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其他 其他 宝贝你爱谁

第四十章 互相猜忌2

宝贝你爱谁 略有耳闻 3066 2017-01-21 22:54:40

    她直接到了林晓悦和魏寻尘之前的住处,敲了敲门没人应。就在刘挺转身准备走的时候刚好看到正从电梯里走出的魏寻尘,昔日阳光帅气的他此时满脸疲惫,刘挺看向他的身后,并没有林晓悦的身影,有点欣慰也有点失望。很想找到她,却不想她回到魏寻尘的身边。  

  而魏寻尘看到她,没有惊讶没有惊喜,从刚才的眼神中就知道她也在找林晓悦。就在刘挺心想该不该上前客套几句只见另一个电梯门打开来,从里面缓缓走出一个人,不是别人,正是魏铭扬,依旧是那淡淡的却让人觉得虚伪的笑。  

  “寻尘,你看你憔悴的样子,奶奶看见了非得心疼死!”魏铭扬无视刘挺的存在,一脸关切的看向魏寻尘,而魏寻尘像没听见一般径直走去开门,并对刘挺微微颔首算是打了招呼。刘挺并不想参和他们间的家务事,直接走进了还没关闭的电梯,她得尽快去别处找找看,比如丁敏那儿,抑或去林晓悦爸妈住的小城。  

  “我是来接你回家的。”魏铭扬几乎隔天来一次,爸妈和奶奶交代的任务他务必要做到。而魏寻尘不可能回去,他要在这儿等着他的宝贝儿回来。  

  “你不可能就在这等一辈子吧,我告诉你,你的宝贝悦悦现在早已攀上高枝儿了!”看了今天的新闻知道关宏的“天上人间”被查封了,魏铭扬赶紧给莫小贝打电话,又让莫小军去调差了事情的前因后果,才完全了解了这些天发生的事情,李延跟林晓悦的关系可是比他想的还不一般。  

  魏寻尘锐利的目光扫向他,“你一直知道她在哪,一切就是你搞的鬼是吗?”  

  魏铭扬也不否认,反正他们已经再没可能,这些事也不用再瞒着了:“要不是这样,你怎会这么快知道你的心肝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我早就告诉过你,她怎么会满足于你给的那么一点点好处。”  

  “你胡说,你告诉我现在她在哪里?”魏寻尘愤怒的打断他的话。  

  而魏铭扬只是轻轻瞟了他一眼,貌似心疼的叹了口气:“我的傻弟弟,你怎么就不能理解我这个哥哥的苦心。”  

  “理解你?你为什么就不能看着我好好的和悦悦在一起,非要拆散我们.......”  

  “不要你们在一起的不是我,是我们的爸爸妈妈和奶奶。”魏铭扬提高声线打断了他。  

  魏寻尘不再说话,原来爸妈和奶奶根本没有真正认可他们,这一切只是缓兵之计而已,可笑自己一直像个傻瓜一样憧憬着和她的美好未来,其实没有一个人看好,包括她林晓悦。  

  见他一直沉默,魏铭扬拍拍他的肩放缓了语调:“寻尘,别怪我们,我们做的这一切都是为你好,你要知道林晓悦并不适合你。”  

  “那你们认为什么样的女孩才适合我?是能给魏氏带来好处的人吧,可真是为我好啊!呵......”他发出一阵冷笑,心里有一丝悲哀,如果可以,他宁愿生在一个普通家庭。  

  像是看出了他此刻所想,一旁的魏铭扬伸手揉了揉眉心,有些无奈的说:“不管怎么样,事已至此,奶奶年纪大了,就盼望着子孙围绕身边,你也知道她最疼的就是你。”  

  “我可以回去,但是有个条件。”  

  “你说。”  

  “我想见见她,见了她后我马上跟你回去。”  

  “好!”魏铭扬想着让他知道林晓悦现在和李延在一起或许就真的会死心了,但想到关宏的下场又犹豫了一下说:“我答应带你去见她,但是你一定要控制好自己的情绪,现在守在她身边之人是我们魏家也惹不起的。”  

  魏寻尘没说话,只要能见到林晓悦,他什么都答应。  

  魏铭扬直接让莫小军给他约了李延,李延倒是很想见一见这个魏寻尘,看看他是有什么地方吸引了他的宝贝,最重要的是想让他们彻底做个了断,所以当即约好一起共进午餐,只是林晓悦对此一无所知。  

  她很不情愿的被李延拉着进入这所城市最高级的餐厅,后面还跟着笑嘻嘻的莫小贝,李延轻轻在她耳边说着:“高兴点,一会儿给你个大惊喜!”  

  当包间门被打开的那一刻,林晓悦终于知道了这个“惊喜”是什么,魏铭扬和魏寻尘端端正正的坐在桌子一侧,当四目相对时魏寻尘死死的攥紧了拳头,努力控制着自己的情绪。李延体贴的拉开林晓悦身边的椅子,并故意吻了一下她的脸,做这些的时候全程直视的魏寻尘的眼睛,两人眼神就像刀子一样狠狠射向对方。  

  知道这是李延和魏铭扬的故意安排,林晓悦只能极不自然的配合着他们演戏。一旁的莫小贝完全搞不清状况,她一直不知道魏铭扬为何会派她去保护林晓悦,后来知道林晓悦和李延的事后就想肯定是受李延之拖,可事情好像并不是这样,现在看着用眼神互杀的李延和魏二少,好像是越来越复杂了,只得小心翼翼坐在林晓悦旁边大气也不敢出。  

  这顿饭丰盛至极,吃得却是全程大写的尴尬,李延时不时的故意做出亲昵举动,让林晓悦很不自然,她甚至不敢抬头看一眼魏寻尘,越是这样,李延心里越不舒服,她真的就如此在意对面那个人。而魏寻尘心里更难受,他不知道自己还能忍多久,如果可以,他真想冲上前去拉着她就跑,跑到一个没有人认识他们的地方。  

  吃完饭魏寻尘遵守约定跟着魏铭扬回了魏家,莫小贝也一起回去了。  

  “怎么,不满意我给你这个惊喜?”李延脸上带着浅浅的笑意,只是那语气冰冷的让人害怕,让林晓悦不由得打了个冷战。她依然低着头保持沉默,这样的李延她已经不认识了,阴晴不定的他让人害怕。  

  见她不语,他撩起她的下巴并把唇覆了上去,并伸手去拉扯她的衣服,林晓悦羞愤的对着他的下唇狠狠的咬了下去,他吃痛的放开她,用手指摩擦着她唇上沾染的血迹,压低声音到:“我只是要你清楚,你是我李延的女人,只是我一个人的。”说完他扯掉领带,从酒柜取出一瓶红酒就走向了书房。  

  林晓悦一直呆呆的坐着,直到听到楼梯口有高跟鞋的声音,自觉告诉她一定是琴子,这么多天琴子终于出现了,或许她终于可以结束这种被软禁的生活,想到这里她嘴角浮起一丝自嘲的冷笑。  

  她猜测的并没有错,来的人的确是琴子,听到下面的人说李延这几天不理公事就是为了一个从会所带回的林小姐,她就有种不好的预感,立马买了机票从北京赶过来。  

  虽然早有心理准备,但看到林晓悦的瞬间还是让她愣在原地大概10秒钟。终于撕下了以前客套的伪装,大步跨过去就给了林晓悦狠狠一个耳光,对这突如其来的一切林晓悦完全没有任何准备,直到脸上火辣辣的痛感传来,她才反应过来自己被打了,而打人者却反而像受到惊吓一样愣愣的看着她。琴子的确懵了,她这时才感到后怕,李延发起火来后果她自己都不敢想象。即便这样,她依然硬着头皮撑着,绝不能在林晓悦面前露出怯懦之色。  

  “林晓悦,你忘了以前答应过我什么了吗,为什么还要出现?”  

  林晓悦平静的直视着她的眼睛漠然说:“这你不妨去问问你的男人,他为何要把我关在这里。”琴子讨厌这样,为什么明明自己站着林晓悦坐着却给她一种被俯视的感觉,林晓悦凭什么总是那副高高在上的样子,她努力把下巴扬起,想消除这种不适感。  

  调整好姿势的琴子冷笑出声:“你不会真以为延哥还会对你余情未了吧?我告诉你,你只不过是他工作之余的一味调剂品而已。”  

  要是在那巴掌之前林晓悦还觉得琴子依然当她是朋友,但现在答案已经显而易见了,她林晓悦从来不是一个软弱可欺之人。缓缓站起身逼近琴子,柔柔的说:“本来我也是这样想的,但是见你如此气急败坏,可见你这个女朋友还不如我这个调剂品吧。”  

  “你........”琴子一时哑口无言,只能狠狠瞪着她,那眼神恨不得一口把她吃了。林晓悦这才发现琴子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已经恨她那么深,友情可真是脆弱。  

  “你什么时候来的?”不知何时,李延站在了门口,依旧是冷淡的语气。“你来的正好,可以帮我好好陪陪她。”可见他并没有听见刚才两人的对话,林晓悦心里暗骂:李延你可真行,是想享受齐人之福嘛,琴子要是答应那她可真是够怂的。  

  只是没想到还真是出乎她的意料,琴子立马挽上她的手臂甜甜笑道:“可不是,悦悦,我们两人几年未见,我有好多话要跟你说呢。”这变脸技术可真让人佩服。  

  琴子边说边拉着林晓悦微微转了一下身,让李延看不到她脸上赫然在目的手指印,林晓悦倒是颇为配合,如果能让她离开这个地方,她也懒得计较区区一个巴掌。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