多。  

  “尘哥哥,都是我不好,对不起,真的对不起........”  

  “尘哥哥,要是你当初没有遇到过我多好,那你就还是那个一笑起来就能带给每个人阳光的温暖男生。”  

  “尘哥哥,你快醒过来吧,你再不醒来我就要跟着害你的人去泰国了。”  

  “你看,你哥说的没错,我就是一个满肚子坏水的女人,我虚伪,我是非不分,我忘恩负义,我.........”  

  林晓悦坐在床前断断续续的说着,多希望他能给她哪怕一点回应,可眼前的人始终一动不动的躺在那里,她把脸埋进他的掌心,早已经泣不成声:“尘哥哥,求求你你睁开眼睛看我一眼,求求你........”  

  “哼!”身后传来一阵冷笑,不知什么时候魏寻尘已经走了进来,用一种阴阳怪气的声音说到:“你既已经打算跟伤我弟弟的罪魁祸首去泰国了,又何必还过来虚情假意一番。”  

  林晓悦擦了擦眼泪转过头淡淡的说:“你别说刚刚在外面和李延谈笑风生的不是魏先生你?”  

  魏铭扬没有回答她,而是找了个地方坐下才慢悠悠的说:“周医生说寻尘就算醒过来了今后可能都没办法站起来了,你还能心安理得的跟李延甜甜蜜蜜,我可真挺佩服你的。”  

  林晓悦身子一顿,一只手不自觉的附上自己的小腹,咬了咬牙说:“魏先生不是早就别具慧眼看出我是一个无情无义的人吗,我会这样也不出你意外。”  

  魏铭扬勾了勾唇角,没有说话。  

  林晓悦站起身说:“今天我也虚情假意的表演够了,就不奉陪了。”说完头也不回的走出了门。  

  而他们谁也没有注意到,魏寻尘放在身侧的一只手微微动了动。  

  “悦悦。”李延一只手稳着方向盘,一只手附上她的手背,今天他自己开车带她过来的,所以此刻车里只有他们俩。  

  林晓悦抬头给了他一个淡淡的笑,虽然看出了那里面的勉强,他还是紧紧握住她的手指说:“对不起。”  

  “嗯。”  

  “呃,那个,阿哲说今天是个好日子。”李延脸上露出了不曾有过的表情,像是紧张,又带着点大男孩般的羞涩?没错,是羞涩。  

  接着他腾出一只手在怀里摸索了好一阵,才在林晓悦带着疑惑的眼神中掏出一个黑色的小盒子递过来:“这个,你戴上看看喜不喜欢。”  

  林晓悦接过盒子打开,一枚硕大的钻戒映入眼帘,突然间她感觉鼻子有些发酸。  

  见她低着头没有说话,李延一下子有些不知所措,赶紧一个急刹车把车子停在路边。  

  “对不起,我没有逼你的意思,我说过我会等,等你慢慢可以接受我,你不喜欢我们就把它扔了。”说着李延就想拿过盒子准备把它扔出窗外。  

  “我很喜欢,你给我戴上吧。”林晓悦伸出左手微笑的看着他。  

  李延几乎是颤抖着手把戒指套上了她的无名指,这一刻他期盼了那么久,从见到她的第一眼开始。  

  从今以后他们将再也不会分离。  

  此时,医院顶层的VIP套房里,除了病床上躺着的魏寻尘和把自己舒适陷进柔软沙发里的魏铭扬,还有两个不速之客。  

  “魏总,您可不愧是生意人,跟你合作这么久,什么便宜都给你得了,我怎么发现自己没捞得半点好处。”娇俏的声音听着极为悦耳,说话的人正是当红小花琴子,而旁边是她的助手刘挺。  

  魏铭扬伸出食指放在唇边:“嘘!卓小姐,你这样说话容易让人误会。”  

  “误会?”琴子轻笑出声:“魏总是想过河拆桥?”  

  “哎,这样的话不该从你这么个大美人儿嘴里说出来。”魏铭扬站起身走到她面前,用手指勾起她的下巴低润的说:“这张小嘴该是用来唱情歌的。”  

  “魏铭扬,你说过我只要好好配合你你就有办法让林晓悦离开延哥,可是现在他们........”琴子已经失了耐心。  

  魏铭扬似笑非笑盯着她摇摇头:“想要待在李延身边,你这样沉不住气可不行啊!这点刘小姐可比你强那么一些。”说完他意味深长的看了刘挺一眼。  

  “你别忘了,要不是我把林晓悦要去北京的事告诉你魏寻尘就不会因为西郊那块地而在魏氏失去发言权,你又怎么会像现在这样稳坐继承人的宝座。”  

  “哦,你不说我都忘了,要不是因为这件事我亲爱的弟弟也不会躺在这里昏迷不醒了,现在我们全家可是为了他茶饭不思,卓小姐还以为魏某该感谢你吗?”  

  琴子一时语塞,倒是刘挺上前说到:“琴子姐你放心,我了解林晓悦,她一向自诩仗义,现在魏二少昏迷不醒,她绝对不会真的想跟李总去泰国逍遥快活,毕竟她一直相信是李总叫人伤的魏二少。”  

  “可是这并不关.......”  

  魏铭扬眼角一挑打断她:“还是刘小姐看得透彻。”  

  “你的意思是?”琴子带着些许疑惑看向他。  

  “回去继续跟林晓悦姐妹情深吧,她要离开或许你能帮得上一点忙,既能达成心愿又得到她感激这样一举两得的事何乐而不为?”魏铭扬嘴角含笑道。  

  琴子眯起眼睛盯了他好一会儿,才拿起包万种风情的向外走,刘挺无声的跟在后面。  

  魏铭扬缓缓起身走到病床前注视着安静如初的魏寻尘低低地说:“寻尘,你放心,伤你的那些混混天天被我折磨的生不如死,我要让他们比你难过一万倍,你既然那么爱姓林的丫头,哥一定想办法让她回到你身边。”只要不和他争权势地位,魏寻尘永远是他最疼爱的弟弟。  

  琴子来到别墅时李延不在,他送了林晓悦回来就跟阿哲出去了,因为要去泰国半个月之久,他自然要在走之前把所有事情安排好,林晓悦正跟园丁学着修剪花枝,还做的有模有样。  

  “悦悦,快过来歇会儿喝口水,太阳这么大,也不怕晒着。”琴子嗔怪道。  

  林晓悦取下手套放在一边,擦了擦额角的汗笑眯眯的向她走过来。  

  “看你,脸都晒红了,给你降降温。”琴子从包里拿出一支晒后修复喷雾就朝她脸上喷去,还回过头对身后的刘挺吩咐到:“小挺,赶紧叫王嫂倒杯水来。”  

  刘挺应声去找王嫂,琴子上前挽住林晓悦去花架下的石桌旁坐,心想该如何做才能让林晓悦告诉自己她内心的真实想法,却不经意扫到了她无名指上一个明晃晃的东西,阳光下钻石的光芒闪的琴子眼睛都快睁不开了,她努力克制着心里的酸涩强装微笑:“真漂亮,延哥跟你求婚了?”她拿起那只带着戒指的手仔细打量着,眼底的嫉意藏都藏不住。  

  林晓悦只是淡淡一笑,什么话也没说。  

  “给你说个好消息,我过几天也要去泰国拍MV,说不定能和你们能偶遇呢。”琴子岔开了话题。  

  林晓悦柔声道:“何需偶遇,你到了打电话,我们直接去找你。”  

  “真的?”琴子眼睛顿时有了一种异样的光彩,随即又暗淡下去:“可是延哥肯定不会同意的。”  

  “他会的。”  

  就在这时刘挺端着饮料过来了,她手里还拿着几本杂志,抽出了一本关于娱乐方面的递给琴子后就把其他的随意搁在石桌上了,然后挨着她们坐了下来。因为琴子很多时候过来都会带着刘挺,虽然和林晓悦还是没有什么语言可也不像以前关系那样紧张了。  

  三个人这样坐着看看书也不是一次两次,相处起来还算融洽。  

  “咦!这个人怎么如此眼熟?”琴子喝了口果汁突然指着桌上一本杂志的封面大声说。  

  刘挺拿起那本书端详了几秒道:“这不是我们昨天在医院看到和李总谈话的人嘛?”她喃喃念到:“著名脑科专家周慕霖教授。”  

  听到这里林晓悦抬眼看了一下那本杂志,果然是那个给尘哥哥治疗的周医生,只是李延为何会单独去医院找他?  

  琴子漫不经心地说:“昨天我有点感冒就去了医院,因为喝了太多水和小挺找洗手间的时候在走廊看见了延哥,本来想跟他打招呼的,但是看他正在跟人谈话就没有过去。”她用肩膀靠了靠林晓悦好奇的问:“嗨,小悦,你知道延哥去医院是干嘛吗?”  

  “当然不知道。”林晓悦平静的说。  

  魏寻尘受伤的事魏家并没有对外公开,当初魏铭扬还提醒过顾依依这件事要保密,而林晓悦也没有跟任何人提起过。  

  “看来一定是有个大坏人住在医院里,还刚好是这个周医生的病人。”琴子半认真半开玩笑的说。  

  林晓悦不解的对上她的眼睛问道:“你为什么这么说?”  

  “因为当时离得有点远,具体没听到他们在说什么,但我们听到那个周医生说什么就算病人永远醒不过来也并不会有人怀疑,还让延哥尽管放心,这不是很明显........”琴子话还没说完林晓悦突然感觉一阵眩晕,杯子从手中滑落,柠檬水洒了一地。  

  “小悦,你怎么了?”琴子满脸关切的神情。  

  “没事,只是一下子手滑了。”林晓悦低垂着眼眸,长长的睫毛在脸上洒下一片阴影,让人看不出她心里所想。  

  琴子紧张的说:“小悦,莫不是你知道什么?”  

  “琴子,你知道李延一向不喜欢有人打探他的事情,尤其是他不想让人知道的事,所以刚刚的话你还是不要再提了,况且你不是说离得远吗,或许是你听错了。”林晓悦恢复了刚才的平静。  

  “可是小挺也听到.......”琴子还要说什么,却被刘挺用手肘靠了一下没有再继续,随即换上一幅人畜无害的笑脸说:“也是,我肯定听错了,不管是谁,延哥也不屑在医院动手,在生意场上他从来就所向披靡。”  

  林晓悦勾了勾唇,没有再说话。  

  “琴子姐,你该走了,三点钟时装公司周老板约了你谈代言的事。”刘挺先打破了沉默。  

  琴子起身道:“你不说我都忘了。”接着转向林晓悦说:“小悦,那我就先走了,到时候联系你。”  

  “嗯。”林晓悦起身把她们送到门口,便直接回了自己的房间,刚刚琴子的话已经让她没有心情再去学习园艺。  

  “你刚刚为什么不让我继续说下去?”琴子双手握着方向盘,斜眼看了眼副驾上的刘挺,眼神中透出些许不满。  

  刘挺道:“有些事情点到即止效果会更好,林晓悦不是个草包。”  

  琴子撇了撇嘴:“可我看她倒是平静得很,说不定她现在一心只想跟延哥双宿双飞,早就不想管魏寻尘的死活了,毕竟魏寻尘就算醒过来也可能是废人一个了,只要是个女人都知道该怎么选择。”  

  “那只是大多数人的想法,而林晓悦不会。”  

  琴子挑眉:“你就这么肯定?”  

  “嗯,我了解她。”刘挺说话的语气有着和年龄不符的老成。  

  “你最好是真的了解她,我跟她从小一起长大也从来没有看透过她的内心。”一想到那枚亮闪闪的钻戒琴子不由得皱起了眉毛。  

  刘挺冷冷一笑:“琴子姐,你要记得,我和你一样希望她和李总反目成仇,最好他们一辈子也不要相见。”  

  琴子略带疑惑的盯了她一眼:“可是你从来没告诉我你跟林晓悦到底是有什么恩怨。”  

  “这不重要。”刘挺道。  

  琴子对上她的目光:“反正你不要跟我耍什么花样,更别打李延的注意,他可不是谁都能觊觎的。”她实在看不出刘挺跟林晓悦能有什么深仇大恨。  

  “琴子姐你放一万个心,我自然不会那么自不量力。”刘挺心里感到有些莫名其妙。  

  “呵呵,你的目的不是延哥,难道是林晓悦?”琴子半开玩笑的问。  

  刘挺低头笑笑,什么话也没说。  

  琴子倒是没多想,跟她商量起待会去见周老板的注意事宜。  

  林晓悦坐在房间里思索着刚刚琴子和刘挺的话,魏家把消息封锁的这么紧,按道理琴子不可能知道周慕霖的病人就是尘哥哥,可琴子又明显像是故意说这些出来给她听的,那她的目的到底是什么,难道是自己想多了?她们真的是去医院偶然碰到周慕霖跟李延的谈话?可她始终不愿意相信李延会做那样的事,明明她都已经有了他的孩子,她也答应了以后会和他好好在一起,为何他却还是一定要至尘哥哥于死地?  

  太多的疑惑在心里,她一定要想办法查证,如果琴子说的是真的,就必须要阻止李延继续伤害尘哥哥。  

  可是她连门都不能出,又怎么去查证琴子的话是真是假。  

  所以,她得和李延谈谈了,比如,给她一些自由。  

  李延回来得很晚,眼神中还透露出一丝疲惫,看来他是要把去泰国这半个月时间做的事在这三天就做完,林晓悦鼻子微微发酸,即便在这时她还是很心疼他。  

  “宝贝,这么晚了还没睡?”他的声音极致温柔。  

  “在等你。”  

  他把她揽进怀中,低头轻啄一下她的唇一脸向往的说:“还有两天我就可以一直寸步不离的陪着你了。”  

  林晓悦把身子往他怀里缩了缩小声说:“可毕竟还有两天,我待在家里真的很闷。”  

  “我家宝贝儿迫不及待的想出去玩儿了?”他用手指轻勾了一下她的鼻子,又低下头吻上了她的唇瓣,好一阵才放开她低润道:“悦悦,怎么办,一看见你我就想亲你,我也许中毒了。”  

  “讨厌!”林晓悦红着脸推开他,懊恼他又岔开话题。  

  “好吧,宝贝既然不想待在家里我就给你个惊喜好不好?”看着他一脸神秘的样子,林晓悦倒是有些期待的望向他。  

  “先亲我一下!”李延像个索糖吃的小孩一般把脸伸过来。  

  她乖巧的凑上前亲了他一下,李延这才满意的说:“明天让李睿带着他的小女友陪你一起出去逛街。”  

  “茂茂?”林晓悦满眼惊喜。“他们什么时候来的?”  

  “今天,现在被阿哲安排在酒店,为的就是明天一早给你个惊喜。”  

  “谢谢你!李延。”林晓悦主动攀上他的脖子在他脸上亲了一下,仰起脸望着他道:“明天只有李睿和茂茂陪我?你不会叫其他人跟着我们吧?”  

  李延摸摸她的头发笑道:“李睿在部队的时候可是以一敌十,身手只比我差那么一点点,有他在我当然放心。”  

  “那我以后是不是可以随便出门了?”  

  “在保证你安全的前提下当然。”  

  “我以前出门可从来没人跟着,这么多年不都是好好的嘛。”  

  李延亲亲她的额头,笑笑不语。  

  此时林晓悦虽然脸上也带着笑,心里却酸涩无比,不知道李延知道她明天其实是想去医院查证他和周慕霖见过面的事情时会作何感想,只是她不能自私的陷进李延对她的温柔甜蜜而忘了他就是伤害尘哥哥的凶手,如果说她在之前还真心考虑过放下一切和他重新开始,但要是真如琴子所说的他要让尘哥哥永远醒不过来,那她是绝对不会再原谅他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