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花田喜事:殿下宠妻无度

第七十二章 砸坏篱笆

花田喜事:殿下宠妻无度 南山火 1934 2017-03-19 22:37:05

    按夏至以前的脾气,听了这样的骂,肯定出去找夏李氏大吵一架。  

  夏李氏蛮横不讲理,理论是没用的,必定会掐架撒泼。  

  与其费心费力和这样的泼妇斗,还不如假装不在家。  

  外面的雨点淅淅沥沥,夏李氏落汤鸡似的嚎叫,浑身湿哒哒的,能在外面撑多久?  

  权衡之下,让她吃个闭门羹最合适,也最省心。  

  于是,夏至向夏青使了个眼色,两人从草垫下摸出几个棉花球塞进耳朵里,该干嘛干嘛。  

  眼不见,耳不闻,心不烦。  

  任她在外面鸡猫子鬼叫,夏至姐弟俩该干嘛干嘛,多痛快!  

  夏李氏骂人非常难听,若是寻常少女听了,绝对羞愤欲死。她非常笃定,这姐弟俩一会儿都听不了,一定会开门求她进去。  

  于是她骂得酣畅淋沥,恣意痛快,什么难听骂什么。  

  骂了不短的时间,夏家草棚像没人在家一样。  

  她万万没想到自己会失算,骂得口干舌燥了,快没力气了,夏家草棚还是一点动静都没有,难道这俩死孩子不在家?  

  “夏至,夏青,都给老娘滚出来!”  

  “再不出来,我就砸了你们的破草棚子!”  

  “听到了没?死了吗?烂了吗?”  

  夏李氏从没受过这样的气,恨恨地捡起了一块大石头,噼哩啪啦一阵响,把竹篱笆砸了个稀巴烂,径直冲到院子里。  

  “砰!”还不解恨的她,一脚踹响草棚的门板。  

  这响动太大,棚子里的姐弟俩急忙取出耳朵里的棉花,凑到门缝一看,竹篱笆连同缠绕在上面的牵牛花和鸢尾羽萝都七零八落的了。  

  夏至气得浑身发抖。  

  除了美食以外,她最喜欢的就是花花草草。兴趣是最好的老师,穿越前她就有了极为丰富的植物知识。不然她也折腾不出这么多关于花草树木的生财之道。  

  牵牛花和羽萝是他们费了好大力气才种活的,每天看它们伸展出更多的藤蔓,攀爬得更远,爬满了竹篱笆以后,再看它们蕴育出一个个小花苞……  

  在他们心里,即使是个草棚子,也要想方设法让这里整洁而美丽。  

  不为其他,因为这是他们的家!  

  蕴藏了他们对新生活的憧憬和希望!  

  这个疯婆娘!把竹篱笆毁得干干净净!  

  夏至和夏青深吸一口气,一人一根烧火棍,瞬间把门打开。  

  “哎哟喂!”一声惨叫,伴着清晰的骨髂咔咔咔。  

  夏李氏没想到门会突然打开,一脚踢空,前劈叉卡在了门槛上,疼得捂着裆部直叫唤。  

  若是平日,看到她这么出丑。姐弟俩肯定爆笑出声,可是现在,他俩满脸怒容、手持烧火棍、眼神似刀子,笔直地站在夏李氏面前。  

  夏李氏怒火更盛:“瞎了呀!还不扶我起来?!”  

  “啪!”一记响亮的耳光。  

  夏至出手了。  

  夏李氏一脸懵,脸上火辣辣地疼,好一会儿,才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厉声尖叫:“你敢打我?!你这个浪蹄子竟……哎哟喂!!!”  

  又一记耳光,打断了她后面的话。  

  夏李氏捂着脸,放声大哭:“丧尽天良啊!侄女打婶婶啊!”  

  “狼心狗肺啊!”  

  “有爹生没娘教啊!”  

  “我的命好苦啊……”  

  夏李氏的哭嚎声迅速传遍了李家村。  

  人至贱,天下无敌,这夏李氏深谙其道。  

  夏家姐弟看着声嘶力竭的夏李氏,像看到了断头不死还在扑腾的苍蝇一样,一阵阵地犯恶心。  

  雨水渐止,李家村的村民们在各家门前探头探脑,李石头家直接撑了伞往夏家草棚走。  

  夏李氏见村民们都围拢过来,心里一阵暗喜,完全忘记了上次自己出丑的事情,哭得更大声:“好狠心的东西啊!”  

  “哥哥病了,你们天天去镇上,也不知道去看看他啊……”  

  “我苦命的儿啊……爹是个废物,连诊费都出不起啊……我的命也苦啊,侄儿侄女有钱了,连门都不让进啊……”  

  “你们的良心都被狗吃了吧……”  

  夏李氏哭得嗓子都哑了。  

  夏至看到村民们都来得差不多了,自己也可以开始说话了。  

  “我爹下落不明,我娘病重,你不让大伯借钱给我们,还把我们赶出来,霸占了我们的屋子,现在来问我们要良心?你的脸皮比城墙还厚!”夏青年纪虽小,却记得清清楚楚。  

  “我们穷啊,钱都给你们了,我们怎么生活啊?”夏李氏振振有辞,“我是你们婶子啊!你们要尊敬我的!”  

  夏至真是怒极反笑:“婶子?我们在草棚里饿死冻死的时候,你在哪儿?我娘死的时候,你们在哪儿?”  

  “我娘发着高烧,去向你们借钱买口粮的时候,你们一个子儿都没给,还把她骂回来了!这些事情,你以为我们不知道?”夏青挥起烧火棍,擦着夏李氏的腿,结结实实打在门槛上,一声巨响。  

  “哎哟喂!打死人了!”夏李氏吓得一个激灵站起来,又双腿一软摔在地上,嘴还是那么臭,“李家村的都是死人吗?没人看到吗?”  

  “哟,这是谁啊?”李石头的媳妇儿最先开口,“青天白日地骂人,好不要脸。”  

  “哎呀,你不知道啊,她是夏家姐弟的亲婶子呢!”李平的媳妇儿也开口了。  

  夏李氏连连点头:“对啊,我是他们的亲婶子!”她心中一阵暗喜,正要去她们说,可是一回头,不由浑身一僵。  

  李家村的村民们,眼神不善地站在她的身后,里正起初让他们提防这个泼妇,他们还认为多此一举。  

  上次被赶走,她一定不会敢来。  

  没想到她还真的来了,比上次更凶,更不要脸,骂人更恶毒。  

  想到夏家姐弟起早贪黑,又苦又累的样子,村民们更加生气,眼神也越发凛冽。  

  “你们……这是做……甚呢?”夏李氏一阵阵地发怵,结巴起来。  

南山火

今天更晚了,不好意思。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