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绝世女医的爱恨传奇

第六十七章 老尼

绝世女医的爱恨传奇 宋爱 2484 2016-01-14 00:24:57

    兰府被焚的第二天,尚在养伤的霍鸣西,写了封八百里加急的奏折。里面说道杀手肖敛武功奇高,但是残忍凶暴。藐视朝廷,斩杀朝廷命官,指使下属杀害镇边巡抚兰大人,使得兰家百余口人葬身火海。更有甚者,朝廷培养征讨鹰族的霍家军,几乎全军覆没!信中还提到兰大人如何为官清廉,如何效忠朝廷,结果死相如何凄惨。关于霍鸣西自然是竭尽全力与恶贼肖敛拼杀不敌,受伤严重。霍将军如此这般的难过和愧对朝廷,有负皇恩等等。  

  朝廷收到这封奏折当然是震动不小,区区一介江湖流寇居然敢与朝廷为敌,还让朝廷损失不小。试问皇家威风扫地,尊严何在?!皇上当场大怒,下旨全国境内悬赏白银万两,缉拿夜叉肖敛。圣旨中还特别提到,只要抓获即刻,不问生死,不论手段。  

  兰府事件后不到七天,江湖各大门派纷纷发出信函,使江湖中人知晓,誓杀肖敛!这些门派均是在兰家死了掌门,继承人或者至亲的。  

  紧跟着金魔人通告江湖,首领夜叉为人不德,滥杀成性,连累金魔人。故此逐出金魔人,生死两不相干。  

  在短短不到十天的时间里,肖敛从人人敬畏的金魔人首领,变成黑白两道都要杀之而后快的要犯。肖敛为了避免多生事端,便遮面隐名,独自飘零在江湖,苦苦寻找心爱之人。  

  孤独并不可怕,从出生开始,肖敛就是孤独的,记忆中娘亲从未抱过他一次,他早已经习惯了。凶险和埋伏也不可怕,成了金魔人,哪天不是在刀口上舔血。现在的肖敛害怕的是时间,他只有三年的时间。可是整整一年过去了,伊伊音信全无。为了找她,自己去过桐树林,谷口毒蛇虫蚁横行,谷中一片荒芜,全无人迹。自己刚刚回过鹰族,看到的也只是鹰族的权利争斗,以及波瓦对伊伊的牵挂。伊伊会在哪里呢?波瓦详细调查了当日在兰府的各大门派,悉数去夜访过,仍是一点消息都没有。肖敛有些茫然无措,心事重重的走在路上。难道真的死了吗?肖敛根本不敢想!只是他每天喝的酒更多了。  

  哪日到了一个叫陈家坳的小镇,肖敛喝多了躺倒在草地上,心里苦闷之际,听见一队人奔走而来的脚步声。肖敛抬头一看,一队白衣女子,宽裙窄袖,正是拜月教中的女子。领头的女子袖口有三脚神鸟图案,样貌端正,姿色不俗。那女子急声催促:“快走,那姓鲁的汉子要追上来了,他手中的宝刀可不是吃素的。”  

  “阿慧姐姐,我不会武功跑不动了。”一个女娃儿年纪尚幼,瘦小纤弱,满脸黑泥,眼泪汪汪的好不可怜。  

  “你还想不想有吃有穿,想不想以后做神仙?你若是想就快跑。”  

  “我,我。”小丫头已经说不出话来了。阿慧不管她如何,拖走她就跑,那小姑娘立刻被拖到在地,露在外面的腿脚在地上摩擦,很快就血肉模糊了。那丫头力气不济,只呀呀的呻吟发抖。  

  那拜月教是袭击过伊伊的,想到此节,肖敛也不管缘由,直冲出去,大喊一声:“放开那个小丫头。”  

  那名叫阿慧的女子打量肖敛一下,问道“你是霍家的人么?三番四次坏我们的好事,跟我们抢人抢物,是不是觉得我们拜月教好欺负!?”  

  “霍家?”肖敛冷笑:“我就是我,跟霍家没有关系,我就是看不惯你们。”  

  “看你年纪轻轻,莫非你是鲁小面的徒弟?”阿慧话一出口,旁边一手下接口:“阿慧姐姐,鲁小面没有徒弟的。”  

  “你究竟是什么人?”阿慧言语严厉,“再不闪开,不要怪我对你不客气。”  

  “哼,今天的事情我管定了。”肖敛话音未落就动起手来,身法迅捷,犹如猎豹。那阿慧哪里是他的对手,眼前一花,尚未出招,那蒙面人的手指已经搭在了自己脖子上,一阵凉气冷冷透入肌肤。  

  阿慧吓得面无血色:“你是人是鬼?藏头蒙面的算什么好汉。”  

  “嘿嘿,说给你知道也无妨。”夜叉凑近阿慧跟前说道:“我便是朝廷通缉犯,江湖妖孽夜叉肖敛。”肖敛说着就解开了面巾。  

  阿慧大吃一惊,心跳徒增,料定今日必不能得逞,吞了吞口水:“我们素无瓜葛,我也不会举报你。不知你为何来阻碍我们行事?”  

  “就是看不惯,怎样?”  

  “你!”阿慧气结,顿时无语。  

  肖敛转头看那被抓的女子,“放了她!”  

  阿慧强自镇定:“她是自愿的。”  

  肖敛挑眉,看着那小丫头,缩成一团,哪里还说得出话。“我知道你们拜月教,专门抓女子,我一路上听了多少人被你们抓走。还强行要这些孩子的父母信奉你们,每月供养你们。如若不肯,便是个死。”  

  阿慧理直气壮:“那是神的旨意,为神服务是他们的荣幸。这是孩子都是选来供奉教主的。她们去了教中,有吃有喝,比跟在父母身边挨饿受气要强百倍。”  

  “看样子,你倒是过来人了。”肖敛不屑的笑:“天下没有无缘无故的恩情,你们供她吃穿,图的是什么,你心里清楚!”肖敛凶狠的说:“你今天放人就罢了,不然要你即刻命丧我手。”  

  阿慧不敢逞强,只好答应,抓住小丫头的手慢慢松开来。小姑娘扑通倒在地上。肖敛一把抱起来,手中轻飘飘的,一摸还有一口气在。  

  阿慧跺了跺脚,叹一口气,挥挥手,手下迅速靠过来,跟着她一溜烟的去了。  

  肖敛念着手中的孩子,倒也没追。这时候前方来一铁塔般的大汉,手中一口宝刀蓝汪汪的流光夺目。口中啊呀大喊:“女贼敢在我的地盘上抢人,要你知道厉害。”  

  是鲁小面!肖敛看着那刀,想起之前阿慧说鲁小面在追她们,便猜到了那人身份。他知道此人是个侠士,定会救手中这个女孩子。自己尚被通缉,为免多生事端,肖敛便将小姑娘放在路边,悄悄的走了。  

  等到了镇上的客栈里,肖敛抱着一坛酒,喝的有些过了。店里唱着小曲,断断续续的听得什么‘西风黄叶疏,一年音信无。要见除非梦……’  

  肖敛头晕沉沉的感觉重:“伊伊,你为什么梦里都不肯见我?你已经什么都知道了,真的恨我对不对?”肖敛正自苦之际,进来一个老尼姑。双掌合十,口宣佛号,显然是想要化缘。  

  那老尼姑皮肉僵硬,声音跟拉锯一样,刺耳难听。店小二不愿理她,便赶她走。她想来是习惯了的,也不说话就要走开。这时候肖敛不乐意了,为着蒋玉杵和师娘的缘故,他对念佛的人心里尊敬亲近。加上自己心中郁郁,正没处发泄。他提起酒坛哐啷砸在地上,“马上给这位师太上最好的斋饭!”  

  小二一看有闹事的,赶忙态度转变,给了师太满满一碗素饭。老尼姑谢过肖敛正打算要走,突然看见肖敛耳朵上的一枚耳珠,愣了一下随即恢复正常转身走了。  

  肖敛也没太在意,那老尼姑却躲在客栈外面,一直偷偷观察肖敛,等他出来了,赶忙尾随跟去。  

  这时候肖敛酒劲已过,发现后面有人,装作不知,只道是拜月教泄露了自己行踪。嘴角浮起一丝冷笑,要等天黑直接杀了省的麻烦。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