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魔君缠爱:霸宠小甜妃

第53章 保证

魔君缠爱:霸宠小甜妃 落月LY 2063 2017-02-23 22:47:09

    祁二跟祁二在门外守着。  

  安诺惊悚的看着此时正单手触在凤未离额头上的闫亓骅。  

  “摸……摸什么?”  

  闫亓骅二话不说,直接把她往凤未离身上一推,手中动作未停的助他压制体内翻腾的另一个股捣乱的力量。  

  这次的发作可谓是来势汹汹,他虽然不确定之前阿离说的是真是假,不过不管这个女人能不能抑制他的毒,他现在只能死马当活马医了。  

  不料本来还猖狂的跟他的力量对抗的,突然像老鼠见了猫,急剧散退,他顿时压力大减,没来得及惊讶,他继续凝神用灵力绕着凤未离的脚静脉一路冲洗过去,每次毒发,他的身体都会受损严重,最近,发作的频繁了许多。  

  安诺则是上半身趴在凤未离身上,下半身还在塌下,她无语哽咽,不是她不想起来,她接触到他就被他紧紧地抓住,动一下他就把她勒得更紧,她无奈的维持着这个别扭的姿势,抓住她仿佛是无意识的动作,凤未离苍白着脸,眼睛紧闭。  

  神奇的是,片刻间,他的脸色渐渐转好了,肉眼能见的,他本来紧绷的身体也渐渐放松了,不过紧紧抓着她的动作却没有半点松动。  

  闫亓骅同时也在惊叹这般的现象,他渐渐把灵力收回,稍微调息了一下后,他看向安诺,“在他毒性未完全散退时,你得呆在他身侧。”  

  “他每次发作都这么惨?”她抬头问。  

  “这次还是好的,因为有你在。”闫亓骅起身,“本来要折腾到明天的。”  

  “可以解吗?”  

  “当然可以解。”闫亓骅外头看她,“不过是比较麻烦罢了。”他暗附,非常麻烦才是,他师父都拿阿离的身体没办法,而他所能想到的办法,也是从没有人尝试过的。  

  “能具体跟我讲一下吗?我想了解一下。”  

  实在是她这个动作来说话实在是不方便,她挣扎这从他臂膀下蹭出来,终于舒服的盘腿坐起来,不过手臂还是被凤未离紧紧拽着不放。  

  “你们的约定我倒是有听阿离说过,阿离现在的确需要你,不过,不是亲信之人,是没有资格知道太多的。”  

  闫亓骅看她,“你拿什么相信你?”  

  “你想要什么样的信任?总不能为他去死吧?不过保密工作我还是做得挺到位的。”  

  “吃下去,我就相信你。”他从衣袖中掏出一个瓷瓶,递到她面前。  

  这么正式……  

  她接过瓷瓶,倒出来一颗漆黑的药丸,没多做犹豫就一口吞,吃完嫌弃吐了吐舌头,擦,这毒药特么的这么苦,还怎么毒死人。  

  “倒是胆大。”闫亓骅笑道,“看来你是真的很想离开阿离,连死都不怕。”  

  她笑嘻嘻的道,“我当然怕死,当然我也知道你不会让我死。”  

  闫亓骅对她的话不置可否,道,“我现在跟你说的,若是有旁人知晓,你刚吃下去的东西,会立马毒,而你则会受极度痛苦的死去。”  

  他顿了一下,见安诺神色无异,便接着道,“阿离他中的,其实也不是毒,正确来说应该是毒咒,亦或者说是恶咒,名唤魑魂,此恶咒是直接种在元神上,发作的时候与其说痛在肉体上,实际是痛在魂魄上,非常人能忍受,大约最后,都是被活活痛死过去。”  

  “虽然这种恶咒很难种下,一旦被种下,就很难除去,我翻阅书籍记载也是寥寥无几,若是能把古籍中的材料找齐,或许能一试。”  

  安诺问,“什么材料?”  

  他抬手,三个木盒子凭空浮现在半空中,每个盒子都被繁复的木盒封死,其中一个,她认得,是上次交易会上闫亓骅用来装雪莲的盒子。  

  “已收齐到,只要再收集最后两样,钩蛇毒,安魂草。”他望着三个木盒子,“不过这两样,都是古籍中才有记载的东西,不会那么容易找到。”  

  “哦。”她低头沉思,默默地把那几样东西记在脑中,若是能尽快找到剩余的药物,治好凤未离,她也能去找她要找的了。  

  她随口问道,“你们找前三样东西应该找的很快吧。”  

  如果按雪莲的标准的话,那不得挺简单的呢。  

  “这样。”闫亓骅伸手,其中盒子飞到他手中,“这个碧幽草,我们花了五十年找到了地点,筹备好人手探查危险度采取办法均要考量,这才能顺利的取到。  

  安诺,“……”  

  那她要花一百年来找剩下的两个物品??OMG,玩儿她呢?  

  她瞅了一眼面色温和的闫亓骅,怎么……总觉得有种给人阴了,误上贼船的感觉?  

  闫亓骅把浮在半空中的三个盒子收起来,起身拍了拍衣服,对她说道,“你,不是这个地方的人。”  

  “你的意思?”安诺抬头看他,心蓦的提到嗓子眼般有点小紧张。  

  “奇怪我怎么知道吗?”闫亓骅微微一笑,一抹淡蓝色的灵力跳跃在他手中,“因为我,也不是这里的人。”  

  “……你?”她惊讶地看着他,不明白他要说的重点是什么。  

  “我并不是魔族,确是在魔界长大。”闫亓骅收起手中的灵力,“我们所用的力量不同,而我,同样能感受到你的不同,毕竟我的母亲也是人族。”  

  “想来是有人帮你掩藏了你的气息,毕竟人族若在魔界暴露身份,下场估计不会好到哪里去。”  

  安诺默,她当然知道,从刚来到这个世界,淼就有提醒她了,不要暴露了人族的身份,想来是他帮她隐藏了;也幸得这个世界也有凡人,她倒是自在。  

  不过遇到魔修就憋屈了。  

  “不必紧张,我不会告诉任何人。”闫亓骅道,“说这么多,我只希望,在阿离毒解之后,你能从他跟前消失。”  

  “就这样?”她惊讶的看他,本来以为他会威胁她做个什么的。  

  他点了点头,“就这样。”  

  “成交!”  

  这个,也正是她所想的。  

  闫亓骅出门前,回头看向床榻的两个人,凤未离寸寸银发已经慢慢恢复成黑色,安诺坐在床榻边边打量着他,他手还紧紧抓着她;他闭了闭眼,转身走出房间。  

  若是可以,他并不希望阿离跟一个人类女子交涉太深。

落月LY

求收藏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