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绝世女医的爱恨传奇

第七章 相逢

绝世女医的爱恨传奇 宋爱 1120 2015-05-03 23:41:57

  黑衣男子声音温柔:“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

  “我为什么要告诉你,我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呢。”

  “我叫肖敛。”黑衣人说完直勾勾的看着她,想看她的反应。

  可惜兰锦伊并没有特别的反应,只哦了一声。

  肖敛心中更是欢喜,“看来她不知道我,太好了。”肖敛忙追问兰锦伊:“你快告诉我名字。”

  “我叫兰锦伊。”

  “兰锦伊,锦伊,伊伊。好我以后就叫你伊伊。”肖敛自顾自的安排起来:“你就叫我肖哥哥好了。”

  兰锦伊不置可否,只说:“你快松开我,好爬上去。我们两个这样挂着崖壁上吃风,感觉很好么?”

  “要是没有受伤的话,感觉还是可以。”肖敛笑着说:“你爬到我背上来,我背你上去,还远着呢。”

  “不要,我自己可以。”

  “你爬的太慢了,这要爬到什么时候?再说这面崖壁背风,温度又低,再往上崖壁都结了薄冰,滑溜异常,我都必须用两个手才行,你手臂酸软,怎么爬的上去。”

  “谁爬的慢了?我是看你受了伤才减慢速度的。你歪理最多!”想起刚才掉下去九死一生,兰锦伊心中还有些后怕。

  “是是是,是为了等我。是我不好。”肖敛看起来十分乐意认错,“快过来我背你。”

  兰锦伊心不甘情愿的上了肖敛的背:“我是不得已的。”

  “好好好,你是不得已的。”肖敛边说边仍不住笑了。

  兰锦伊伏在肖敛背上正要恼他,低头看到他背上黑红的伤口,凝结的血迹,想起他刚才救了自己,心中一股说不出的奇怪感觉。

  肖敛背着她速度一下快了不少,迅速接近他说的有冰层的崖壁上。兰锦伊见他双手曲成爪装,指尖按在冰面上,那冰慢慢就溶出一个冰洞。兰锦伊看得暗自惊心,这是什么武功?!肖敛扣住冰洞,几番跳跃,就攀上了落鹰峰。

  那山峰之上寒冷异常,兰锦伊一瞧,月光下一遍银白,山头树成琼枝,簌簌雪花密密垂落,呜呜的风卷过,一片银花翻腾,寒气凛冽难挡。一直巨鹰忽然腾空飞起,往一块硕大的岩石顶上飞去,翅膀扇动雪花,卷起一阵漩涡。

  兰锦伊道:“是刚才那只吗?不知它发现我们没有。”

  “应该是,这样大的鹰可不多,不像草原上的牛羊那样常见。”肖敛扶着兰锦伊关切的问:“别担心,它没瞧见我们。冷吗?”

  “嗯。”兰锦伊控制不住,嘴唇都有些哆嗦起来。

  肖敛一把搂过她,用斗篷裹住:“这里当风,先找个可以避寒的地方。”也不管她是否同意,抱起她快步往前走去。

  两人转了一圈,并无可去之处。兰锦伊小手冰凉,缩在怀里,问道:“现在怎么办?”

  肖敛好看的眉头轻轻皱了起来:“要不我们去鹰住的地方瞧一瞧。”

  “可是,”

  “没有什么好可是的,要是一直找不到避风的地方,你就会被活活冻死。”

  兰锦伊眨了眨眼,心里奇怪:“难道只有我会被冻死,你倒是个不怕冻么?”

  “我不怕。”

  “哎呀,我怎么说出来了。”兰锦伊捂着嘴,尴尬的脸红了起来。

  肖敛好笑:“傻丫头。”

  两人向着后山而去,那巨鹰体型庞大,很快就发现了它的踪迹。那鹰一感觉到有人靠近,即刻机警的挺立起胸脯,转动脑袋四处张望。

  兰锦伊月色下漫天的雪片里,乍一看到那个巨鹰之际,心头陡地一怔,这畜生好大,站起来比肖敛还要高出许多,要到它的窝里避风,实在是太冒险了。

  兰锦伊喃喃道:“我还妄想要自己捉一只回去,实在是太天真了。”

  “你半夜跑出来就是为了它?你捉它做什么?”肖敛好奇的问她。

  “捉住巨鹰,就不用嫁人了。”

  肖敛听了这话,整个人气压波动起来,狭长的黑眸微微眯起,咬了咬牙关,一言不发。

  “喂,你回来。我们还是走吧,不要惹它。你身上还有伤呢。”眼看肖敛忽然松开自己,冲向那直立的巨鹰,吓得兰锦伊大喊起来。

  那鹰瞬间发现了两人,看肖敛执刀风驰电掣般冲向自己,手中寒气森然,杀气腾腾的。它却分得清轻重,不理会肖敛,硕大的翅膀一扇,腾空而起,扑向看起来娇弱的兰锦伊。

  兰锦伊耳听的肖敛大喊一声小心,就看着一团黑影扑向自己,在她的头顶,生出一股激烈的旋风,令得她头发飞扬而起,糟糕之极的影响了她的视力,身子四周围的积雪,也陡地卷了起来,巨鹰的黑影和肖敛的身影也在刹那间变得模糊不清。兰锦伊脑中警铃大作,身子立时向后倒向雪地,而且极其迅速地向旁边滚了开去。接着单臂在雪地上一撑,翻身站了起来。还未站稳,就整个人跌入了一个温暖厚实的怀抱。肖敛焦急的问道:“有没有受伤?”

  兰锦伊摇头,“我没事。”

  两人转头近距离的看着这鹰,整个感觉比在悬崖上看起来还要大的多。那畜生双翅打横伸展开来,愣是有一丈五尺长,它锐利的双爪,缩在腹际,蓄势待发,随时准备开战。它炯炯的双眼,冰冷无情,在雪光的反映之下,犹如漆黑的潭水,可以在落鹰峰的崖顶上,看到鹰族地面上一只兔子怎样活蹦乱跳。兰锦伊惊的咽了下口水,乖乖,这鹰要是跑到鹰族去叨一只大黄牛,也是毫不费力呀。

  那畜生不容两人多想,迅速扇动翅膀,强劲的风力将积雪成团地扇了起来,劈头盖脸打向他们。

  肖敛忍着雪团打在脸上的疼痛,将兰锦伊护在怀里,他知道,他必需比它的动作更快,才能够逃避再来的一击,而这种迅疾,根本是绝不容易再作考虑的了。

  他抱着兰锦伊,身子急速向外翻出去,那一顺间,那头大鹰贴着雪地,疾掠了过去,两只巨爪在雪地上,留下了极深的抓痕。所幸肖敛躲得及时,巨鹰一击未中。但它毫不气馁,几乎是立即地,又展翅升向空中,在空中几个翻腾,卷起更大的旋风,再度向雪地上无遮无拦的两人扑了过来。

  就在巨鹰一个回旋之间,肖敛抱着兰锦伊狂奔,径直冲向鹰巢。耳听得身后呼呼声大作,越来越近,他手臂用力一挥,将兰锦伊甩了出去,不偏不倚的正好落在了鹰穴里面。肖敛随即脱去玄色斗篷,回身迎战巨鹰。

  刚一转身那腥风直扑而来,鹰已近在咫尺,肖敛再不犹豫,甩开斗篷,向巨鹰头面罩了上去。

  这雪峰顶上发生的一切,说来繁复,但实际全是在间不容发的同一时间就发生了。肖敛才将斗篷甩了出去,手中就陡地一紧,他知道自己力气抵不过,已经是立即松手的了,可是被斗篷挡住视线的巨鹰,立时仰天发出嘹亮的啸声,巨大的气浪冲击之下,肖敛脚步有些不稳,耳膜嗡嗡作响,随即肩膀一紧,接着双脚腾空,人已经被巨鹰双爪给抓了起来。

  兰锦伊被肖敛扔到巢穴之中,虽然暂时安全了,可是她怎能放心的下。想也不想又急忙冲了出来,就看到那巨鹰已经将肖敛带起了五六尺高下。兰锦伊狂奔而出,要追那巨鹰。那鹰目不能视,左冲右突,想要将头上的披风甩脱。疾风骤起,风雪嘶鸣。肖敛被巨鹰甩的七晕八素,想要伸手摸腰间的匕首,怎奈肩膀被利爪深深的刺着,稍微一动就懂得冷汗直冒,故而试了几次都没有成功。

  兰锦伊在被风撕碎的迷乱雪花中,奋力追赶那鹰,忽然那鹰就自己飞到了兰锦伊的身边。兰锦伊想也没想,一个纵步跳上了身边的一颗老树,接着凌空一扑,就跳到了巨鹰的背上。手脚并用,爬到颈背上,抓紧了披风,想要控制巨鹰。

  肖敛抬头喘气,忽然就见到兰锦伊往那畜生背上急窜。伊伊在它背上危险徒增,他怎能不急。他再不顾利爪抓进肌肉的疼痛,拼着撕裂肌肤,也拿到腰间的匕首。就听他大喊一声,肩膀上鲜血汩汩而出,手中已多了枚蓝盈盈的匕首。接着想也没想,就刺进了巨鹰强壮的利爪中,挑断了它的脚筋。

  那巨鹰吃痛,拼命挣扎,啸声不断,凄厉莫名。兰锦伊见它拼命,不知是肖敛将它伤了,还以为它凶性发作,只怕更加难以控制,于是冒险单手抓住披风,另一只手伸入怀中,取出一枚银针。正要扎那畜生的时候,忽然抓的披风整个松脱,手无借力,生生被巨鹰甩了下来。兰锦伊自半空中直跌下来,风雪眯眼,也不知肖敛怎样,好在巨鹰目标巨大,兰锦伊仍然是将指尖的银针弹了出去。

  兰锦伊暗叹一口气,要是银针正中它的羽毛梗上,没有刺入血肉,也是白费心思了。那鹰卷起的风,形成一堆堆的积雪,万幸兰锦伊跌入其中,还不至于受伤,赶忙爬了起来,钻出去再去看那头大鹰之际,那头大鹰已经倒在了雪地之上。却不见肖敛的身影,兰锦伊顿时面白如雪:“肖哥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