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其他 其他 宝贝你爱谁

第五十五章 我爱你却并不信任你

宝贝你爱谁 略有耳闻 3564 2017-02-27 14:31:47

    “悦悦,你知道我并不介意这些。”他们继续着刚才的谈话。

  “可是.......”林晓悦想如果自己对他说发现一直爱的还是李延是不是太伤人了,犹豫几秒终究没有说出口。

  “如果你走的前一晚我不那么刻意控制自己是不是事情就不一样了,你也会认定这一辈子就是我一个人的了?”聪明如魏寻尘怎么会看不透林晓悦的心,只是如果他但凡能再自私一点,早早的拥有她的全部,是不是真的就不一样了,可是并没有如果,错过了就是错过了,他甚至到现在还不知道当初魏铭扬是怎么做到让她不辞而别的。

  “尘哥哥,我们这辈子注定无缘了,把我忘掉吧,要是你愿意,我们也可以做朋友。”

  “悦悦,你看前面那两颗树,像不像两个人相依相偎?”魏寻尘岔开话题指着不远处两棵树木温和的笑着说。

  “倒是有一点像。”

  “所以悦悦,别再让我忘了你,因为你已经长进了我的心里,硬拔出来只会鲜血淋漓,亦或是像那些树木一样,被拔出来就失去了生命力快速枯萎。”

  “可是树木都是可以迁移的,换一个环境说不定还会生长的更好。”

  “但我的根已经在悦悦那里了,所以移到哪里都不能活。”

  “尘哥哥,你何必这样执着,我不值得,我没你想象那么好,我当初突然答应和你在一起其实是处于自己的私心,我想利用你........”

  “利用我让刘挺死心是吗?”他一下接过话。“这些我一开始就知道。”

  林晓悦吃惊的看着他:“那你还......”

  “我心甘情愿。”

  一阵沉默后林晓悦已经不知道该怎样谈下去了,说着站起身来小声说:“我们回去吧,一会依依要找我们了。”

  魏寻尘一把拉住她的手腕用低润的嗓音问到:“悦悦,我只想知道你跟他在一起真的开心吗,那样没有自由的生活是你想要的吗?”

  “放开她!”冷漠如斯的声音,站在他们对面的人不是李延是谁。

  他阴沉着面容走到跟前一把扯过林晓悦就要拉她走,被扯疼的林晓悦微皱了下眉。魏寻尘看在眼里很是心疼,急切的说:“你弄疼她了!”

  李延狠狠的瞪着魏寻尘,眼里的怒火仿佛要把他烧成灰烬,一字一顿的说到:“我李延的女人用不着魏少爷来心疼。”说完拉着林晓悦就往外走,看出他是真的生气了,林晓悦什么话也没说乖乖的任他牵着。

  站在原地的魏寻尘捏紧拳头,他不会让他的宝贝儿待在一个如此霸道的人身边,就算拼尽全力也要把她抢回来。

  “那个,我还要去大厅跟同学说说,不能这样招呼都不打就走了。”林晓悦抬头看着某人暴怒的侧脸,怯生生的说。

  “不必了,门口的人见你跟我一同走了自会跟她说。”看得出李延努力克制着自己的怒气。

  .......

  两人一路沉默的回到别墅,李延当着林晓悦的面吩咐老易和老刘:“从明天开始,寸步不离的跟着她,她的手机你们拿着,不相关的电话就不必让她接了。还有,学校也不必去了。”

  听到这里林晓悦不能淡定了,大声抗议到:“李延,多大个事你至于吗?”

  “至于!”李延脑海里突然浮现琴子发给他的那张照片,感觉全身血液都冲向了头顶,他赤红着双眼看向林晓悦,让她不禁打了个冷战。

  “你既然对我这么不信任又何必还要跟我在一起。”

  “你就如此迫不及待的想要去到那个姓魏的小白脸身边?”李延的眼圈红的吓人。

  “我跟尘哥哥已经彻底不可能了,我现在根本就配不上那么好的他。”林晓悦赌气的说。

  “所以你恨我那晚夺走了你其实是想留给他的东西是吧?”李延的声音冷得就像从地狱传来的,听着如此骇人。

  “李延,是不是你准备就这样把我当成个宠物关一辈子?”林晓悦始终想不通到底为什么他要如此生气,难道就是因为跟魏寻尘在顾家碰到说了一会儿话?

  “是的,你以后也别想单独出这个门了。”

  “你确定你是喜欢我爱我吗?”

  “我很爱你,爱得发狂,但我对你的信任却被你一点一点磨光了,你像哄小孩一样对我说要是我考上好大学就跟我在一起,其实只是为了让我不再扰乱你的生活,后来我不去北京你也只是受我妈之拖来我家用着同样的套路,我一个人在北京把大半的生活费用在给你打电话上,休息时间都用来兼职,就是为了等你来北京与我相聚,你却未留只言片语突然消失不见,呵呵!”李延突然悲凉的笑起来:“现在你是不是又在玩儿着同样都是把戏?表面上假装接受了我,心里却随时在想着怎么逃跑吧?”

  ???林晓悦一脸错愕的望着眼前的人,良久才颤抖着嘴唇说:“在你心里我既是如此心机深沉的女人,还留我在你身边做什么,只会徒增烦恼而已。”

  李延并没有再说话,转身进了书房.......

  林晓悦躺在床上翻来覆去很久才浅浅的睡去,半夜突然感觉被一团黑影笼罩,她赫然睁开眼,只见李延穿着一件白色浴袍就那么坐在床边看着自己,同时一股浓烈的酒精味道冲入鼻腔,他的模样是她从未见过的颓废,这样的他让她的心狠狠疼了一下。

  林晓悦起身搂住他的腰,把脸紧紧贴在那微微有些起伏的胸口,时间仿佛静止了,他们就以这样的姿势维持了大约两分钟。

  “答应我,永远不要再离开我。”李延的声音竟像孩子般无助。

  “嗯,我不会离开你的,除非你哪一天不要我了。”

  “不会有那一天。”

  “李延,你要相信我,虽然我跟尘哥哥是交往过,但我现在既然跟你在一起了,心里就绝对不会装着其他人。”

  “嗯,”李延逼自己不要去想那些已经被他删掉的照片。

  “上学的时候的确是我的不懂事伤了你的心,但是后面的不辞而别真的是有原因的,我没有用什么套路,我真的心里有了你。”林晓悦有些语无伦次的解释着:“还有现在,我没有想逃跑,我是真的喜欢你,想一辈子跟你在一起。”

  李延只是搂紧了她一言不发。

  “我知道,你一下子还不能完全相信我,我会慢慢把你对我的信任找回来的。”见李延不说话,她伏在他胸前继续说着,而李延的心早就软的化成一滩水了,他的手抚摸着她柔顺的秀发,温柔低语:“悦悦,对不起,我今天不该说这些混账话,吓到你了吧。”

  林晓悦抿嘴一笑:“确实吓到我了,可不能再有下一次了。”

  “那悦悦能不能也答应我以后不要再和魏寻尘见面了。”

  林晓悦放开手抬起头看着他映在黑暗中的面孔,好一阵才说:“你还是不相信我和尘哥哥已经彻底成为过去了?”

  李延很想说相信,可是一想到那张照片他张张嘴什么也没有说出来。

  “那你是不是依然准备就这样把我关起来,连学校也不能去?”

  “我过几天就要去北京了,到时候你跟我一起回去,我会让阿哲给你找一所更好的学校。”

  林晓悦重新躺下,背过身去,很久才喃喃吐出一句话:“你终究对我还是太不信任。”

  李延附身在她身边躺下,就那样看着她的背影,把头埋进她散发着迷人香味的头发,在心里默念:“原谅我真的不能再承受一次失去你的那种痛不欲生,所以,必须斩断所有可能。”

  知道不能上学了,林晓悦一觉就睡到了日上三竿,兜兜转转又像回到了去年和李延刚刚重新遇见的那段时间,没有电话,不能出门,只能在院子里瞎逛。

  二十来岁的女孩子,正是爱玩儿的年纪,林晓悦也不例外,这样没有一丝自由的感觉让她抓狂。

  她找到老易要电话,老易木讷的说:“李总交代了,林小姐不能给不相关的人打电话。”

  “我给他打总可以吧?”

  “哦。”老易掏出手机递给她,却一直跟在她后面。

  林晓悦不满的扫了他一眼,“你这样跟着让我怎么说话。”

  “李总交代的。”老易像个机器人一样没有表情。

  “算了,不打了。”她一把把手机塞回老易手里,转身准备回屋却看见大门口琴子优雅的从车上走下来,林晓悦用脚趾头也能想出来昨天李延之所以会去顾依依的生日会,绝对是琴子的功劳,今天她来这是要宣示自己的胜利吗,那可真不必了。

  “卓小姐,李总去公司了。”站在门口的老刘对琴子客气的说。

  “我是来找小悦的。”琴子甜甜的回应。

  而林晓悦像没听到一样径直向大厅走去,琴子也不介意,微笑着跟了过去,在外人看来,琴子是何等温柔何等贤良淑德,而林晓悦就是个任性的小丫头。可是那样演来演去,林晓悦想想都觉得累。

  “当红明星卓琴子,你这么忙不会还浪费时间在这儿跟我表演什么友谊万岁吧!”林晓悦开门见山的说,王嫂去院子里浇花了,现在大厅里就她和琴子两人。

  “小悦,你这说的是什么话,我们本来就是从小到大的好朋友,还需要用演的吗。”琴子越发有影后的资质了。

  “很好,谢谢你昨晚帮了我,让我知道李延竟如此紧张我。”林晓悦一脸甜蜜的说,心里想着你既然不让我好过我自然也要让你不痛快,反正闲着也是闲着,就陪你演演。

  “昨晚?”琴子装出一脸茫然,“昨晚我什么也没做啊?”

  “哦,我还以为是你让李延去顾家接我的呢,你知道现在他可是忙得很,最早都要十二点才回家,昨天却九点多就来接我了,就怕宴会上我多喝了酒对身体不好。”林晓悦自己听着都感觉身上起鸡皮疙瘩,她打量着琴子微微变了的脸色,心里还是挺畅快的。

  本来存着看好戏心态的琴子却无端端的被林晓悦塞了一嘴的狗粮,心里难免不快,转念一想她早得到消息李延不让林晓悦去学校了,不然她也不会这个时间来。

  “哎呀,我想起来了,今天不是周末啊!”琴子一惊一乍:“竟然忘了你要上学,还好你今天没去,不然得扑空了。”

  林晓悦笑笑:“我昨晚还是喝了一点点酒,所以李延帮我请了假,让我好好休息。”

  “这样啊,那我就不打扰你休息了。”琴子原本就是想来看林晓悦憔悴伤心的模样,见她心情大好便没了心思。

  “慢走,不送。”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