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花田喜事:殿下宠妻无度

第四十九章 摘梅子

花田喜事:殿下宠妻无度 南山火 1944 2017-02-24 12:00:00

    夏至故作诧异地问道:“李家婶子,你家那么多事情都做完了么?  

  李寡妇豪气地一拍胸口:“做完了!”  

  “成!”夏至隐隐冷笑,今天这一趟,她一定会让李寡妇终生难忘的。  

  “夏家大姐就是爽快!”李寡妇嘿嘿笑着搓了搓手,“我们快走吧,日头一起来,就太热了。”  

  “阿弟,今儿个你就别去了。”夏至招呼道。  

  “为什么?!”夏青一脸不乐意。  

  “还记得我对你说的竹杯吗?你按照我说的,到屋后挑竹子,做一百个竹杯的量,”夏至比划着,“快去吧。”  

  夏青瞪圆了眼睛,他越来越不明白阿姐怎么想的了,但是阿姐的决定,他素来都无条件执行,无精打采地应道:“省得了!”然后心不甘情不愿地往回走。  

  李寡妇听得一头雾水,竹杯是甚呢?还要一百个这么多!  

  “李家婶子,走吧,今儿个要摘很多梅子。”夏至加快了脚步,不让李寡妇有多嘴的机会。  

  李寡妇应着,跟了上去。  

  夏至按照平日的速度,半点都没把李寡妇当外人。  

  走了三刻钟,天已经大亮,太阳热辣辣地照在她们身上,汗水湿透了她们的衣裳。  

  李寡妇站在树荫下,一动不动地喊:“夏家大姐,还要走多久啊?”  

  平日她只在村子里转悠,从来没走过这么多路。今天这一路上被树枝打头、钻树丛、穿草丛,胳膊和腿上被葛藤拉了不少血道道,丝丝地疼。  

  “不远了。”夏至头也不回地继续走。  

  此刻的李寡妇,恨不得像狗一样伸长了舌头躺在地上喘气,可是眼看着夏至快消失在一人高的草丛里,环顾四周她连回家的路都不认得,只能大喊一声:“夏家大姐,等等婶子。”  

  夏至回头一笑,抹去额头的汗水,说道:“婶子,不要勉强,我看你气都快喘不过来了。”  

  李寡妇左右为难,累得不行想回去,现在回去她就要饿肚子;可是要继续向前走,她又实在走不动了……她不明白,夏家大姐论个子没她高,论力气没她大,怎么就能把自己甩得老远?  

  “婶子,再有一刻钟就到了。”夏至微微笑,看到熟悉的记号,她很清楚三个一刻钟以后才会到。  

  李寡妇有气无力地喘着,双手撑着膝盖:“夏家大姐,这话,你说过三次了。”  

  “这次是真的呀,”夏至笑得天真无邪,眼神更是清澈无比,“到了我们就吃午饭。”  

  李寡妇咬紧牙关继续跟,被树枝藤条刮到,就哎哎地叫唤,一路上都很热闹。  

  每过一刻钟,李寡妇就会大喊再也走不动了,夏至就会拿午饭诱她哄她,她就能再撑一会儿。  

  一路上走走停停,渐渐的,夏至看出来了,李寡妇并不是村上传言的好吃懒做,她也是能吃苦的,而且有认准一条道能走到黑的性子。  

  太阳照出人影就只剩脚下这一小块的的时候,梅树林出现在她们的眼前。  

  夏至对各种梅子是真爱,青梅、乌梅、杨梅……分得清清楚楚,在她看来,南山简直就是穿越大神安排的大超市。只要她想得到,一定能在山上的某处找得到。  

  上次找到兰花草的时候,夏至在心里把某电商的广告词改了改:“上南山,啥都有!”  

  李寡妇什么都顾不上了,一屁股坐在地上,呼哧带喘地问:“夏家大姐,可以吃午饭了吗?”  

  夏至放下背篓,取出两个陶罐,分了一罐给她:“喝吧,这是我做的玉米菜汤。”  

  李寡妇接过罐子,看了一眼就两眼发直:“夏家大姐,这汤也太好看了!”急忙喝上一口。  

  夏至不紧不慢地喝着汤。  

  进山的吃食,她狠下了一番功夫,不仅特别注意荤素搭配,而且还考虑了其他方面。  

  夏天出汗多,体内的钾钠钙等等电解质流失得厉害,只补充水分,容易发生低电解质抽搐,严重的会丧命。因此,她特意去镇上买了矿物含量高的粗盐。  

  泡米的时候,烧汤的时候,都多搁一些,吃的时候就可以及时补充电解质。  

  事实上,李寡妇喝了一口就没停下,咕嘟咕嘟地连喝带嚼,很快就罐底朝天了。  

  李寡妇本来觉得自己快累死了,可是这一罐汤下去,又觉得力气在恢复,而且头晕眼花的情形也改善了许多。最重要的是,这汤太好喝了!  

  “夏家大姐,还有吗?”李寡妇伸长了脖子,往背篓里看。  

  夏至又取出叶子包好的饭团,递了过去:“李家婶子,慢些吃,别咽着。”  

  李寡妇小心翼翼地接过来,宝贝似的捧着,捏了一个大饭团,轻轻咬了一口,惊喜地发现里面有肉,而且是大块的肉,再咬一口,发现里面还有蛋……  

  一口又一口,李寡妇吃得眼泪都快出来了,她已经很久没吃过这么好吃又扎实的东西了。  

  又累又饿的两个人,把午饭一扫光。  

  李寡妇意犹未尽地把手指上的饭粒舔得干干净净,一边舔一边啧舌:“吃饱了,夏家大姐,说吧,让我做什么!”  

  夏至怎么也没想到,一顿午饭的时间,李寡妇像换了一个人似的,就把青梅、乌梅和杨梅的差别说了一下,又把采摘的注意事项说了一遍。  

  “李家婶子,我说清楚了吗?”夏至怕她记不住这些,问道。  

  李寡妇用力一点头:“省得了。”说完,学着夏至的样子,把头发盘在头上,包住了头,撸起袖子,捆好绑腿,往最近的一棵乌梅树大步走去。  

  半个时辰以后,轮到夏至傻眼了,一直以为她和阿弟的动作够快的,没想到李寡妇摘的乌梅比她还要多。而且是仔细挑过的,没有一粒品相不好或者个头小的。  

  夏至望着李寡妇和沉甸甸的背篓,寻思着,也许李寡妇会是个好帮手。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