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花田喜事:殿下宠妻无度

第六十四章 二十两纹银

花田喜事:殿下宠妻无度 南山火 1955 2017-03-11 12:03:17

    钱掌柜拿起算盘噼哩啪啦好一阵,还是犹豫。  

  夏至回忆梅龙镇的物价,再参照客盈楼的物价,伸手打乱算盘,直接清空,然后拨了两个珠子,继续看着钱掌柜。  

  “掌柜的,我今儿个能熬出梅子汤,以后指不定能熬出什么汤来。”夏至笑眯眯的,抛出一个诱饵。  

  钱掌柜颇有些迟疑,这价格他的确还有得赚,可是……一下子拿出这么多银子,他肉疼,很肉疼啊!  

  夏至笑意盈盈地继续:“用我做的乌梅干和杨梅干才能熬出得这样的味道,钱掌柜,我只供给您一家如何?”  

  钱掌柜服了,一咬牙:“成交。”  

  夏至把冰镇桂花梅子汤的熬制步骤,仔细地向钱掌柜讲解了一番,并且嘱咐了关键之处。  

  钱掌柜听得诧异连连,俗话说得好“会者不难,难者不会。”  

  如果他没有这方子,让厨子自己试,也是可以试出来的,只是不知道要试到什么时候才能熬出来?就算试出来了,只怕夏季已经过去。  

  不对,钱掌柜的猛地反应过来:“夏小娘子,乌梅干和杨梅干不附送么?”  

  夏至轻轻摇头:“梅林离我家很远,走一日也只能采小半篓,晒好几日才能刚好,要费不少心思和手脚。如果遇上几日阴雨天,只能全部扔掉,这是重活和巧活儿。不能白送。”  

  “咝……”钱掌柜既觉得肉疼,又觉得牙疼,没想到这一杯刚刚好的梅子汤要费如此多的手脚,凡是费手脚的东西都不便宜,只怕乌梅干和杨梅干的价钱……让他更肉疼。  

  “钱掌柜,梅子汤适合春末到初秋时分饮用。只是,春末时节梅子未熟,初秋时节梅子已落。有了乌梅干和杨梅干,只要保存妥当,您随时可以满足贵客的要求。”夏至平静地讲述事实,并不着急谈成。  

  “多少?”钱掌柜心动了,贵客们最爱冬日围着火炉,那时有一杯梅子汤也是极好的。  

  “乌梅干,一百文一斤;杨梅干,一百二十文一斤。”夏至只说物品,单价是噼哩啪啦在算盘上谈的。  

  钱掌柜盯着算盘思来想去,还是咝咝肉疼。  

  “钱掌柜,现在是梅子最好的季节,做出的梅子干最好;如果再等半旬,我也交不出这么好的梅子干了,熬制的梅子汤也会有微妙的变化。”夏至不怕他心疼。  

  正在这时,走进来一位客人,问道:“掌柜的,你家可有梅子汤?”  

  夏至一听,心里感叹,真是天助我也。  

  钱掌柜一听,马上招呼:“小二,还楞着作甚呢,给这位客官来杯梅子汤。”  

  店小二立刻殷勤地端来梅子汤,没有搁冰块,端到客人面前。  

  夏至明白,钱掌柜是位极精明的商人。看人下菜是本能,冰镇梅子汤一定会用来招待贵客,比如乔七公子这类的。而眼前这位客人,只算殷实,算不得贵客。  

  见客人喝得满意,钱掌柜才转回柜台里,冲夏至一点头:“成交。”  

  夏至也点点头,示意“物银两讫。”  

  钱掌柜暗示夏至随他去库房,夏青也跟着。  

  进了库房,钱掌柜取出两个银锭子,共二十两,又说道:“白银二十两,乌梅干一百文,杨梅干一百二十文,你要收好,别被人瞧见了。”  

  夏至双手接过道了谢,转身就和夏青一起去了茅厕。  

  夏青见到二十两白银的时候,整个人都是懵的,夏至让他做什么,他根本不过脑子就做什么。进了茅厕,被臭味儿薰回了神智,却只有一个反应:“是不是在做梦?”  

  夏至满心雀跃,激动不已,进了茅厕掩上门,一抹手腕,把得来的银两放进了空间。过了一会儿,等心情平复正常,才走出去。  

  姐弟俩走到客盈楼的大堂,向钱掌柜告辞:“明儿个,我们一定会送到,您放心吧。”  

  夏至和夏青手拉手走在沿路的阴凉处,两人时不时互望一眼,傻笑一下。  

  二十两纹银啊,哈哈哈……  

  “阿姐,我是不是在做梦?”  

  “啊!阿姐,你又拧我鼻子,好疼的!”  

  夏青揉着鼻子抗议,嘴角咧到耳后根都不知道。  

  “梦醒了,还是真的吧?”夏至逗他,“要不,在大太阳下面晒到中暑,醒过来就知道是真是假了。”  

  “阿姐……”夏青不满地拉长声音,“我又不傻,谁这个时候会在太阳下面晒啊?”  

  “路上还是有人的好吗?”夏至继续逗他玩儿。  

  两人又去各个铺子逛了一圈,家里精米糙米油啊什么的都快没有了,做梅子干,盐啊糖啊的也比较费,也要买……  

  又是逛一路,买一路,两人的背篓都装了不少,又吃了馄饨,买了烧鸡。然后,姐弟俩才心满意足地往李家村走。  

  出了梅龙镇地界,夏至提醒:“阿弟,今儿个有没有人跟着咱们?”  

  “有!”夏青的脸色一变。  

  夏至冷冷一笑:“天天跟着也不怕中暑!”  

  “不要脸!”夏青握紧了拳头。  

  ……  

  几乎同一时间,福气汗涔涔地到公子房中禀报:“公子,偷窥的妇人一路跟着夏家姐弟,跟到镇外才停住。算上之前遇上的几次,大约是盯上他们了。”  

  乔七公子摇着纸扇,沉思片刻:“莫不是你被她发现了?”  

  福气的汗水更多,他很尽心地好么?  

  赶紧回禀:“公子,她就在梅龙镇上住,男人是铁匠,开个铁匠铺子。有个憨傻的儿子,还有女儿。我听了不短的时间,好像夏家姐弟是他们的侄子侄女。妇人一直催她男人去李家村要钱什么的……”  

  “男人很生气,两人就吵了起来。她一气之下,就去找了伢婆,说要挣娶媳妇儿的钱。”  

  “公子,我敢保证,这妇人不是冲着咱俩来的。”  

  乔七公子收了纸扇,眼底掠过一丝阴鸷,吩咐道:“跟着她。”  

  “是,公子。”福气应着离开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