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魔君缠爱:霸宠小甜妃

第61章 生气

魔君缠爱:霸宠小甜妃 落月LY 1998 2017-03-04 00:45:19

    吃完早饭,祁二去把喂饱的马匹取回,中途凤未离拉着闫亓骅到一旁说了几句,闫亓骅就出去了一下,回来的时候手里头提着一个包裹,包得严严实实看不出来是什么。  

  这次动身,安诺还没来得及爬上马,就被凤未离拽着上了马车,她中途挣扎了一下就被他下了个禁制,全身只有眼珠子能动。  

  “乖乖的不要折腾。”凤未离道,“好好地在车上呆着,别跟个野孩子似得在外面野。”  

  安诺拿眼珠子瞪他。  

  “你若是老实呆在车内本君就解开你的禁制。”  

  她看他,说不了话,眨巴眼睛瞅他。  

  凤未离说,“眨两下眼睛,就代表答应,不然就这么一直到城里。”  

  她老实的朝他眨了眨眼睛。  

  “嗯。”凤未离满意的解开她身上的禁制,从一个包裹里掏出来一个杯状东西,“把这个喝了。”  

  “……”袋子一打开,一股浓重且熟悉并且贯穿鼻腔的中药气味瞬间席卷了她。  

  “这是……什么。”她艰难的问,终于知道,刚刚闫亓骅手中拿着的东西还是什么了,可是,到底为什么在这里还能想到打包中药!  

  “大夫说了,要喝满一个月。”凤未离道,“昨天没喝,到时候得补上。”  

  “什么大夫说的话,庸医,我现在身体可好了,不喝这玩意也没事。”她敬谢不敏,一点都不想接过那个东西。  

  “哦,安姑娘说的那个庸医是在下。”闫亓骅在旁边淡淡的插话。  

  “噗”  

  偷偷骑在马车旁的珏丞听到车内的对话忍不住笑出声来,他本来想跟着一起上来马车的,结果被闫亓骅一个眼神,瞬间缩了回去,老实的去骑了自己的马,他现在看到阿骅就心虚。  

  闫亓骅往车外一瞥,他迅速的策马到最前面。  

  安诺则一脸尴尬,当着人家的面说人家庸医,被两双眼睛盯着,她无奈的抓过药屏息一口闷,差点把自己的魂呛出身体。  

  “诺。”一个东西抵到她嘴边,她张口含了进去,甜的。  

  “这是什么?”她问。  

  “之前你不是说要糖?”他睇了她一眼,偏过头,“本君是怕你被苦死,到时候没人来给本君压制体内的毒。”  

  “哦。”她含着糖,丝丝甜味把口腔中怪异的苦涩压下,“你不用对我那么好。”  

  凤未离,“你什么意思?”  

  “反正我们之间不过是各取所需,我也不会跑,以后你毒解了,我们也是桥归桥路归……”  

  他哗的站起来,头也不回的走了出去。  

  “这就生气了?”她看向窗外,就见凤未离蛮横的把珏丞的马匹抢了过来,一个人骑着马走在前头。  

  “这不就是你想要的?”闫亓骅看她。  

  “不啊。”安诺笑,“这是我们都想要的结果。”  

  闫亓骅默,不可否认。  

  “你……”他开口想说什么,最后还是作罢,“你体内有一股力量在抗拒外来的力量,现在只能通过药补。”  

  他看了一眼被丢在角落的包裹,“所有的药汤都要喝光。”  

  安诺黑脸,感觉全部喝完会死人……  

  车身猛地晃动了一下,珏丞从外面跃进来,还没站稳就问道,“阿离怎么了?突然这样就好像……”他想说生闷气,又觉得诡异。  

  阿离哪里是会生闷气的人啊,那家伙有脾气都直接使出来了。  

  “谁让你上来的。”闫亓骅脸色马上拉下来,“出去。”  

  感觉下一秒能朝珏丞洒出一片毒粉去,事实上也差不多,她都能瞧见他伸手进袖口中。  

  珏丞一脸无语的往外跑,一时激动,忘了闫亓骅这一茬了,迎面撞上,他一时都不知道说什么,阿骅好像还很生气。  

  出去跟祁一并排坐在一起,祁二被留在祥瑞镇调查,并且跟其他人接应,珏丞无奈的揉了揉头,总不能老是这样啊,难道每次跟阿骅商议事情都要冒着被撒毒粉的危险?  

  他打了个哆嗦,问坐在旁边一直沉默的祁一。  

  “祁一啊,本公子问你个问题,你要如实回答。”  

  “珏丞公子请说。”  

  “假设啊,我是说假设,如果你喝醉了,不小心亲了祁二,祁二很生气,你要怎么做才能让祁二不生气?”  

  祁一,“……”珏丞公子您确定自己真的睡醒了吗?  

  “珏丞公子说的可能性是不可能的。”  

  “都说了是假设了。”  

  “没有这种假设。”  

  珏丞捂脸,深切的觉得,自己问错人了,祁一情商都能到负数了。  

  从祥瑞镇到京棱城不远,还没到午饭时间,他们就到了城门口,这边市集热热闹闹的,比起祥瑞镇冷冷清清的街市,看来祥瑞镇的事情并没有影响到京棱城。  

  一到京棱城,凤未离就失踪了。  

  马车停在一处大宅子门外,他们下车就只看到祁一跟珏丞站在外面,凤未离则不见踪影。  

  “咦?怎么就你们两个?”她从马车上跳下来,左右看了一下没有看到那道身影。  

  “他进城就不见踪影了,估计是有事吧。”珏丞说道,悄咪咪的把视线投到她旁边那道雪白。  

  闫亓骅下车,上前敲了敲门,不到一会就有人过来开门,一见到闫亓骅,顿时态度格外的恭敬,把他们几个迎了进去。  

  “这是闫亓骅的房子?”安诺小声的问旁边的珏丞。  

  “嗯。”珏丞慢慢的走在后面,“这里是阿骅在京棱的住处。”  

  “哦。”她环顾了一下。  

  这么个大宅子放着不住,却家仆具备,室内一尘不染,有钱人呐,她感叹,想起当初闫亓骅在拍卖会上面一诺千金,可利落了。  

  闫亓骅让一个老管家给他们安排好住处,便自己一个人回了屋子,全程无视珏丞,有也就是跟安诺说了句若有需要的都找管家安排,安诺中途还好奇的问了一下珏丞,到底是做了什么事让温雅待人的闫亓骅那么生气,结果那货一个劲的转移话题,她也就不再追问了。  

  吃完饭就各自回房间休息了,从中午到深夜,她也没见到凤未离回来。

落月LY

周六出门,所以提前更新了,求收藏哦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