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绝世女医的爱恨传奇

第三十七章 面熟

绝世女医的爱恨传奇 宋爱 1197 2015-09-13 21:36:51

  蒋玉杵掀开帘子瞧她怎么没有没说话了,就见兰锦伊冷冷的。“你什么意思嘛?你是不是觉得金魔人都罪大恶极,都该死。”

  兰锦伊不说话。

  “无知,”蒋玉杵放下帘子,“我要是坏人,能救你?那小个子的金魔人要是坏透了,能受伤么?”

  “那小个子或许还有些良知。你既然觉得他还不是无药可救,怎么将他一起杀了?”

  “他可不是我杀的。”蒋玉杵咕哝一句,跟着大声说:“敢情你觉得那小个子人还不错,杀了他,还觉得是干了坏事呗?”蒋玉杵一想到夜叉杀那两人的情景,不由打个寒战。

  “他也算救了我,我没有白白希望他死的道理。”兰锦伊此时便以为是那色狼下手太重杀了小个子。

  蒋玉杵吞了吞口水:“我们金魔人有个极年轻的首领,江湖人称夜叉,他就是个侠士,救过很多人性命。”

  一说到肖敛,兰锦伊控制不住就要生气:“他为了一己之私,就要灭人全族,这是哪门子侠士?!见死不救又是哪门子侠士?!金魔人的名声如何,你们自己都不知道吗?!”

  蒋玉杵嘻嘻一笑:“这么夸张?不会吧。是不是你太自恋了?你虽然漂亮,但是他对女色向来不太动心的。不至于吧。”

  兰锦伊被蒋玉杵气的小脸煞白,双手握拳,“你,你,我要是有一句假话,我就”兰锦伊正打算发个毒誓来证明自己。

  蒋玉杵将他急了,忙阻止道:“行行行,我相信,我相信还不成么?你这人一点也不经逗。”

  “谁要你逗?你喜欢玩就找别人玩去,没让你跟着我。”

  蒋玉杵暗叹:“我不想跟着你的,可是那里敢呀。”过了半响,蒋玉杵估摸着兰锦伊应该消气了,“你给我说说肖敛怎么不好了?让我给你评评理呗。”

  “你们一丘之貉,你能有什么公道。”

  “我绝对公道,我发誓。我刚才信你了,现在你也信我一回呀。”

  兰锦伊犹豫一阵,便将当日两人决裂之事说了。

  蒋玉杵偷偷吐了吐舌头:“他跟我说话都是言简意赅,怎么跟你这么多话?”

  兰锦伊对着蒋玉杵背影翻了个白眼:“不许转移话题,你只说他这种人能算是侠士么?”

  “你说老虎吃羊,该不该死?”

  “那是老虎的天性,谈不上该不该。”

  “嗯,师兄喜欢你,他不愿意帮助自己的情敌也算是正常的天性吧。你不能怪他无情,是你对他要求太高。”蒋玉杵顿了顿,“你有没有想过,你为什么对他有这样的要求,要他大仁大义,一旦他无情就恨得牙痒。”

  “你想说什么就直接说。”

  “你对他有要求不过你因为你喜欢他,要他考虑你的感受,你的境况。你希望他是心目中恋人的样子。可是他对鹰族又没有责任,一味怕失去你,没顾忌到你的心情,结果你们就闹翻了呗。”

  兰锦伊沉默一阵,“搞得自己跟念多了经书的老和尚一样。要是两个人理念都不相同,怎么可能天长地久。”

  “理念?”蒋玉杵失声笑了:“你这人想法倒是新鲜奇怪,与众不同。有点意思,怪不得师兄要喜欢你。”蒋玉杵突然一拍脑门:“哎呀,我说他为什么这么喜欢你呢,怪不得。”

  “你在说什么?”

  蒋玉杵哈哈一笑:“没什么,你看着特别面熟,我终于想起来在哪里见过你了。”

  “我怎么不记得我们见过。”

  蒋玉杵挑了挑眉,“你本来就没见过我。”

  兰锦伊看他说话奇奇怪怪的额,便不再理蒋玉杵,只靠在软塌上假寐。车顶的肖敛见她呼吸渐渐平稳,便下去挨着蒋玉杵坐下,揭开帘子一角,放了一炉安神的清香进去。没过多久,兰锦伊就睡得沉了,肖敛闪身进了马车,默然看着她一夜无话。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