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其他 其他 宝贝你爱谁

第三十五章 重逢

宝贝你爱谁 略有耳闻 4818 2017-01-14 10:43:16

    九哥已经包扎好头上的伤口端坐在大厅,所有客人都被他的手下赶了出去,里面现在除了会所的工作人员全是他叫来的人,看样子他是铁了心要砸场子了。经理一边给他们陪着笑脸,一边给老板关宏打电话,无奈关宏此时不知道是在干嘛电话一直打不通,他这边已经是急的满头大汗了,保不住饭碗是小,自己的身家性命受到威胁才最不划算。  

  Judy在会所门口像只热锅上的蚂蚁一般来回踱步,这关老板是给了她一个什么样的妹子啊,来上两天班什么没干就闯祸了,还一回比一回大,那九哥虽然不认识,但看那排场这次的事怕是老板自己也解决不了了.......  

  而这边林晓悦并没有直接回会所,而是在先用路边公用电话打了110,又磨蹭了几分钟才慢悠悠的往会所方向走去,反正事情都这样了,与其回去被那帮正在气头上的人渣处置,还不如先让警察叔叔帮她缓缓,虽然指标不治本,给她一个喘气的空隙也好啊。  

  在林晓悦出现的一刻,Judy就像看见了救命稻草一般立马一把拽住她,生怕一不小心就给跑掉了一样,然后邀功一般把她拉扯到九哥面前,九哥直直的瞪着她的脸,想在她脸上寻找一丝惊慌和害怕,回应他的却是平静如水没有一丝波澜.......  

  “勇气可嘉啊!竟还敢回来?”九哥悠悠的抽了一口雪茄,看林晓悦的眼神带着一点玩味,见她依旧沉默不语甚至看都不看他一眼顿时有点恼怒,“嚇”的站起身捏住她的下巴恶狠狠道:“谁给你的胆子竟敢砸我,老子今天就不信治不了你。”说着一挥手示意身边的人“把她带上车!”  

  “等等!”林晓悦纳闷这警察叔叔怎么这么久还不来,再不来她就真的完蛋了。旁边的小弟当然不会听她的而是上前架着她就准备往门外走,大家也都自动让出一条道,“放手,你们、没有权利这么做!”林晓悦一边挣扎一边大声说,她不能被带上车,还好刚走到门口就看到一辆警车停在门口,下来两个穿制服的年轻人,看到这一幕立马低喝一声:“你们在干什么,刚刚是谁报的警?”  

  “我!我刚才打人了,所以自首!”林晓悦见到了救星,也顾不得其他了,关到派出所也比落在九哥手里强啊。  

  两个年轻警官打量着这像学生模样的漂亮小姑娘,眼神里带着探究,林晓悦迫不及待的想往他们面前凑无奈被两个壮汉拽的死死的只得大声喊道:“两位警官,我打人了你就把我抓进派出所吧,我会全力配合的。”  

  正在两个警官面面相觑的时候,瘦高个儿走上前来拍拍其中一人的肩膀:“新来的吧?”两个人不约而同的点点头,毕竟众所周知关宏的场子警局一般是睁只眼闭只眼的,来也是走走过场而已,看这两个小年轻一副懵懂的表情就明白了,“没事儿了啊,你们就回吧,我大哥也没伤到哪,见这小姑娘年龄小就不准备追究了。”见两个警官并没有反驳什么林晓悦在心里暗叫不好,黑白一家不是不知道,只是这过场也做的太不走心了,至少也得把她先带到警局再说啊,难道他们看不出来自己就要被绑架了?  

  “九哥,这么巧!”就在林晓悦的心要跌落谷底的时候,又出来一个从来没见过的年轻人,那人一身正装看起来怎么也不会跟九哥这种混社会的有关系,只见九哥笑哈哈的走上前:“你小子!怎么跑深圳来了,李总呢?”  

  “李总在车上呢,”年轻人说着用手指了不远处的一辆黑色宾利,众人都不约而同往那个方向看去,好奇这李总是个什么样的人,却只看见一辆车静静停在那里。“九哥,你这是?”年轻人指了下林晓悦。  

  “哦,这不知天高地厚的小丫头片子竟然.......”瘦高个儿还没说完就被九哥制止了,“你小子过来不是只为了给我打个招呼这么简单吧?”  

  “九哥真是爽快人,我也就不饶弯子了,李总也是受人所托,还请九哥能看在李总的面子让这个丫头今天能跟我走,至于九哥的伤,它日定会有所补偿,李总的为人是众所周知的,绝对不会亏九哥你。”这人虽然语气及其温和,意思却是不容拒绝,说完就要去拉林晓悦,两个大汉竟也十分识趣的放开了手,让众人更是好奇了这李总究竟是何方神圣。  

  林晓悦为了快速逃脱九哥的魔掌也就顾不得什么李总张总的了,只要能让她今天不被九哥抓回去什么都好说,更来不及细想这会谁还能这么帮她,能在这个时间这个地点赶来救她的也许只有莫小贝吧,还真没想到小贝后台竟然如此了得。  

  林晓悦没有回头看九哥那群人不甘的眼神,搞了这么大阵仗却被一个人就这么带走了,也没有再玩下去的必要,该散的都散了........  

  “小贝!果然是你!”打开后车门就看到那张圆圆的脸,林晓悦惊喜的喊道,但下一秒却让林晓悦再也笑不出来。。。。。因为坐在莫小贝旁边的不是别人,是那个梦里出现过无数次的人,那个连到死都觉得欠他一句“我爱你”的人,尽管只是一个平静的侧脸,她还是一眼就认出了他,李延!  

  她竟在自己最狼狈的时候与他重遇,五年,他有五年没有见过她了吧,虽然这五年里她看到过他两次,但这么近距离的也就是现在了.......她就这样楞在那里,直到莫小贝喊她才回过神来。  

  本来很宽敞的车内,林晓悦却感觉呼吸都很局促,她低头死死的盯着自己的鞋面恨不得盯出个洞来,而这边小贝不明所以,用肩膀轻轻靠了一下她小声说到:“怎么了,被吓傻了啊?”林晓悦这才抬起头来看了一眼莫小贝,顺便用余光扫到了旁边的人,李延依旧一直看着前方,脸上没有一丝表情,她侥幸的想:也许他不认识自己了,那样就最好了,不过自己现在这个样子,他就算认识也会装着不认识吧,想到这里她的心还是狠狠的疼了一下。  

  车子停在一栋别墅前,门口站了一排人,最前面的竟是魏铭扬,左侧后车门被拉开,魏铭扬立马笑容满面的迎了上去,“兄弟,这次真是谢谢了。”  

  “小事而已,想不到魏总竟是这般怜香惜玉之人。”........两人客套着,一起向大厅走去。林晓悦也大概明白了事情经过,也就不难理解为什么莫小贝之前说必须要保护她了。  

  “小悦,你不会生我的气吧?”两个女孩挤在客房的一张床上,莫小贝小心翼翼的问,林晓悦则揉揉她的头发到:“傻瓜,谢谢你救了我。”看出林晓悦的闷闷不乐,以为她是吓到了,莫小贝努力的想找话说。“那个李总长得可真好看,还那么有钱又有型,哎,真不知谁那么好命能做他的女朋友。”瞧莫小贝一幅花痴模样,林晓悦脑海闪现出琴子的脸,脱口而出:“别人有女朋友了!”  

  “你怎么知道?”莫小贝睁着疑惑的大眼睛。  

  “这个还用猜吗?别人那么优秀怎么会没女朋友,说不定还是哪个大明星呢。”  

  “哦,也是,这种男神级别的人物身边肯定围满了美女!”莫小贝还是挺好忽悠的。  

  ...........  

  *  

  隔天一早,林晓悦洗漱好准备直接离开,因为一晚没有睡着看起来一脸疲惫,刚走到楼梯拐角处就撞见了正往楼上走的魏铭扬,“呃,不用说句谢谢吗?”还是那副唯我独尊的语气。  

  “为什么要谢你,我遇上这些事不是拜你所赐吗?”林晓悦语气冰冷。  

  “害你的人可是你从小到大的好朋友,跟我有什么关系。”魏铭扬也不恼,只是站在她面前挡住了下楼的路,“魏总,请你让开,我要回去了!”林晓悦避开他的视线,想从一边的空隙过去却还是被拦了下来。“回去?难不成你还准备回去上班?”  

  “我是要回去上班,原因你不必知道,你只要清楚我不会跟你们有任何牵扯就行了,我知道自己的身份,绝不会不自量力的要高攀魏家,所以我的事您以后也不用费心了。”虽然讨厌魏铭扬,但是这次确实是他救了她,虽然不知道是出于什么原因,自己也不是一个不识好歹的人。  

  “你看你才上了两天班,昨晚的事在那种地方随时都会发生,你觉得每次你都有本事全身而退吗?”这可是大实话。  

  “谢谢魏总提醒!”林晓悦闪身下楼,魏铭扬也没有再多说什么,自顾上楼去了。  

  *  

  身上没带钱,林晓悦是走路回宿舍的,路程不近,竟是从大清早走到了中午,把门敲开映入眼帘的竟是莫小贝,见她一脸惊讶莫小贝笑嘻嘻的说:“饿了吧?我买了午餐一起吃。”两人一起围在窗边的小桌子吃饭,谁也没提昨晚的事。  

  晚上两人还像平常一样走进会所,只是每个人看她们的眼神都恭敬许多,连Judy也收起了平时嚣张跋扈的模样,竟对她们挤出一个难看的笑脸。  

  林晓悦也乐得这样的结果,不管怎样,至少不会再有人为难她们了,就算狐假虎威也没关系。  

  她换了工作服化好妆刚到休息室坐下,Judy就笑眯眯的走进来:“女孩们,3号房上客人喽!”并客气的看向林晓悦“晓悦,你也一起去。”  

  十个女孩就这样跟着Judy向3号房走去,林晓悦在心里祈祷不要再遇上一个像九哥那样的怪物,但当门打开那一瞬,林晓悦的心立刻堕入了冰窖,李延虽是坐在最里面,却是最耀眼的一个,虽然灯光昏暗但自带光环,让一旁的魏铭扬都黯然失色,有些女孩见过魏铭扬,以为高富帅就是那样的,今天看到这个才在心中惊叹:真正的男神啊!谁走了狗屎运才能被他叫中,就算自己贴钱都愿意!  

  男神都有一个特点,就是高冷,李延面无表情的看着面前的一群人,手指头都没有动一下,还是魏铭扬选了个漂亮的女孩坐到了他身边,女孩像中彩票一般笑盈盈的走过去挨着李延坐下,林晓悦自然坐到了魏铭扬身边,她不明白这魏铭扬葫芦里究竟卖的是什么药,明明讨厌她的要死,却要安排人保护自己,现在还.......难道是为了赎罪?  

  没有心思去猜测魏铭扬处于什么目的做这些事,她现在只要一想到此刻李延就坐在旁边,还搂着个女孩喝酒,她就心烦意乱,她现在的形象在他心里已经彻底坍塌了吧,或许他根本不在意了,他现在心里只有他的女朋友琴子.......想到这些她不觉端起酒杯一饮而尽,然后又是一杯,两杯.......她喝了不知道多少杯,就在她又端起酒杯准备往嘴边送的时候,魏铭扬一把按住了她的手,“坐我旁边不必这样。”此时的林晓悦已经晕沉沉的了,呆呆的望着魏铭扬,看看足足半分钟,才咧嘴笑着说出今晚第一句话:“来,魏总,我们一起喝!哈哈,来.....”她边说边端起另一杯酒往魏铭扬嘴边送,她不要形象了,因为她没有形象可言,她也不要尊严了,因为她已没有了尊严,她什么也没有,连自由都没有。  

  突然有人夺过酒杯一饮而尽,这人不是别人正是李延,就在大家都还没有反应过来时林晓悦已经整个人被拽了起来,并直接被拽到了门外,他的力气很大,让她一点反抗的余地也没有。李延不顾其他人异样的目光,直接把她拖到了洗手间,里面的人见那气势统统都识趣的闪人了。  

  林晓悦的酒还没有醒,恍恍惚惚以为自己是在做梦,直到感觉双唇被狠狠压住,那一丝冰凉让她一下子清醒不少,她开始反抗,却依旧被他牢牢固定在墙壁上,而越是反抗他却像惩罚一般更加狠狠碾压她的双唇,还是当年那种淡淡的薄荷香气,让她一阵眩晕,恍若时光倒流........  

  一阵意乱情迷之后林晓悦恢复了一丝神智,他们现在是以一种什么身份自处,她在心里涌起一阵凉意,不知哪来的力气,一把推开了他。  

  “同样都是卖,卖给我岂不是更好?”他重新把她抵在大理石墙壁上,眼睛好看的像天上的星星,可是她分明在里面看到了了两团怒火,还有那语气.......满是轻蔑和不屑........此时的她早已泪流满面,有心痛,更多得是委屈,就算自己现在确实是一个陪酒小姐,她也不想他用那样的眼光来看她,哪怕忘记了,哪怕不认识了也好啊!  

  看着她的眼泪,他松开了钳制她的手,冷冷的丢下一句“真是扫兴”就走了出去。  

  真是讽刺,他朝思暮想了五年的女孩本该如天上的云朵,曾经的他可是觉得摸一下她的手都是对她的亵渎,如今却是在这样的地方相见。  

  昨晚他已经很极力的克制自己了,努力装出一副平静的样子,天知道在看到她的那一刻他的内心做了何种挣扎,想一把把她拥入怀中诉说思念,更想狠狠骂她的绝情。可他什么也没做,只是熬过了那如经过一个世纪般漫长的一天一夜,只是为了现在在这里狠狠的羞辱她一番。是啊,既然她已经从心中的神坛落下,又何必克制自己心底最深处最原始的东西,对这种见钱眼开的女人,他现在已有足够的资本!  

  李延没有回包房,直接走出会所上了他那辆黑色宾利,魏铭扬一行人虽满心疑问也不好多说,大家全没了兴致加上主角都走了也都散了,各回各家。  

  林晓悦沉重的走出洗手间正对上昨天那个把她从九哥手里救下的年轻人,“林小姐,你好!我叫李哲洋,是李总的助理。”声音如昨日一般温和。林晓悦也淡淡的回了一句“你好”  

  “不知林小姐现在方不方便跟我出去一趟,我们李总想跟你叙叙旧。”李哲洋说话从来不拐弯抹角,说话间已经做了请的姿势,意思是不管你愿不愿意你都得去一趟。  

  “我......”林晓悦还想找点什么借口立马被李哲洋接过:“魏先生那边已经走了,至于工作上的事情李总也给你处理好了。”这下她还有什么好说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