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其他 其他 宝贝你爱谁

第五十三章 非她不可

宝贝你爱谁 略有耳闻 3188 2017-02-17 12:26:12

    “你留下,我有话跟你说。”晚饭后所有人都准备各自回房时,李国良喊住了李延。  

  李延已经猜到他要跟他说什么了,他长腿交叠舒适的靠在沙发上淡然的说:“要是你要说的是我和林晓悦的事那就不用浪费时间了。”  

  “混账东西!不管你在外面多么不可一世在家你还是我李国良的儿子。”看他那不屑一顾的表情李国良心里就来气。  

  “有话慢慢说,别对儿子这么凶。”曾瑜在旁边小声维护着。  

  “爸,妈,我自然会尽到身为儿子的本分,只是林晓悦的事你们不必多说。”李延依旧保持着刚才的姿势。  

  “你是铁了心要为了那个曾经抛弃你的人辜负在你最潦倒时陪在身边支持关心你的琴子是吧?”  

  李延漫不经心的回答道:“我不知道琴子对你们说了什么,她曾经是帮过我,我也并没有亏待她,甚至可以说已经加倍还给她了,以后我也可以继续助她在娱乐圈有一席之地。”  

  “你知道她要的并不是这些!”李国良势必要为琴子做主。  

  “除了这些我给不了她别的。”李延回答的干脆。  

  见来硬的不行,曾瑜上前苦口婆心的劝说道:“儿子,你爸也是为你好,琴子多好的姑娘,而那小悦,她既然有过一次不辞而别,就难免没有下次。”  

  “我不会再让她有逃跑的机会。”李延说。  

  “她在你一无所有的时候离开,现在你有钱了她又来找你,你有没有想过她的目的是什么。”李国良插嘴道。  

  “她没有来找我,是我一直在找她。”  

  “你........”李国良指着他,一幅恨铁不成钢的样子。  

  “所以,你们都误会她了,她根本就不稀罕这些没用的身外之物,是你儿子不要脸的非把她绑在身边,到现在为止都是你儿子的一厢情愿而已........”  

  “胡闹!”李国良气得打断他的话,看着李延似笑非笑似的脸,心疼又愤怒的说:“你何必为了一个根本不爱你的女人如此,现在你可以用金钱困住她,万一哪天你回到一无所有她便会毫不犹豫的再次离你而去。”  

  “所以我绝不能让自己有那一天。”他的语气无比坚定。  

  “反正我们李家是永远不会接受她的。”李国良态度依然强硬。  

  “那就不接受吧。”李延说完蓦然起身往楼上走去。  

  “.........”李国良气得捂住胸口,曾瑜赶紧上前用手为他顺气,并小心翼翼的说:“儿子既然那么执着,就随他吧。”  

  “绝对不可能,除非我死了!那女孩不简单,我们要是同意了就是害了他!”  

  曾瑜思绪突然飘回几年前的那一晚,口中喃喃自语道:“也许小悦这姑娘也不是我们想的那样子,我们以前已经做错了一次,让自己孩子痛苦了那么多年,现在就任由他们去吧。”  

  。。。。。。  

  林晓悦呆坐在房间里,直到门外响起门把手转动的声音,然后李延如水般沉静的声音传来:“悦悦,把门打开。”  

  “我睡了。”林晓悦回答道。  

  “把门打开。”依旧是那句话。  

  她起身走到门口扭开反锁的门,跟李延对视了几秒又坐回了床上,沉默的把玩着一只大抱熊的耳朵。  

  “不开心?”李延屈膝坐在床边。  

  她可怜巴巴的抬起头望着他,嘟起嘴小声说:“嗯,不开心,很不开心,李延,你为什么老是让我做不想做的事,到不想到的地方,见不想见的人,你可不可以不要那么霸道!”  

  “是不是我身边就是你最不想待的地方?”李延扬起眉毛低语。  

  林晓悦已经无力吐槽,他们真是没法愉快的沟通。  

  见她沉默,他只以为是默认,又恢复那万年寒冰的声音:“那我的确不能如你所愿!”  

  “李延,我想我或许要好好跟你解释一下了,很多事情不是你想得那样,留在你身边我并不介意,但不是以这样的方式,我是人,你不能把我当宠物一样关起来。还有,你爸妈很不喜欢我我看得出来,你为什么还要把我带来碍他们的眼,让我自己也觉得别扭。”  

  “不把你带回来我怎么告诉他们我要娶你?”李延突如其来的话让林晓悦惊讶的睁大眼睛,声音立马提高了几个分贝:“你说什么?”  

  “我说我要娶你,看你如此吃惊的样子就知道你从来就没想过要嫁给我,难道你准备跟我睡了就拍拍屁股走人?”  

  “你!流氓!”  

  “像你这种睡了不负责任的人才称得上流氓吧。”  

  她竟一时语塞.......过了好久才开口:“叔叔阿姨好像很喜欢琴子,他们.........”刚出口她就后悔了,怎么能说出这么没脑子的话,她有些怯怯的低下头,等着暴风雨的来临。  

  不料他只是伸手拢了拢她额前掉下的一缕小碎发柔声说:“悦悦不喜欢这里我明天就带你走,你想回家我就陪你回家,要不就回深圳我们过二人世界,把年过完我们就去领证,我会给你一个最隆重的婚礼,只要你喜欢,什么都可以。”  

  天!她已经完全跟不上他的节奏了,一个人怎么能如此的阴晴不定,都说伴君如伴虎,依她看伴君伴虎都不如伴李延来得费力。  

  最要命的是她竟然很配合的说:“那回我家吧,我想天天吃我妈做的饭。”  

  “没问题!”爽快又干脆。  

  第二天吃完早餐李延就带着她要回林家,林远胜当然是一百个不同意,既然已经如此,他也就当着林晓悦和所有人的面挑明了自己的立场,知道自己的儿子吃软不吃硬,他给老婆曾瑜做了一晚上的思想工作,要她跟他统一战线,不管用什么方法一定要说动儿子放弃这个女孩。  

  “不孝子,你给我站住!”李延拉着林晓悦还没走到门口就被李国良叫住。  

  只见李延回过头平静的说:“我以为昨天我已经说的很清楚了。”  

  “你以为你现在有几个臭钱了,就可以无法无天了,别忘了户口本上我还是你的爸爸!”李国良怒不可歇。  

  “我从来没有否认这件事,但是我李延想做的事没人能阻止,不想做的事谁也逼不了我!”那声音淡漠异常。  

  林晓悦不想他为了自己和父母这样,她有点想缩回被握着的手,却被反握的更紧,她只好小声的说:“我自己回家就可以了,你多陪陪叔叔阿姨吧。”  

  李延并没有说话,握着她的手继续向门外走。  

  “是不是就算把你妈和我气死你也要跟这个丫头在一起?”李国良对着他的背影大吼一声,额头上已经有细密的汗珠,眼看着就要倒下来。  

  “国良!”  

  “叔叔!”  

  曾瑜和琴子同时上前扶住他。  

  李延和林晓悦听到喊声也止住脚步回过头去,他松开紧握的手几步跨到李国良身边,见此李国良欣慰一笑:“儿子,我还以为你真的不管你老子的死活了。”  

  “我不会不管你的死活,但是我也绝不会放弃林晓悦!”那肯定的眼神让李国良感觉到无能为力。“如果爸爸您用这样的方式逼我放手,那您就把儿子的命拿去吧。”李国良明白已经没办法动摇他的决心了。  

  一旁的琴子见到连李国良和曾瑜也无法改变李延的决心,她的眼泪像断线的珠子滚落下来,“延哥,你何必这样执着,你为了林晓悦让叔叔阿姨气成这样,你知道她心里的想法吗,她能不能回应你同样的深情?”他们同时转头看着不远处站着的林晓悦。  

  “不管她的想法怎样,不管她回应与否,我李延这辈子非她不可!”依旧平静的语调,对上林晓悦纯净的眸子,而这次她并没有像往常一样闪躲,而是回应了一个肯定的笑容。  

  她走上前用肯定的语气跟李国良和曾瑜说:“叔叔,阿姨,以前我们之间的确有着很多误会,但是我可以跟你们保证不管以后的他是怎样,我都会好好的在他身边不离不弃!”  

  曾瑜本来就对这个女孩有些好感,此刻自然是欣慰的点点头,而李国良则把头偏向一边,什么也没说。  

  现在最不甘心的就是琴子了,她泣不成声的拉着李延的手:“延哥,你仔细想想,林晓悦她从来就没爱过你,从来没有,几年前到现在,她一直在骗你!最爱你的人只有一个,那就是我卓琴子,以前的我总是希望用真心打动你,让你慢慢感受到我对你的真心,但是现在我必须要说出来,我不能让这个虚伪的女人再度蒙骗你!”终于说出来她一直埋在心里的话,用满是期待的眼神楚楚可怜的望着李延,他却抽出手没有给她任何回应。  

  她受不了那淡漠疏离的样子,转向林晓悦几乎是嘶声力竭喊道:“林晓悦,你这个自私的女人,你有什么资格留在延哥身边,他最需要安慰的时候你在哪里,你只会给他带来痛苦!”李国良和曾瑜几乎是目瞪口呆的看着她,一直以来在他们面前的琴子都是一副温柔的模样,说话的语气也都是娇滴滴的,不曾高声一句。  

  “够了,你以前做过什么自己清楚,我没有跟你计较你也最好好自为之!”李延语气如千年寒冰。  

  琴子愣了一下没有再说话,只是身子突然像被抽空一般滑落在地,怨毒的眼神射向不远处的林晓悦,站着的林晓悦虽然只是回看她一眼而已,但这样的角度在琴子看来却是一种骄傲俯视的眼神,而她卓琴子,是永远不会认输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