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黑暗女魔皇和我

第8章明姐姐和我

黑暗女魔皇和我 赵敏爱我 3199 2016-07-15 10:42:31

    我听到了平原七香的这段话,马上停住了脚步;我想我现在必须得很清楚地跟她解释清楚,我不想做一个拖拖拉拉的男人。  

  我有一个很特别的性格——坚韧和执着,但在别人看来,这是固执和死板;虽然它有着双刃性,有时候会无形中地帮助我,有时候又会残酷地害死我自己。  

  不管平原七香是出于什么样的目的,但我都不想伤害她,因为我的心里已经深深地藏着一个我最喜欢的女人——明姐姐。  

  我十三岁的那年六月三日,我在下班回来的路上,我救回了一个女人,也就是我的明姐姐;刘爷爷死后的好多年,我都是一个人生活的,直到遇见了明姐姐。  

  我清楚地记得我遇到明姐姐的时候,是六月三日,下午五点十分的准确时间,并且那是一个六月飞雪的下午时间。  

  也许只有窦娥才会遇到六月飞雪的日子,或许一些受了很大冤枉的死人才会有这样的待遇;我可没受到很大的怨屈,我也会受到老天对我的恩赐,这也许是因为的刘爷爷去世的原因吧。  

  那时候,我刚从饭店里下班;准备要从一条非常人少,并且满地都是垃圾的小路回家;我每天都是从这样的小路回家,因为我觉得这条离我家最近了。  

  这时候的天气非常晴朗的,万里无云;我走在非常闷热、充满灰尘的小路上,虽然流了一身的汗水,但我并不觉得这样的天气会下雨甚至会下雪。  

  正当我路过那条小路一半路程的时候,却被几个年纪看起来比我大很多的,比我强壮的流氓拦住了,他们几个是想要从我一个小孩子身上得到金钱或者什么值钱的东西。  

  可是我哪里有这些,他们也许是看着我的衣着非常的时尚清爽;我的脖子上还戴着一条闪闪发光的、银白色的、心形水晶的项链;可是我的项链虽然戴着,我也已经做到把它隐藏得很好了,如果外人不走到我的身边,是很难发现它的;因为这是刘爷爷给我的最好的礼物,我当然要每天都戴着。  

  这样的我,看起来当然像是有钱人家的小孩子。  

  他们就会盯上我这样的小男孩,我想如果我穿得普通破烂一点,弄得自己像个讨饭的乞丐一样,他们也许连看我都不会看我一眼的;又怎么会来打劫我这样的小男孩的。  

  刘爷爷才刚刚离我而去,我今年也才十二岁,身上除了带着每天的生活费三十多元外,我哪里还有什么多余的钱了;除了那条非常珍贵的项链。  

  如果我把我身上的所有值钱的东西都给了他们的话,我恐怕又得挨饿了;那条项链就更加不可能了,那可是刘爷爷送给我的最珍贵的礼物了。  

  但是我不给他们的话,我恐怕得被他们狠狠地揍打一顿;甚至我会被他们残酷地打死,他们这些走投无路的流氓,到了这样的地步,什么样的事情都会做的出来的;更何况面对着的是一个非常瘦弱矮小的十二岁小男孩,他们怎么会就此放过呢!  

  在那几个流氓的紧紧威逼之下,倔强的我并没有马上屈服于他们,而是选择往后快速拼命地往一些隐秘狭窄的地方逃跑,我希望自己能够躲起来,不让他们找到;直到我走向一个没有任何路走的黑暗胡同里,我以为自己这下子找到了安全的地方了。  

  但他们这些流氓,似乎已经走惯了这样的地方;很快的,他们就把我找到了。  

  那几个非常强悍的流氓们,每一个人都在用一副贪婪邪恶的眼神盯着我看;像饿狼看见非常弱小的小兔子一样,恨不得马上把我吃掉一样;我一个非常瘦弱矮小的十二岁男孩子,就算我要和他们死拼,还没走到他们的身边,恐怕早就被他们一手抓住了;更何况他们不是一个人,而是好几个,每一个看起来不知比我强壮高大得多了;就算是很瘦弱的一个流氓,他的力气看起来都要比我大的多了。  

  他们当中的任意一个都可以轻而易举地把我置于死地。  

  实在没有任何办法的我,只能慢慢地被那些强悍流氓逼向了绝境;正当带头的那个充满杀气的流氓,准备拿着一把闪烁着银白光芒的利刃准备刺向我的时候;我全身上下的每一根神经都紧绷到了极点,我被吓得流了一身冷汗,动都不敢动;我知道自己这次肯定要死了;但是我又不想死,于是我流出了伤心的泪水。  

  但那个领头根本没想放过我,当他的利刃已经离我只有半步的时候。  

  天空却突然响起了一声非常震耳的雷声,震得那个带头流氓被惊吓了一跳,他手上的利刃也无故地掉在了地上,‘呯’的一声响;那些围观的流氓也被吓倒了,这当然也吓倒了我,我可是第一次遇到这样吓人的事情。  

  那个领头流氓以为这只是虚惊一场,他连忙捡起那把银白利刃,准备再一次地靠近我。  

  天空顿时间变得乌云密布的,立刻砸下了非常巨大的冰雹,坚如磐石般地砸下来那样可怕恐怖;那个领头流氓和那些强悍流氓赶紧找一些能遮风避雨的地方躲这突如其来的可怕冰雹。  

  我被持续不断砸下的可怕磐石冰雹,无情地、狠狠地砸了很多次;我整个人被砸得都已经趴到在地上,基本上都没有任何力气走路了;我的脑袋也都被砸出了很多的伤疤,鲜血正在不断地流着,整个人都处在浑浑噩噩的状态中。  

  最后,如果不是随手拿来一块很大的白色塑胶板抵挡的话,我恐怕会被砸成重伤了,甚至从此就一命呜呼。  

  我不明白这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刚刚的天气还是非常晴朗的,而才一瞬间的时间,却变成了这么可怕的景象。  

  那些流氓到了这时候,到了这时候,依然还是对我身上的财物不死心;他们正打算小心翼翼地来到我的身边,拿走我身上的项链和金钱。  

  正当一个强悍流氓准备伸手碰我的时候,这时候的我正处在一阵晕睡当中,根本无力反抗。  

  霎时间,随着一声非常响亮的雷鸣声的突然响起;而这一阵雷电直接就把靠近我的强悍流氓劈死,只剩下一层人皮。  

  别的流氓,看见了,有一两个被吓得逃跑了;只剩下那个领头的和几个不敢逃跑的流氓,他们到了这时候,依然对我身上的财物不死心。  

  正当又一个强悍流氓再一次准备靠近我的时候,突然一声巨响,一个白色身影自由落体般地、快速地掉了下来。  

  那个准备接近我的强悍流氓,本来还想逃跑的,却不知中了什么魔咒;他还没来得及喊救命,就已经化成一堆白骨了。  

  看着这样情景的领头流氓和几个强悍流氓,一下子像疯了一样,没头没脑地往四周围乱窜;不断地叫着非常惨烈的叫声,非常的可怜。  

  我也不知道自己究竟晕睡了多久,直到那坚如磐石的可怕冰雹不下的时候,天空却下起了非常非常强烈的暴雨来;这时候,趴在地上的我,已经成为了一个水人。  

  我想我必须得赶紧回家才行,否则我真的会病死在这里,我推开那块巨大的塑胶板;当我非常困难地从地上爬起来的时候,却看见一位全身全是雪白,没有一丝血色的美女姐姐亭亭玉立地站着,却目不转睛地盯着我看。  

  她就是我的明姐姐!  

  她出现在我的面前的时候,是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但在我看来是多么的美丽动人。  

  由于我的身材非常的瘦弱矮小,而她的身材要比我的高大得多了,所以我只能从她的小脚丫往上地仰视着看她。  

  她没有穿任何鞋子,似乎已经丢了。  

  我就很容易地看清楚她的那双伤痕累累的美细嫩小脚丫,似乎被很多的玻璃或者利刃所刮伤;我的双眼这时候很自然地扫描到她身边的一些沾满红色血迹的锋利金属片和一些玻璃片,虽然它们已经被暴雨洗得几乎看不清楚了,但我想一定是它们刮伤了她;而且有些积水的地方,我还能看见很鲜红的血迹。  

  我看着她的那双小脚丫,就觉得好像是自己的脚受伤一样的难受;我的心里也在莫名地痛个不停,我的双眼也在慢慢地流着泪水了。  

  我现在才看见她,我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感受和感觉。  

  我带着泪水继续往上看她,但现在的她正被一身很破烂的白色衣裙所覆盖着;与其说她穿着一身白衣,倒不如说她根本没有穿衣服:她的全身上下除了那些重要的位置被勉强的遮住外,其他的地方根本连遮都遮不了。  

  我也是看到她的全身上下,没被遮到的地方,很多地方都有着一个惨不忍睹的伤口;那些伤口,既不会出血,但让人看着就是揪心和心痛。  

  特别是我这样的一个十二岁小男孩,才刚刚经历了刘爷爷的去世,现在又遭遇到流氓的打劫;我着她的时候,我整个人都已经快到崩溃的状态了,似乎感觉到自己正在站地狱里一样,非常的寂静,除了那连续不断的下雨声。  

  当我正想看她的眼睛的时候,她却晕倒在我瘦小的身体上;因为我和她的距离只有半米。  

  ……  

  就这样地,我在残酷可怕的事件中遇见了明姐姐。  

  从此我就多了一个亲人,我和她的生活也是非常的快乐幸福;可是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悲欢离合,我和她朝夕相处了五年,在某一天她就突然失踪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