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花田喜事:殿下宠妻无度

第五十八章 我没错

花田喜事:殿下宠妻无度 南山火 1945 2017-03-05 12:00:00

    一大早,李家村的村民们还在睡梦中,里正夫妇和夏家姐弟就已经起了。  

  里正夫妇备好牛车,赶着车到了夏家草棚前,帮着夏家姐弟把竹杯筐和梅子汤都装上车,然后一起上路。  

  夏至从背篓里摸出了预备的早饭,芭蕉叶裹好的杂蔬杂粮蛋肉卷饼,分给大家一起吃。  

  “哎哟,还有早饭啊?”里正两口子有些惊喜,客气了一下,就接过来吃了。  

  “嗯,好吃,真的好吃。”里正媳妇边吃边说。  

  里正一边赶车,一边吃,真是悔得肠子都青了。  

  早知道夏家姐弟这么能干,在他们缺衣少食没人管的时候,他就接到自己家里好好照顾着,这样他们赚到的,就是他家的了。  

  唉!后悔啊,真后悔啊。  

  哪儿有卖后悔药来着?  

  牛车不快,胜在还算稳当。  

  吸取了昨日的经验,夏至和夏青紧紧扶住盛了梅子汤的大锅,汤面还覆了一大张洗净的芭蕉叶。  

  到了梅龙镇地界,也只是经过颠得很厉害的路段时,撒出来了一些。相形之下,比昨儿个撒了五分之一,好太多了。  

  牛车不紧不慢,隅中前三刻钟,到达昨日摆摊的大树下。  

  一回生,两回熟。  

  四个人只用了昨儿个的一半时间,就把梅子汤的摊子摆好了。  

  时间还早,日头还没到最毒的时候,夏至带上幕篱招呼着:“大伯,大婶,阿弟,趁现在先走动走动,人一多起来,就要一直站着了。”  

  话音未落,一个人影以极快的速度冲过来,急匆匆地吼道:“我要一锅梅子汤!现在就要,赶时间!”  

  夏至定睛一看,捧着超大锅的不是别人,正是昨儿个刁难不成的书生黄仪,锅看起来还挺沉的,他抱着有些吃力,明显就是缺乏锻炼。  

  来者是客,她憋着笑,问道:“这位公子,真要装满这一锅吗?”空锅捧着就勉强了,装满了他还抱得动么?  

  “要!”黄仪斩钉截铁地回答。  

  夏至也不多话,用竹杯舀了往锅里倒,边倒边数。  

  “私塾有十五位弟子,不算我……”黄仪知道夏至在数,故意打岔,“还有老师一位。”  

  出摊四人组的另外三个有些生气,这书生怎么回事?没看到她正在数数吗?万一数错了算谁的呢?  

  “十位方满十岁,两位九岁,三位八岁,另有七岁二人。老师已至天命之年,可能喝这梅子汤?”黄仪继续捣乱。  

  “老师如果心明眼亮,不驼背不咳喘,可以喝梅子汤……”夏至边装梅子汤,边回答,“至于你的同窗们,只要没有腹泻之类的,也可以喝。”反正不是冰镇的,一般不会有问题。  

  “还有呢?”黄仪不死心。  

  “如果有人平日不能吃梅子,再想吃也不可以。”夏至擅长一心多用,数着梅子汤,回答黄仪的问题,还能在心里骂他一声“黄书呆子”!  

  不一会儿,满满一锅梅子汤就装好了。  

  “小娘子,一共多少杯,多少文?”黄仪继续问。  

  “十七杯,八十五文,”夏至不慌不忙地回答,“这位公子,你可满意?”  

  “我数过了,你一共装了十五杯,”黄仪自己也数了,“数错了,我是不会给钱的。”  

  出摊组的其他三人不由地怒容满面,做生意的都知道,每天的第一位客人很重要,第一笔生意不成就是触霉头,这个书生怎么这样?  

  “这位公子,我不会数错的,”夏至不冷不热地回答,“至于你为何数成了十五杯,是因为你不够专心,买一锅梅子汤,却总想着为难人,您这样的客人,我还是第一次遇见。”  

  “您是要喝梅子汤,还是存心不让我们做生意?”  

  “真是岂有此理!”黄仪恼羞成怒,昨儿个是他最丢脸的一次,他咽不下昨儿个的一口气,所以趁着今儿个沐休,来找回脸面,“数错不认,还说我故意为难,你这生意是不想做了吧?”  

  黄仪平日很温文尔雅,但是一生气就脸红脖子粗,嗓门也大。他数了,确实是十五杯。  

  嗓门一大,就吸引了路人来围观。  

  “这位公子,确实是十七杯,我没有数错。”夏至看到路人渐渐聚拢,心里难免有些不爽,没错,阿弟是要进私塾,可是如果教出的弟子是这样胡搅蛮缠的性子,还不如自己教算了!  

  “我数过了,就是十五杯,七十五文!我堂堂黄家人,还会讹你这几文钱吗?”黄仪真的生气了,扔下钱,端起锅就要走。  

  “就是!黄老先生家教甚严,肯定不会讹摊子钱!”  

  “这梅子汤摊上的小娘子不地道哇,怎么可以讹人钱呢?”  

  “山里人就是粗鄙又无理,本来觉得小娘子不错,没想到第二天就露出马脚来了。”  

  “就是,就是!本来觉得梅子汤味道不错,摊主不怎么样,味道再好也不喝!”  

  梅龙镇就这么大,黄老先生威信在,路人都无条件相信黄仪,毕竟他是黄家的嫡长孙。  

  “公子请留步!”夏至抓住了锅耳(把手),两杯梅子汤不算什么,可是讹客人的事情传出去,她这个摊子还怎么做生意?!“把话说清楚!”  

  “说什么?!”黄仪怒气冲冲地抢抱着锅。  

  “我只是个山里人,不认识黄家人。但是我们是诚心诚意地要做梅子汤生意,自然遵守生意里的规距,同样不会讹你这几文钱。我没有数错,就是十七杯!如果你不信,我们可以重新数!”  

  “重新数?!你这是怀疑我黄仪的人品!”黄仪气得快冒烟了,脾气一上来,用力一拉锅耳转身就要走。  

  夏至用力拉住,不让黄仪走。  

  一拉一扯之间,互不相让,忽然咣当一声响,连汤带锅摔了一地。  

  锅沾了不少泥和草屑,梅子汤全撒了。  

  沸沸扬扬的梅子汤摊前,一片安静。

南山火

看到新留言,还有读者打赏,好激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