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花田喜事:殿下宠妻无度

第八章 八十个铜板

花田喜事:殿下宠妻无度 南山火 2004 2017-01-13 06:57:48

    里正一想到他们被李寡妇耍得团团转,就肝火骤起,怒道:“李平家的媳妇,找个绳子,把这个不要脸的婆娘捆起来!”  

  “里正,不要啊!不要捆我!”李寡妇往地上一趟,边嚎边叫。  

  李平家的媳妇立马从门后拿下一捆麻绳,把在地上打滚的李寡妇捆了两道,拽起来,拖出了夏家草棚。  

  夏至拉着夏青走到屋外,声音一如既往地温和,但是眼神却很犀利:“乡亲们,昨晚我和阿弟两人喊破嗓子,也没人愿意听。丢了东西,你们被李寡妇几句话一说,就认定我们姐弟是贼,是不是太过分了!”  

  里正的脸色一僵,村民们的脸上都显出尴尬的神色。  

  “今儿个,我就当成是一场误会,解释清楚就算了。夏家是穷,但我们姐弟人穷志不短,宁死也不会做丢脸的事情。”夏至说完,就拉着夏青回草棚了。  

  王婶说了句公道话:“里正,李杨氏像根搅屎棍子,搅得李家村成天不得安生,也就算了。可是她现在偷东西,还诬赖夏家姐弟,幸好抓住她,不然他俩以后怎么在村子里抬头做人?”  

  里正怒上心头,大喝一声:“走,押到祠堂去!”  

  李寡妇吓得魂不附体,大喊道:“里正,我知道错了,我不要去祠堂!”话音未落,就在地上打滚,死活不起来。  

  里正烦不胜烦,怒道:“李平家的,去把李杨氏的公婆叫到祠堂去,他们管教不了恶媳妇儿,让祖宗家法管教!”  

  不一会儿,李家公公拄着拐杖,李家婆婆拿着根竹条子,走一路骂一路:“真是造了什么孽哦,得了这么个恶婆娘,克死了我的孩儿,败坏我家名声……”  

  走到近前,李家婆婆扬着竹条子,对着李寡妇就是一通抽。  

  “娘啊,媳妇饿啊,娘啊,我不敢了,我再也不敢了!”李寡妇杀猪似地叫,听得让人渗得慌。  

  一群人拖拽着李寡妇往祠堂去,只留下王婶和王雪川,他们姓王,不进李家祠堂。  

  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  

  夏至冷眼旁观着,忽然想到了这句话,她根本不想去凑这个热闹,想到竹篓里还有竹荪,要赶紧去镇上卖掉。  

  可是要怎么去镇上呢?  

  看到王婶还在,就走到她旁边,行礼说道:“王家婶子,谢谢你们相信我们,也谢谢您为我和阿弟说了一句公道话。”  

  王婶吓了一跳:“哎哟,不用谢,不要谢。”  

  夏青也跟着行礼说谢谢。  

  王婶叹气着安慰:“你们今儿个受委屈了,你们都是好孩子,婶子知道,婶子知道……”  

  “现在人赃并获了,没事了。”夏至笑得轻浅,眼睛亮亮的。  

  王婶急忙吩咐儿子:“川子啊,咱家还有些狍子肉,拿来给夏家大姐。”  

  夏至一听急忙摆手:“王家婶子,我们想去镇上,该怎么走啊?”  

  “你俩要去镇子上?”王婶一怔,在她看来,夏至和夏青模样底子挺好,只是老吃不饱,都没长开,小脸黄黄的,最容易被人拐子盯上。  

  “嗯,”夏至放下竹篓,掀开芭蕉叶给王婶看,“我们挖了些竹荪,想去换些米面回来吃。”  

  王婶大吃一惊,山里人都知道竹荪是好东西,可是都不知道上哪儿找,怎么夏家姐弟俩找到这么多。  

  “川子啊,你陪他们去梅龙镇一趟,带他们认路,竹荪晒干不便宜,新鲜的就便宜一些。别让他们给买主欺了。”王婶思来想去,还是让儿子带去比较放心。  

  “川子哥还要下地的吧?”夏至想了想,“会不会太麻烦了?”  

  “不麻烦!”王雪川涨红了脸,“我得了猎物,经常拿去梅龙镇上卖,路很熟的,价钱也熟悉。”  

  “是啊,夏家大姐,你就别推辞了!”王婶坚持。  

  “那就谢谢王家婶子,谢谢川子哥了。”夏至拉着夏青,跟着王雪川上了路。  

  李家村在山沟沟里,梅龙镇在另一边山脚下,路途真不算短,三个人吭哧吭哧走了好半天才见到“梅龙镇”的地界石。  

  夏至第一次逛古代小镇,看哪儿都觉得新鲜有趣;夏青也是第一次到梅龙镇,同样的看什么都想要。  

  走着走着,夏至觉得不对劲儿,为什么不往集市走,反而往酒楼走?  

  王雪川停在了一家名叫“客盈楼”的酒楼前面,对他们说:“你们在这儿等一下。”说完就走进去。  

  片刻之后,王雪川和一位清瘦的中年男子走了出来,介绍道:“夏家大郎,夏家大姐,这位是客盈楼的掌柜,钱掌柜。把东西拿出来给他看看。”  

  夏至放下竹篓,把竹荪小心地取出来,摊开放在芭蕉叶上,托着叶子端到钱掌柜面前,说道:“钱掌柜,这是我们刚采的,没超过两个时辰,新鲜着呢。您看看。”  

  钱掌柜拿起一棵竹荪,先闻,再捏,又看了看裙伞,再上下打量了夏家姐弟一下,眯眯眼里透着精明,回答:“确实新鲜。看在川子的份上,十个铜板一支,一共八十个铜板。”  

  “行。”夏至很爽快地答应了,交了竹荪,双手接过铜板,“谢谢钱掌柜。”  

  夏青激动得嘴巴都要咧到耳后根了。  

  钱掌柜很满意,又说道:“新鲜的味道更好,但是如果当日不炖汤的话,容易坏。所以,对我们来说,干制的更好,有多少收多少,两百个铜板一斤。”  

  两百个铜板?  

  夏至被这么高的价钱给惊到了,然后又有些遗憾:“钱掌柜,竹荪是今日上山撞见的,平日很难见到,可能凑不到这么多。”  

  钱掌柜见姐弟俩虽然穿得破烂,但很干净,说话得体有礼掀,不像一般的乡野村姑,就多说了一句:“这样吧,你们什么时候找到,就什么时候送来,还是今儿的价钱,怎么样?”  

  夏至用力点了点头:“行,谢谢钱掌柜。”然后牵着夏青的手,道谢以后跟着川子往回走。  

  离盈满楼远了一些,夏至难掩心中狂喜,好多钱呐!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